半路上,我遇到了一场大雨 、创作人: 韩大散人

  • A+
所属分类:博弈故事

下午四点半出门的时候,没发现什么异常。我只是觉得天空太阴沉了,让人昏昏欲睡。在东区,四面耸立的高楼少了,只能看到奇怪的天空。地平线以上的天空是淡淡的黄色,然后沿着天空的轨迹逐渐变成铅灰色,使得一排排树木在四周显得青翠开阔,苍翠的树木以突兀的色彩闯入庄严肃穆的地方。

骑了十几分钟后,我到达了目的地。这时,整个天空已经是暗黄色的,巨大的乌云像幽灵船在风中航行。在这种令人不安的天气里,生活在地球上的人又小又弱,就像被锅盖夹住的食材。暗淡的一天。

悲伤的情歌还在我的耳机顶上唱着,但我的心是压抑的。不,我知道天就要下雨了,但我本能地感到不安。

当我来到前台给妈妈发放养老缴费凭证时,我听到窗外一阵大风,汽车和电动车不停地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很快收拾行李离开了工作岗位。不到五分钟,灯就灭了,门也锁上了,我只好跟着。

虽然我穿上了雨衣,但是风太大了。刮风时,我的雨衣把我裹在里面。直到到了马庄街路口,雨还在慢慢下。突然,一滴雨几乎完全平行于我的胸口,像一颗银子弹,瞬间打在雨衣上,发出清晰可闻的噼啪声:“啪!”然后,扁豆的雨滴扫过我,就像有人用小勺子敲了敲我的脑壳,雨水溅到地上,把我的鞋子都打湿了。在等红灯的那两分钟(其实感觉是十分钟)里,两臂之间有一个小水潭,手臂被雨滴打疼了。目前,这条路已经是一条河了,真的是一场大雨。

但我一点也不慌张。应该说,从踏上归程开始,我就没有想过要着急,直到看到那群人,我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不着急。是修路工人,他们连伞都没有,还有雨衣,只有头盔在遮风挡雨方面是没用的,但他们只是慢慢地走着,在雨具齐全和行色匆匆的各种车辆行人上显得很突兀。你为什么走得这么快?反正手头没有工作要完成。你为什么走得这么快?反正前面没人叫他。你为什么走得这么快?反正家里没人在等他。孤独不适合任何人。

在这令人不安的黄色天空中,我只想有人在身边,陌生或熟悉。汽车如箭般从我身边驶过,电动车迅速将我拉到身后,仿佛天地之间只有我一个人,全身湿透,骑着一辆35元翻新的破自行车,摇摇晃晃地走在路上。孤独的日子,空旷的土地。当时甚至有一种冲动,想在大雨中跑进任何一个朋友家,或者随便给任何一个人打电话。如果家里有人,不管是谁,总可以坐在一起喝一杯热茶,调侃天气,吃一碗面汤,蜷缩在沙发上看电视。即使他们不在同一个房间,不说话做自己的事也挺好的。既然没有这样的人,为什么我能走这么快?

“人会变得孤独,但不那么顺眼。有些人一生都在等一个人,打电话。如果你想在黑暗中回头,你会叫我回家吃饭。然后,不管这些脚是在露水中行走还是在泥水中行走,当它们充满疲劳时,它们都可以被脱掉,它们对着你微笑,展颜。”安写的这段话触动了我内心柔软的地方,激起了一种期待,一种柔软的渴望。什么是软触?杜拉斯告诉我:“我一直想留一个可以独自恋爱的地方。我不知道爱什么,爱谁,怎么爱,爱多久。但要在心里留一个地方等待,别人永远不会知道,等待爱情,也许不知道该爱谁,但等待它,爱。”人的一生都在忙碌,只是为了摆脱孤独。不幸的是,事实总是不如人们所希望的那样好。但是人类是如此神奇的小动物。即使你一开始就告诉他,他的结局只是失败,他也会用鲜血战斗。即使你告诉他下一秒就要死了,他也会在这一刻喘不过气来。等待本身就是最没有希望的事情,但是我们没有放弃。

不,没关系。我们没有放弃。

绿灯亮了,我又出发了,依然悠闲。

反正也是一个人,放心吧,放心吧。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