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的一直是时间,不变的是人性

  • A+
所属分类:博弈故事

昨天说到我的那个尘封小黑本,按照我正在身体力行的断舍离原则,我得把小黑皮笔记本处理一下。
翻了一下,前面是通讯录,杂志社同事的以及当时联系过的作者的,那个年代都是座机,没有手机号,但是有电子邮箱,我看了我的,早已弃用。
十几年前的字迹略有些陌生,潦草地写着选题、标题、访摊总结、采访人物、待读书目。
虽只是一鳞半爪,却足以见当年内心风貌。
现在都已失去意义,我拿裁纸刀把它们裁切下来,扔掉,整个本子还有三分之二可用。
最后,我把上面记的几个童话故事重看一遍,看看有无可用之处,若无,一并裁去。
一共七个故事,昨天已写一个,另外几个也有点意思,但这两个童话放在一起看,更是饶有意味。

第一则,是 一则日本童话,《魔巾》,话说是一个老太太和她的儿媳妇住在一起,儿媳很是貌美,老太太就嫉妒、忿恨,进而发难,每天让她干最重的家务活,是传说中的恶婆婆。
儿媳妇很善良,有一天,她在做米饼,来了一个化缘的僧人,她就送了僧人一张米饼。老太太发现了,气 得大喊大叫,要她去把米饼要回来。
儿媳妇只好去找那个僧人,讲了苦衷,僧人便把米饼还她,还送她一块小毛巾。
儿媳妇用这块小毛巾洗脸,一天天地变漂亮了。
老太太发现这个秘密,妒火中烧,偷了她的小毛巾洗脸。可是,当她洗第一次,她变成了马脸。再洗一次,变成了猴子脸。她慌了,再洗,这次变成了妖怪脸。
老太太尖叫着倒在地上。儿媳赶来,问清楚情况,为救婆婆,她只好再去找那个僧人,僧人听了大笑,说:“邪恶的人用这块毛巾,效果就会适得其反。”然后,他告诉她,只需要用毛巾的另外一面洗脸即可返回原貌。
儿媳赶紧回家,把这个办法告诉了婆婆,婆婆用毛巾的另一面洗了一把脸,妖怪脸变成了猴子脸。再洗一把,猴子脸变成了马脸。再洗,终于变回了人脸。
老太太抱着儿媳大哭,说,我以前看不到自己对待你的行为是多么丑恶,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会了
从此以后——对,从此以后,老太太变成了一个善良的对儿媳很好的婆婆。
第二个故事,流传于克罗地亚,《魔林》。
老太太和她的儿子相依为命,后来,儿子娶了一个蛇女,就是那种舌头上开叉的蛇蝎心肠的女人。她对老太太非常不好,夏天要她到山顶弄积雪回家,冬天要她到结冰的河里抓活鱼,而且,还不让老太太补儿子的衣服。
对此,老太太一一忍受,甚至都不敢祈求上帝帮助,怕因此让上帝知道了自己儿子的罪孽。
有一天,一个卖柴的女子推着装了柴火的车子到村里来卖,身上的衣服都被树枝挂破了,好心的老太太就给她补了衣服,女子送她一捆干柴。老太太用这捆柴做饭的时候,从火中跳出一个小矮人,原来是一个火精灵。他得知老太太受到的委屈,就给她出主意——蛇最爱吃喜鹊蛋,所以只要把喜鹊蛋放到正在孵蛋的母鸡窝里,蛇女要去偷蛋吃,就会现出原形。
果然,为了偷喜鹊蛋吃,蛇女显了原形,又很快恢复成人形,并且在丈夫面前告状,说婆婆害她。
儿子怪罪母亲,将母亲赶出家门。
老太太在森林里迷了,这时,森林之王现身,给她一个建议,你回家后,只要在篱笆上拍拍手,就可以返老还童,过上最快乐的日子。
我返老还童了,儿子会怎样?老太太担心地问。
让他听任命运的安排吧。森林之王说。
老太太说,如果你的帮助意味着我要忘记现在的生活和我的儿子,那我不接受。
森林之王感动了,他说:“正因为你宁可要过自己的生活而不享受魔法所给与你的快乐,魔力对你已经丧失力量。”
他说完这句,森林消失,一切消失,包括蛇女。
老太太和悔过的儿子回家,儿子和卖柴女相爱结婚,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这真的是巧合,在一个我已废弃的笔记本里,记录了7个童话,其中有两个,讲的是婆媳关系。前者是恶婆婆好媳妇,后者是好婆婆恶媳妇。
当年我是无意而录之,因为它们的顺序并不挨在一起。只是现在被我重读时,对比着看,不由得生出感慨:真的是一个厨房里容不下两个女人,婆媳关系是千古难题啊。
怎么办?
童话里有答案。
《魔巾》紧紧抓住了女性心理对于美貌的诉求,如果让那个作恶的婆婆看到自己作恶的后果是会越来越丑,其威摄力足以让她不敢再作恶,一心向善。这时,得到好处的不仅仅是儿媳,而是她自己。
现在特行这样一个观点,相由心生,你个人的修养内心的善良最后会在你的相貌上体现。这是有道理的,而且这个道理,在几千年前,就由童话故事口耳相传了。
《魔林》彰显的是爱的力量。那位老母亲对儿子的爱是如此深沉,为此她宁愿放弃人人向往的返老还童,放弃自己唾手可得的快乐,放弃神力相助。正因如此,她实现了自我超越,这才是真正的魔法——当她心中充满了爱,那些神神怪怪的东西也一并消失,包括那个蛇女。
大胆解读一下,如果从心理学的投射机制上讲,蛇女之恶其实就是婆婆内心对儿媳妇的恶意的投射,蛇女是她心中的假想敌,是婆婆将儿媳妖魔化后的结果。当她实现了自我超越,能够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心中没有恨时,蛇女也就无从存在,进而消失了。
好了,就是这样的两个故事,看完不觉莞尔。
童话是人类的童年时代的精神产物,早在那个年代,婆媳关系就已如此紧张,所以,现在,我在调解现场听到的那些婆媳矛盾算什么。
毕竟,变的是时间,不变的是人性。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