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而现在想抢工匠,也不可能了,北方乱成了一团,流民见着他们就跑的远远的,抓不到,其他人又在唐安然的棱堡里,同样抓不到,这样一来,哪里弄得到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工匠呢?只能看着中原这些好东西,想着以后享受不到了,生活水平要下降了,遗憾罢了。

有人会问了,他们没工匠,那他们现在享受的这些,是从哪儿来的?

这就很简单了,说是从南方运来的,其实基本上是安然基地里出来的,找了中介转手,对方声称是从江南弄来的,也没人怀疑。

这是西胡人刚来中原,安然想猥琐发育时,这样弄的,卖东西从不说是从自家基地卖的,只让中介人说是从江南弄的,掩盖了安然基地的存在。

所以,西胡人抢来的财富,不少又通过购买奢侈品,回流到了安然手中,这也是安然越来越有钱的原因之一。

就这样,双方都做了一年准备,安然便开始收网了。

第一个下手的目标,不能太小,太小引不起注意;也不能太大,毕竟是试验,万一太大,不好对付,甚至战事失利,容易打击士气,所以安然选了一个离京城有几百里,算是一座重城的城池,展开了自己的行动。

当下安然派出了差不多十万大军,围在这座城池周围。

之所以派了这么多人围困,是因为重城城池较大,人少了围不起来。

这样一个重城,兵力较多,同时,城里的西胡人也较多,因为是重城,自然是以前较有名的城市,西胡人一般喜欢呆在这样的大城市,因为更繁华嘛,当然了,主要也是兵力较多,他们的家眷和下人就较多,导致城里有不少人。

这样一座人口不少的城市,一旦被围困了起来,只能靠自己的存粮过日子,要不了多久,就会出事的。

不说别的,要不了十天,蔬菜就要没得吃了。

然后粮食也管不了多久的,因为安然是趁着秋收之前来攻打的,新粮还没收获,城里都是陈粮,而陈粮,不会有多少的。

而安然就不一样了,附近到处都是她的棱堡,她

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 无删减全文,

的粮草问题是不用担心的,附近棱堡随时能提供。

不用担心附近棱堡不够用,因为其他地方会随时将粮草供应上。

所以安然哪怕出动了十万大军,因为棱堡就在附近,粮草供应方面,也完全不是问题。

那座重城的守将看安然派兵围住了自己的城池,自然派人向王庭求救。

安然也没封锁,随他们去求救,因为她马上就要让人们知道,自己不但能守城,野战也是可以的。

同时,她也存着围点打援的想法,自然不会阻止城里的人去京城求救。

王庭听说几百里外的重城被安然派十万大军围困了,自然急了,毕竟这是重城,而且里面西胡人还多,自然不能有失,当下便派兵去解围。

他们这时也跟南朝一样想的,觉得安然守城厉害,野战不见得就厉害。

结果,他们有骑兵,安然也有骑兵——安然早在建棱堡时,就开始建马场了,利用现代培育方法,培育了很多良马,组建了自己的骑兵;他们有铠甲和铁剑,安然也有铠甲,而且还是钢剑。

不在一个科技程度上的战争,是打不赢的,毕竟安然的将士能砍穿对方,对方的刀剑硬度不够,砍不穿安然将士的铠甲,这仗还怎么打?

更何况敌人还有很多弓箭,碰到这些援兵,先来一阵急射,就能让来救援的人伤亡不少了。

要不是西胡人战场经验比安然的人多多了,要不然伤亡会更大。

但就算这样,也死了不少人。

而且更让人恐惧的是,一开始安然的手下,只是武装到牙齿,战场经验不多,还有点怯场,有时看敌人来了,觉得西胡人弓马娴熟,很厉害,害怕,觉得打不过,就按安然之前交代的,先避开再说——安然怕骑兵不是对手,会让将士士气低落,所以让大家不用硬碰硬,耗着他们,反正他们这边粮草充足,敌人长途跋涉,粮草供应跟不上,久了就会急了。

但等打上几回,发现敌人的刀剑和铠甲,根本不如己方,对砍的时候,自己能伤着对方,对方不一定能伤着自己之后,大家的胆子便大了起来,不会避开敌人,甚至敢纵马上前追逐敌人了。

当然了,这是普通骑兵,还有之前早就跟西胡人交过手的特种兵,他们早就弓马娴熟,所以他们碰到西胡援兵,从来都不会避开的,上去就能打。

就这样,很快援兵伤亡过重,再加上粮草不继,怕全员折损在了这儿,只能撤退。

而也是这会儿,西胡高层才发现,自己天真了,唐安然野战水平,也同样不低。

西胡人想尽了办法救援,但都被安然围点打援了。

眼看着自己人死伤无数,西胡人救不下去了,当下只能忍痛放弃救援了,毕竟不能为了救这一城的人,搭上更多的人。

而没了王庭救援,这座城池的人能坚持多久呢?

一开始也许还能坚守,但等没了吃的,就再也坚守不下去了,当下城里的人便派人跟安然谈判,谈判的内容也很简单:只要安然答应不杀他们,他们就投降。

安然说只要他们走,她就不杀他们,不需要投降,因为她不打算接收他们。

本来么,这些人以前没少杀中原人,所以她只想将他们赶走,并不想接收他们,养着他们,将来让他们跟自己治下其他子民一样,过上好日子。

西胡人不知道啊,听说不用当俘虏,放他们走,他们高兴极了。

虽然担心安然会出尔反尔,但现在城里没吃的,连马都全部杀了吃了,开始人吃人了,也只能开门投降了。

不投降,饿也会饿死,投降了,好歹还有一线生机。

安然自然说到做到,跟他们说了,老老实实走,她不会杀人,但要说话不算数,放了他们出来,他们想搞事的话,那她就不会客气。

西胡人哪敢搞事啊,之前王庭救援失败的事,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人家有吃有喝兵强马壮的,都打不过,他们现在连马都没了,肚子饿的要死,还怎么打人家?

自是按安然吩咐的,老老实实地离开了。

喜欢快穿之不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此时正值初春,天气还是很冷的,江水自然也冷,但这些人也顾不上冷不冷了,还是打算泅水游回江南,总比留在江北丢了性命强。

就算有人通过这个方法苟下了一条命,但更多的人,却将命丢在了北边,因为不是所有人都会泅水,不会泅水的,在北边又打不过西胡人,自然就死光了。

之所以没有俘虏,是因为西胡人在安然这儿受了气,这会儿正一肚子气没处撒呢,看南朝人撞到了枪口上,竟敢在这时候对自己趁火打劫,岂有不撒气的道理,于是自是将人杀的差不多了,就算那些人打不过,想投降,他们都没接受。

死了这么多人,让江南一时哀鸿遍野。

不少达官贵人家里挂起了缟素。

为什么达官贵人家里也挂起了缟素?

原来,他们看西胡人打不过唐安然,觉得他们不行了,为了捞军功,不少达官贵人也派了家族子弟前去刷军功,等胜利了,好捞个一官半职,最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后,这些纨绔子弟将性命全丢在了北边。

这也很正常,普通士兵不少人还会泅水,能渡过大江,捡回一条命,这些纨绔子弟,大多不会泅水,就算会泅水,他们没锻炼过,跑不快,也来不及跑到江边,就被敌人追上宰了。

这才导致南朝死了不少贵族子弟。

这一场仗打的,还没坚持一时半会儿,便败回了江南,让南朝上下不由顿时安静如鸡,再不敢提收复失地的话了,也没人再瞧不起安然了,毕竟他们打不过的西胡,可是打不过唐安然的,这样一来,他们还有什么资格,瞧不起唐安然?

不过也有人私下嘀咕,为自己辩解,说,从西胡那边传来的消息说,唐安然就是会守城,从没打过任何人,只怕攻城能力不行。

所以论攻城能力,他们不见得会输给唐安然。

——他们大概是忘了,他们攻城能力更不行,才侥幸上岸,就被西胡人一顿暴打,败了回去。

不光打了败仗的将士在心里这样嘀咕,便是皇帝等人都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不这样安慰自己不行啊,难道要他们承认,安然很厉害,将来有一天会打过来,然后将他们全收拾了吗?一想到自己等人杀了唐安然外祖母和外祖母的娘家一家,舅舅一家,母亲,还虐待她本人,无论是皇帝、刘太后、安阳侯、安阳侯夫人心里都胆寒。

之前听说唐安然在北方经营起了好大一片势力,安阳侯夫人等人的心情还行,因为当时安然还没跟西胡人交手,他们觉得,没跟西胡人打过,都不算什么,不用担心。

但现在,唐安然跟西胡人打过了,结果西胡人打不过唐安然,这下他们就怕了,怕唐安然将西胡人消灭后,就会转过头消灭南朝,到时想到自己等人对她和她的亲人做的事,狠狠地折磨自己等人怎么办。

这样一想,能不怕吗?

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安慰就是唐安然没出城打过人,只守城,他们也只能拿这点安慰自己,说安然不能怎么着他们了。

就是他们怎么也不想明白,当年被他们欺负

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 无删减全文,

得死死,毫无反抗之力的唐安然,怎么有那么大能耐,竟然经营起那么大一片势力的。

要不是再三确认,那个唐安然,就是安阳侯府的唐安然,要不然他们都要以为,那是同名同姓之人,绝对不是安阳公主的女儿唐安然。

而被他们认为没有攻城能力的安然,已经给全军装备了最新的铠甲和钢剑,连马都有铠甲,没办法,安然是在乡下发展的,这乡下嘛,能发现铁矿很正常。

而安然利用现代冶金技术,做出来的铠甲和钢剑,比古代的轻薄,将士好披挂,还比古代的硬度高,安然这边的刀剑能砍穿别人的铠甲,别人的砍不穿她这边的,所以就算是野战,敌人也不是安然的对手。

当然了,这些冶炼技术,安然只说是从书中看到,然后自己想出来的,也没人起什么疑,毕竟有人能想到更好的冶炼方法,也是有的,要不然世间的东西是怎么来的,不都是一些聪明人想出来的么,别人能想出来,安然也能想出来,不算稀奇。

至于攻城战,是比较艰难,所以安然不打算攻什么城,毕竟那要拿人命填,她既然有更好的办法,就不用这样干。

对那些龟缩在城池里的西胡人,安然打算围困敌人,等到敌人在城里没吃的,自动就会投降,要么就会打开城门,来到城外跟他们决一死战,到时在外面打,安然这边的装备是有优势的,总比攻城难攻死很多人强。

所以那些人觉得安然只会守城,不会攻城,显然是低估了她。

不过安然暂时并未攻击西胡人占领的城池,只加紧时间建棱堡,等将北方所有地方都建好了棱堡,就是她动手的时候了。

安然在做战前准备,西胡人也在做战前准备。

不过他们除了准备战备物资外,还专门运了很多金银财宝去了荒漠,加固荒漠王城。

他们想好了,要是打不过唐安然,那就回老家。

但,在中原享受过了花花世界的美好,老家那个破地方,他们是真的不想呆,但到时由不得自己,不想呆也得呆,怎么办呢,就是用中原的财富,将老家建设的更好吧。

西胡本来的王庭,在荒漠绿洲,也是一个水草肥美的好地方,有塞外小江南之称。

之前只是没钱,所以经营建设的不好,现在搜刮了中原北方财富,这么多地方的财富,经营一个绿洲,那还能经营的不好么?自是很快就将荒漠王庭建设的也挺像那么一回事了。

就是建设的再好,以后要是没了中原这些产出,他们自己对中原这些东西,大多不会弄,只怕以后的生活还是好不起来。

想到这儿,西胡王庭不免后悔,当初该掳掠一些工匠去荒漠就好了,那样中原这些东西,也能让他们在荒漠那边弄出来。

现在好了,这些年他们虽也抢了些人回去,但都是用来充当下人,不是专门针对工匠掳掠的,所以这些人能起到的作用很有限。

喜欢快穿之不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