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沙漠风暴怎么玩的/

  • A+
所属分类:传奇故事

秦宇目光一凝,浑身漆黑气息瞬间爆发,漆黑如墨的领域从他的身上散开,瞬间便淹没了他和仙无忧中间的空间。

果然,消磨一切的宙极无量神域,却并未能将死亡之力也消磨或者削弱。

因为死亡,不因光阴流逝而改变。

但面对汹涌而来的死亡之力,仙无忧的神色却是一如既往地淡然从容,不但没有后退,反而还上前一步,素手轻挥。

无比强大而狂暴的法则之力汹涌而出,化作最为原始,也是最为强大的力量,直接将这片死亡领域冲开破碎。

死亡,亦影响不到她!

只见仙无忧冷冷开口道:“你以为,不依靠宙极无量神域,我便会弱上半分?”

“神魔之力,可不只是如此而已。”

秦宇所掌握的八大极力每一种都拥有极端强大的威力,若非如此也不会被称之为极力。

实际上以八大极力的威力,哪怕是寻常的天地极力,也是远远不及,几乎可以称之为极力中的极力,是真正直指本源的力量。

但即便是得到了道身之力,秦宇对八大极力的运用也还仅仅限于第一层。

的确他已经可以说是完全掌握了八大极力,可以随心所欲的驾驭出八大极力,发挥出各种恐怖威能。

但这还远远不够,到了至尊这等层次,要做的是在法则的基础上编织出更强大的神通,让法则发挥出超越本身的力量,也就是法则神通。

而秦宇还未曾创造出属于八大极力的法则神通,之所以能和那些强大的升华至尊战斗,仅仅是因为八大极力自身的威力就太强,这具融合了混沌始龙与初代轩辕之血的肉身的强大也几乎是达到了血脉的极致,以八大极力运转天地极印,这才弥补了神通方面的劣势。

但即便如此,想要对仙无忧这种层次的对手造成威胁,就非得同时催动八大极力中的数种甚至全部,以交织共鸣诞生出更强大的威力才行,就如同天地极钟一般。

就算死亡之力不受宙极无量神域的影响,但仙无忧哪怕不依靠宙极无量神域,凭借着本身身为顶级升华至尊的实力,也足以压制死亡之力。

秦宇目光闪动,没有回话,只是进一步催动死亡之力,化作万千攻势,朝着仙无忧汹涌而去。

而仙无忧亦是从容将秦宇的攻势一一化解,偶尔还手,那无可躲避,无可抵挡的虚断斩时神诀,便轻易将秦宇的身躯创伤。

虽说已经不似之前依仗宙极无量神域那般,让秦宇没有丝毫办法,此刻的秦宇已经不能说毫无还手之力,但仙无忧本身的实力,加上虚断斩时神诀,依旧稳占上风,将秦宇牢牢压制。

“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掌握这种种强大至极的法则。”

仙无忧淡淡道:“但是这偏偏成为了你的弱点。”

“你掌握的法则之力都太过强大,却也太过繁杂。”

“因而你没有将任何一种法则领会到极致,纵然有种种强大法则,你也未能发挥出他们真正的力量。”

“在面对真正的强者之时,这便是致命的缺陷。”

秦宇抿嘴不语,攻击却始终没有停下。

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手段,除却天地极钟之外,根本无法阻挡虚断斩时神诀的攻击,而维持真正的天地极钟太过耗费力量,也不能持久,因而他干脆放弃了防御。

转而在以死亡之力进攻仙无忧的同时,奋力运转青木之力。

强大的生机在他的身上不断闪烁着,与混沌始龙的无灭之躯结合,以不断的恢复,来硬抗仙无忧的攻击。

此时在死亡之力的干扰之下,仙无忧的攻击已经不如之前那般频繁迅猛,虽然依旧能够牢牢压制住秦宇,但凭借青木之力和无灭之躯,秦宇已经能够勉强抗下这种程度的伤害。

仙无忧也看出了这一点,冷笑道:“还不错,这样一来,你确实能够暂时支撑下去。”

“但这又有什么意义?即便是混沌始龙的无灭之躯,也不是真正不灭的,而生机之力,也无法完全弥补你的衰弱。”

“这样下去,你固然能够撑得一时,却又能维持多久?”

“到最后,赢的还是我,你最终还是难免死路一条。”

“这又是何必。”仙无忧叹息道:“你的下场已经注定,再怎么挣扎也没有作用,支撑的越久,只会越痛苦。”

她凝视着秦宇的目光,依旧是有些复杂的模样。

“连我也很难想象,这么短的时间

男女沙漠风暴怎么玩的/

里,你能成长到这等地步,是经历了多少磨炼,走过了多少坎坷和痛苦。”

“仅仅是想到这一点,那个爱着你的我,那份我心中的纯真,就在隐隐作痛。”

“何必呢?何必抱着那些执念不放?让一切都结束,归于真正的平静,不好么?”

“人人都挣扎在宿命之中,死是唯一超脱的方法。”

仙无忧淡淡道:“很多人,都是宁愿死去,却还不得不挣扎着活下去,那或许才是最大的痛苦。”

秦宇嘴角掀起,他浑身在仙无忧的攻击之下血肉模糊,但嘴角的笑容却并未减少。

“你说的不错。”

他同样对上仙无忧的目光,微笑道:“不管是谁,想要走到你我这种境界,又何尝不要经历无数磨难,无尽男女沙漠风暴怎么玩的的痛苦,无穷的折磨?”

“这就是换来力量的代价,任凭你天资绝世,气运无敌,也无法避免。”

“你已经走到了比我更远的地方,承受过的只会比我更多。”

“连你都能承受,我又为何不能?”

“我可以承受,也必须去承受。”

他顿了一下,接着道。

“对于你我这种人来说,死或许确实是最好的归宿。”

“但,不是死在这里,也不是死在现在。”

“你我,都还有着没有做完的事情,不是么?”

仙无忧清澈的双目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动着。

片刻后,她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帮你结束这一切吧。”

同时,她缓缓抬起了手。

喜欢太古狂魔请大家收藏:

“不错。”仙无忧冷冷道:“一切都是命运。”

说话的同时,她依然不曾停止进攻,眨眼间又是数掌劈出,在秦宇身上轰开数道恐怖的伤口,最后一击几乎将他的头颅轰爆。

秦宇嘴角掀起,不顾身上的恐怖伤势,开口笑道:“那么你想要杀我,是为了顺应命运,还是为了违抗命运?”

“无论是怎样,都与你无关了。”

仙无忧的攻势愈发迅猛:“知道的太多,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让你就这样死去,而不知道真相的残酷。”

她眼中一丝光芒闪动:“这也是代替那一部分的我,爱着你的我,对你最后的仁慈。”

“是么?”

秦宇回身再次打出数十道天地极印,轰击着仙无忧身周的宙极无量玄域。

“无论何等残酷,真相都始终是真相,在一无所知中愚昧死去,这也叫做仁慈么?”

“对我来说,是如此。”仙无忧冷冷道。

“那么,我还是敬谢不敏好了。”

秦宇低喝一声,同时双手以爆发的速度,结出法印打出,同时将之前打出的极印,力量连接一处,化作巨大洪钟之形。

“天地极钟!”

这一式天地极印的绝强神通,笼罩着秦宇的身姿,仙无忧目光闪动,连续出手,然而竟是连斩去光阴的虚断斩时神诀的攻击,都无法突破天地极钟的屏障。

虚断斩时神诀可以直接将攻击的过程斩去,相当于除去了因,而得到其果,所以怎样的身法,怎样的招式都无法躲避抵挡。

但达到这种境界的天地极钟本身便如同一种法则,在天地极钟的笼罩之下,击中秦宇这一“果”根本就不会诞生,那么虚断斩时神诀自然也失去了作用。

下一刻,秦宇踏前一步,低喝一声,天地极钟瞬间破碎!

这正是模仿当初至尊法会一战,逐荒的手段,主动破碎天地极钟,将天地间最强的防御,转化为最恐怖的攻击!

狂暴的法则风暴从宙极无量玄域之中汹涌而过,竟是连亿万年光阴的洗刷,都无法将这股力量消磨殆尽。

破碎天地极钟之力,终于突破了宙极无量玄域,带着依旧澎湃的力量,朝着仙无忧本人

男女沙漠风暴怎么玩的/

笼罩而去!

仙无忧目光一动,终于主动抬手,释放出无穷法则之力,化作磅礴的力量,挡下了这一击。

但狂暴无比的冲击之下,她却也不得不寸寸后退,直到数步之后,方才彻底化解。

然而此时,一抹鲜血迸散,却是她那双洁白纤长的秀美玉手之上,出现了两道清晰的深可见骨的血痕。

强如仙无忧,竟也被天地极钟逼退甚至击伤了!

她美目之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缓缓开口。

“永恒钟鸣?你是怎么学会这一招的。”

这一下秦宇倒是为之一愣:“永恒钟鸣,你认识这一式神通?”

这天地极钟,乃是逐荒的绝技,而逐荒是在放逐之地囚笼之内,无数年前的洪荒时期崛起的魔头。

仙无忧与逐荒的时代相距无数年,又是笼外之人,怎么会认识逐荒的独门神通?

况且这一式明明叫做天地极钟,仙无忧又为何叫它永恒钟鸣?

“也罢。”

仙无忧淡淡道:“不管你是怎么学会的,这一招你都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极致的威力,依旧赢不了我。”

说话之间,她手上的伤口已经愈合。

这一式虽然击伤了她,但在经过宙极无量神域的削弱之后,显然威力已经无法将之重创了。

秦宇目光一沉,他自然也明白这一点。

宙极无量神域和虚断斩时神诀,这两大神通一攻一守,可谓是无懈可击。

即便是秦宇,此时也大感棘手,想不出破解的办法。

若是之前的战斗,他大可以无畏的进攻,在一次次的失败中习惯对手的战法,找出对手的破绽。

但是面对仙无忧,他没有重来的机会,一旦落败便是死,

因而秦宇不得不慎重。

深渊之子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却带着一股幸灾乐祸的意味。

“看来你有些不妙啊。”

“不用多想了,你现在的神通,没有一种能够突破她的光阴之力。”

“除非你当场对混沌法则的领悟更上一步,能够凝练出一丝混沌法则之力,将之注入你那招神通之中,否则都别想击败她。”

深渊之子邪笑道:“这样的旧情人,还真是可男女沙漠风暴怎么玩的怕啊。”

秦宇没好气的在脑海中道:“我败了你难道就有好处?我要是你,与其说这些废话,还不如帮我好好想想应该如何应对。”

“还能有什么办法?”深渊之子冷笑道:“她这两大神通毫无破绽,除非你境界远远压过她,否则相同境界,几乎不要想在正面交手之中压过她。”

“可以说,她已经很接近所谓主宰之下无敌的境界了。”

“你想赢,除了我刚刚所说的办法之外,就只有一种办法。”

“什么办法?”秦宇连忙问道。

深渊之子嘿然道:“你自己也该想到才是,她的宙极无量神域消磨一切,那么就只有找出一种不会被光阴消磨,永恒不变的法则来。”

“不会被光阴消磨,永恒不变的法则?”秦宇闻言微微一怔。

就是这一出神,他已经被再次出手的仙无忧击中胸膛,闷哼一声,整个身躯几乎都被打穿,如同陨石般飞出数十万里方才停下。

“不会很久的。”

仙无忧淡淡道:“很快就会结束了。”

秦宇缓缓站起,看着仙无忧的目光,复杂而深邃。

“是啊,很快就会结束了。”

一瞬间,他浑身上下,泛起了漆黑的气息,生机在一点点的减少。

仙无忧目光一动:“死亡之力?”

“不错。”秦宇淡淡道:“要说什么东西不会被时间所改变,就只有死亡。”

“生机会随着光阴流逝,毁灭会随着光阴平息,但只有死亡永恒。”

他点穿了这一点,但仙无忧并未动容。

“不错,死亡与终结永恒不变。”

仙无忧淡然道:“但是你所掌握的死亡之力,还不够强。”

喜欢太古狂魔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