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生一只穷二只富三只/

  • A+
所属分类:神话故事

“怎么会这样?”

金乌水族曹长老矗立在远处,脸色已经有些惨白了。之前的以一敌二已经耗费了许多的内力和体力,原本以为黑龙君那边能够胜出,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战场上一片混乱,曹长老也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眼下一个突然出现的水府君,对于众人来说绝对是坏的不能再坏的消息了。

“大势已去,怎么连水府君都出现了,看起来还占据了上风。曹长老,看眼前的局势,我们恐怕已经赢不了了,还是趁现在赶紧退去,以免惹祸上身。”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细如蚊呐的声音突然在曹长老的耳中响起,却是另一名和曹长老熟悉的八荒水族的强者使用传音入密的功夫道。

眼下的波折一波接一波,情势越来越对众人不利,他心中已经萌生退意了。众人之所以答应前来援助,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够真的释放出水祖巫支祈,重现水族盛世,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黑龙君当道,而水府君消失不见,没有了任何的阻力。

——由于人间界各大势力的原因,各水域的水族之王都存在着很大的顾忌,不太可能亲自出面,这方面也只能由他们出手,但是现在所有这些条件都已经不会存在了,再继续进行下去,众人已经感觉不到行动成功的希望,单单是水府君就恐怕是一道难以跨越的巨大鸿沟。

“等一等,再看一看,都已经到了这一步,在这个时候放弃实在不甘。”

曹长老微眯的眼睛,看着前方道。

水族有野心之辈又岂止一个黑龙君,这一刻的曹长老神色凝重,和其他众水族强者一样将,目光放到天空中的黑龙君身上。

而青铜空间法器中,黑龙君也完全豁出去了。

“想要阻止我,那你就试一试吧。”

黑龙君的声音洪亮无比,响彻八方。

“燃烧吧,我所有最忠诚的战士,献祭你们的灵魂精血,把你们所有的力量都给我吧!这将是你们最光荣的时猫生一只穷二只富三只刻!”

伴随着黑龙君那狰狞的声音,天空中那巨大的青铜空间法器中,浑身的黑烟滚滚,无穷无尽的黑暗力量迸发而出,如同风暴般席卷虚空。

嗷!

而回应他的,是空间法器中成千上万,密密麻麻的水族战士,那兴奋的呼嚎声响彻整个扭曲空间,面对死亡,他们没有丝毫的恐惧,也没有丝毫畏惧,反倒流露出一丝极度的兴奋。

“这些家伙疯了吗?一个个难道都不怕死吗?”

看到这一幕,不知何时出现在陈少君身边的小蜗也睁大了眼睛,吃惊道。不知为什么,听到那一阵阵兴奋的呼吼,它竟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珍惜生命,畏惧死亡,这是所有生物的本能,眼前这些水族战士的表现根本就不正常。

“他们不是疯狂,而是完全被黑龙君蛊惑,把这当成了一种最崇高的光荣,就像战士死于战场一样。”

陈少君开口道,声音沉甸甸的。

“水族之所以能够在江南和江南的百姓和平共处,并不是因为本性使然,而是因为水府君的约束和影响。事实上,战斗和嗜杀才是他们最初的本性。这也是黑龙君能轻易影响他们的基础。”

“难道就不能阻止他们?”

小蜗道。

“没有用的。”

陈少君摇了摇头。

“当一个人自愿献祭的时候,不管我们做什么都只是他的敌人,而且也根本阻止不了。”

不只是如此,如果说之前在阿赖耶识空间中,陈少君还可以凭借本身儒道大宗师级别的修为施展一二的话,那么眼下现实世界之中,陈少君期赫然发现以自身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插入到黑龙君和水府君之间的这种级别的战斗之中。

尽管失去了肉身,但是凭借着这枚强大的空间法器以及法器中成千上万自愿牺牲自己的水族战士,黑龙君依然能够发挥出太阳境级别的强大实力。

这是陈少君无论如何都难以比拟的。

轰,而就在陈少君和小蜗说话的时间里,天空中一声巨烈的气爆,就在陈少君和众人的目光中,那巨大的青铜空间法器猛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息,无穷的血光从中迸发而出,甚至将整个天地都化成了一片血色。

伴随着一阵惨烈的嚎叫,无数的水族尸体,连同着残肢断臂,如雨般从天空中纷纷洒落,重重的坠落在地上,然后顺着龟山崎岖的表面一路滚落山下,那么场景看起来惨烈无比。

不止如此,远远望去,在那枚巨大的青铜法器底部还有一团熊熊的烈焰在燃烧,并且迅速包裹住了整座法器。

“你敢!”

高高的祭台上,已经完全恢复过来的水府君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双目一寒,陡然流露出一股震怒的神色。

“哈哈哈,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还有什么不敢?”

而黑龙君看起来却混不在意。

“都燃烧吧,我所有的战士!现在就是最后决一胜负的时候了!”

伴随着洪亮的冷酷的声音,轰,那巨大的空间法器为中心,整个扭曲虚空的天地规则也随之剧烈的波动起来,一股从未有过的宏大力量突然出现在这片虚空之中,而且就出现在那座巨大的青铜空间法器之中。

远处,被击飞出去的陈少君也突然之间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的死亡气息。

“他想把所有的水族战士全部献祭!”

陈少君的眼皮猛然一跳,突然间也意识到了什么,流露出一丝极度震动的神色。

“啊!”

小蜗闻言也不由浑身巨震,脱口惊呼。

“不会吧?他真的敢这么做?”

陈少君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现在的黑龙君已经没什么可失去了,为了复活水祖巫支祈,他连自己的肉身都可以舍去,还有什么不可以舍弃的?

为了这一次的行动,黑龙君带来的水族战士数量是极其惊人的,虽然前面已经献祭了几波,但是剩下的水族战士数量依然非常庞大,至少有十几,二十万之多,当这么多的水族战士一起献祭的时候,那股转化出来的黑暗能量是恐怖的难以想象的。

眼看着黑龙君浑身的气息越来越强大,并且急速以几何倍数增长,而大量的尸体和鲜血不断的从空中洒落下来。

地面的祭台上,水府君眼中寒光一闪,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吼,只听一阵惊天的怒啸,水府君化身的白龙龙尾一甩,猛然拔地而起,朝着天空中那巨大的青铜法空间法器电射而去,轰,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水府君的龙爪一探,那冰霜般的巨爪立即穿过重重的火焰和黑暗浓烟,狠狠的一把扣住了天空中的青铜空间法器。

只一抓,立即定住了这庞大的空间法器。同一时间,更有一股庞大的龙元,汹涌浩大,如同泻闸之水一般,狠狠的轰入到了这件巨大的青铜法器之中,并且迅速分流,融入到这些青铜法器内部所有的阵法之中。

原本如同火焰般熊熊燃烧的青铜法器顿时猛然一震,瞬间出现了一次明显的停滞,那古老的先天镌刻在里面的献祭法阵,立即受到了一股巨大的阻力,还是强行被中断。

“你杀的人已经够多了,之前也就罢了,这一次无论如何我绝不会让你错上加错,继续错下去。不管你有什么梦想,也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容许你用整个水族的性命和气运来替你陪葬!”

水府君再也无法容忍,声音未落,轰,又是一波更加庞大的力量从他的体内爆发而出。放眼望去,伴随着一阵强烈的气爆,水府君庞大的龙躯内竟然也开始燃烧起了滚滚的白色火焰。

是他燃烧了自己的龙元和精元!

水府君无法行动,无法站出来阻止黑龙君,并不代表着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感受不到。

之前死了那么多人,被他献祭了这么多的战士,已经足够让他心痛了。如今黑龙君还要把青铜空间法其内所有的水都战士全部献祭,是他那绝对无法容忍的。

“给我停手吧!”

最后一声,水府君几乎是怒吼着爆发出来,而随着那愤怒至极的吼声,一股同样恐怖的力量毁天灭地,如同火山喷发般从他的体内爆发而出。

嗡,那一刹那,整个天地都在颤动,磅礴的力量撼动着整个虚空,无穷无尽的光焰从水府君体内爆发而出,将整个天地都化成一片白昼。

看到这一幕,就连陈少君都深深为之震动。

那无穷无尽的可怕光焰弥漫虚空,充塞天地,当陈少君仰望天空,赫然发现除了那耀眼的白光,自己居然什么也看不到,就连水府君的身形也被那无穷无尽的愤怒的光芒淹没在其中。

“好强!”

这是陈少君第一次在现实世界中见到水府君出手,那股力量铺天盖地,与之相比,陈少君那一身为之自傲的功力如同沧海一粟,根本微不足道,那是远远超出陈少君目前境界级别的可怕力量。

喜欢朝仙道请大家收藏:

猫生一只穷二只富三只/

这些念头从陈少君的脑海中飞掠而过,陈少君很快就回过神来。

眼下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另外一件事情。

“黑龙君在哪里?!”

无论任何时候,只要黑龙君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就始终是一个巨大的隐患。而且在陈少君的内心,始终存在的一个深深的疑惑。

灵魂是需要肉身做凭借的,黑龙君为了不困在阿赖耶识空间之中,同时也为了阻止自己,直接割裂自己和水府君之间的联系,舍弃了那具强横无比的龙躯。

但是舍弃容易,然而接下来呢?

没有了肉身,黑龙君又准备如何去做?他又要如何阻止自己,继续复苏水祖巫支祈?

一连串的问题不断的从陈少君的脑海中飞掠而过,尽管不知道黑龙君的计划,但陈少君本能的感觉,黑龙君在舍弃肉身,割裂和水府君之间联系的举动背后,绝非想象中那么莽撞。

然而陈少君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很久,下一刻,还没等他看清楚周围的全貌,轰隆,耳畔狂风呼啸,气流轰鸣,无数的雪花在空中急剧浮荡,还没等陈少君反应过来,一种庞大的力量立即从天空中倒卷而下。

“滚!”

就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但那个字中蕴含的力量却是庞大的难以置信,还没等陈少君反应过来,一股庞大的力量排山倒海,如同火山爆发一般从天空中倒卷而下。

而目标却是直指祭台上,正在继续破坏整座混沌太阴地陷大阵的陈少君的冰魔神化身,以及陈少君刚刚从阿赖耶识中翻出,正飘浮在空中的灵魂意识。

轰!

只是一击,陈少君的冰魔神化身尽管已经反应极快,在攻击倒卷而下的同时立即张开双臂,阻挡在陈少君的意识体前,但那恐怖的力量依然将陈少君的冰魔神化身如同断线风筝般狠狠地震飞了出去,直接轰出百丈之外,从半山腰上坠落下去。

而几乎是同时,陈少君也看到了攻击的来源。

“是那枚青铜空间法器!”

陈少君眼皮一跳,一眼就注意到了空中那硕大的球体。

那是一枚古老的水族法器,黑龙君进入水界的时候就一路带着它,里面装载了大量忠心耿耿的水族战士。黑龙君一波又一波的献祭,不断的获取邪恶而强大的力量,用来毁坏远古禹帝的封印,里面储存的战士至少数以十万计,甚至更多也不止。

只是此时此刻,原本只是单纯的空间法器却散发着一股强大而古老的黑暗力量,更有一股阴邪至极的灵魂波动。不是黑龙君又是何人?

“他竟然和邪教魔神一样,选择了以灵体的方式存在,寄生在这枚青铜空间法器之中,将这枚法器作为自己的灵魂寄生之体。”

那一刹那,陈少君的神色陡然变得凝重无比。

他万万没有想到,黑龙君竟然会选择以这样一种方式重获自由,尽管这枚青铜空间法器无法和黑龙君原本强横无匹的龙体相比拟,但是里面成千上万的水族战士,他们的灵魂意识和精血就等于是黑龙君的力量。

而且某种程度上,这种纯粹由灵魂和生命力转化来的力量甚至还要远远超越其他的能量,至少绝不在黑龙君原本的力量之下。

“这下麻烦了!”

陈少君心中一沉,立即感觉到了危机。

正常情况,这种空间法器虽然强大,但也注定是不可长久的,永远无法和真正的肉身相比拟,但偏偏黑龙君属于那种不吝牺牲其他人灵魂和生命的存在,只要这个法器之中还有足够的水族战士,他就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强大力量。

——眼下的局势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得多,最重要的是,在这一番举动之后,陈少君也感受到了黑龙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无论如何一定要将水祖巫支祈彻底释放出来的决心。

“无论如何一定要阻止他,绝对不能让他将混沌太阴地陷大阵继续运转下去。”

来不及多想,陈少君的灵体猛然一纵,立即没入自己在祭台上的本体之中。

陈少君的本体拥有罗汉金身,再加上之前冰魔神化身的庇护,暂时成功逃过一劫。不过眼下依然危机暗伏,只要陈少君的灵魂不尽快回归本体,依然存在着巨大的隐患。

轰!

果然,就在陈少君的意识回归本体的刹那,眨眼之间山崩海啸,无数水族战士的尸体纷纷如雨,从天空中洒落下来。

“献祭吧!我的战士!”

黑龙君雷霆般的声音响彻四方,紧随其后又是一波强横的邪恶黑暗的力量从天空倾泻而下,而且比之前那一击更加强横。

唰,来不及多想,就在意识附体的刹那,陈少君双眸张开,同时脚下一道明黄色的光芒如有生命般蔓延而出。

“缩地成寸!”

就在雷霆万钧之际,陈少君脚下一踏,立即离开了这座高耸的祭台,犹如幽灵一般猫生一只穷二只富三只消失在数十丈之外,在间不容发之际躲过了这一击。

不过陈少君躲过这一击,但祭台上,有如雕塑般一动不动得到黑龙君的龙躯,不,此时应该说是水府君的真身,然而剧烈的爆炸过后,祭台上水府君的真身却是双眸紧闭,如同中流砥柱一般,依旧如同之前那样矗立在祭台上岿然不动。

——那么强大的攻击竟然也没有能够撼动他分毫。

“哈哈哈!”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张狂的大笑声响起,就在陈少君之后,邪教魔神的意识也同样钻了出来,声音中充满了疯狂。

“黑龙君,你不愧是水族之王一代王者,我没有看错你,就这份魄力和决断,这天地之间还有什么能够阻止得了我们?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一起复苏水祖巫支祈吧!”

邪教魔神之前还惊怒交加,以为黑龙君在水府君和陈少君面前选择了软弱,然而现在哪里还有半点怨言。

没错,这才是真正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黑龙君虽然舍弃了一具强悍的肉身,但却成功地使的陈少君的计划破产,至少以陈少君他们现在的情况,想要破坏这座混沌太阴地陷大阵绝没有那么容易。

“小子没想到吧,你终究还是棋差一招!”

邪教魔神得意洋洋。

“黑龙君,你放心,等到是水祖巫支祈复活,我一定会让他想办法替你重塑肉身。当然,要是你不愿意的话,如果你依然喜欢原来的那具龙躯的话,我们也可以让水祖抹掉水府君的意识,让你重新独占那具太阳境的龙躯。”

得失只是一时而已,一时的荣辱无关大局,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一定要将两人的计划执行到底,完成最后最关键的释放。

虽然黑龙君舍弃了肉身,但是对于顶级的远古级别的强者来说,重塑肉身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至少对于水祖巫支祈那种存在来说绝对不是太难。

而且尽管这一次水府君略占上风,不过等到巫支祈出来,这种太阳境巅峰的强者,也只不过是蝼蚁而已,巫支祈那种级别的恐怖存在,连仙人都未必是他的对手,要干掉一个水府君实在太容易不过。

然而邪教魔神得意张狂的笑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一个威严醇厚的声音隆隆如雷,在天地之间响起。

“够了,不管想做什么,都该停手了,那些因为你而牺牲的水族战士也应该就此打止了。”

伴随着这声音,一股庞大的气息如同山峦大海,威严厚重,骤然出现在所有人的感知中,就连陈少君也同样望了过去。

“水府君!”

陈少君心中一喜,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许多。

而似乎回应着他的心声,巨大的祭台上,原本有如雕塑般一直岿然不动的黑色巨龙,眼眸颤动了一下,随后缓缓的睁开来。

那一刹那,陈少君看得清清楚楚,就在睁开的一刹那,那双巨大的龙眸之中骤然迸发出一阵比之日月还要炽亮的光芒,就连整个原本昏暗的扭曲空间,这一刻也在那双目光中骤然之间化为白昼。

不止如此,随着水府君的意识复苏,接管整个身躯,那原本漆黑如墨的巨龙之躯也宛如泼墨一般,在众人的眼眸中迅速的由黑转白,最后迅速的化成冰霜一般的银白,通体上下宛如琥珀一般纤尘不染。

水府君!

随着阿赖耶识空间中的战斗结束,这位真正的水族之王终于王者归来,而就在他睁开眼眸的同时,一股庞大的威压如同潮水般汹涌澎湃,辐射虚空。

哗,看到台上的变化,四周围无数的水族仿佛受到惊吓一般,一个个纷纷往外退去,就连天空中一直神威无比,压着邱长老和白长老打,半步太阳境的曹长老也是浑身一个机灵,闪电般往后退去。

人的名树的影,尽管在座的绝大部分都是黑龙君从其他水域邀请而来的八荒水族强者,但水府君毕竟是真正的水族之王,和其他水域的水族王者是一样的,是同样的第一王者,就算远离其他水域王朝和大陆,水府君的名声众人也是听闻过的。

以他以往在外的名声,众人现在的所为,绝对不是他所容忍的,更不用说水府君还是太阳境巅

猫生一只穷二只富三只/

峰的强者,众人数量虽多,但恐怕也难以与他抗衡。

喜欢朝仙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