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国国丈住在哪里?悟空遍寻不到,徒弟告诉悟空了什么办法

  • 比丘国国丈住在哪里?悟空遍寻不到,徒弟告诉悟空了什么办法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博弈故事

比丘国国丈住在哪里?悟空遍寻不到,徒弟告诉悟空了什么办法

比丘国,《西游记》中的国度。也叫泥婆罗,即现在的尼泊尔。它地处吐鲁番西面的乐陵川。其风俗为剪发画眉、穿耳,把头发挽成象角一样的筒状,缓缓到达肩部的为姣好的装饰,多学习经商的技巧。
比丘国人以一幅布遮蔽身体,每天都要洗浴数次。喜好博弈游戏,精通推步历数。比丘国祭祀天神时,把石头雕刻成石像,白天洗浴石像,烹煮羊肉作为祭祀品。用铜铸造钱币,正面纹有人形,背面纹有牛马形状。国君穿着宝石镶嵌的服饰,以狮子大床为座,而大臣席地而坐。左右侍卫持兵器,数百人在两侧纵列守卫。

有没有好看的书

看什么书?? 课外书??盘龙就不错啊!

秦时明月的台词

一舞倾城:

雁春君:赵国乐舞,举世无双;燕国少年,邯郸学步,未得精髓,沦为七国笑谈。而雪女姑娘的赵舞,独傲群芳,世人能够有幸亲眼得见,也是此生无憾哪!燕将军这样粗鲁的举止,更是败坏了今晚妃雪阁的雅兴,他虽然犯了死罪,但是今天妃雪阁的主人是雪女姑娘,他的生死还是由雪女姑娘决定吧。

雪女:雁春君权倾天下,在大人驾前,雪女区区一个舞姬哪有做主的资格,更何况妃雪阁是逍遥赏玩之处,不论朝政,只谈风雅。这里不是大人的王府官衙,更不是杀人的刑场。

雁春君:久闻妃雪阁有一位奇女子,超凡脱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哗——

雁春君:此酒名为广寒光,乃取自西域的珍果佳酿,就算是宫中美酒,也没有此等销魂滋味。

雁春君:来人,赐酒予雪女姑娘品尝!

贵族甲:酒虽然是好酒,但是却喝不得!

贵族乙:这酒有何名堂?

贵族甲:在燕国这是公开的秘密,如果雁春君赐酒给一名女子,意思就是要她整个的人!

贵族乙:这,这样,那雪女她——

雪女:多谢大人美意,能够登上这飞雪玉花台,是我们舞者的幸运,能够得到大人这样的雅客青睐,更是妃雪阁的荣耀。雪女以这杯绝世佳酿,感谢上苍对妃雪阁的眷顾。
雪女:雪女在此为天下舞者感谢大人。雪女刚才的舞已经被打断了,今晚的演出就到此为止,诸位请回吧

众:啊?!

贴身卫卒甲:放肆!竟敢背对王族!

雁春君:且慢。

雪女:大人还有何事?

雁春君:每座城都有自己的传说,更何况这里是都城,雪女姑娘名闻天下的凌波飞燕,便是这都城里最大的传说了,我希望雪女姑娘能为我......

雪女:承蒙大人厚爱,只是大人若要看这凌波飞燕,却是还有一桩难处。

雁春君:难在何处?

雪女:雪女曾经立下誓言,此生绝不在人前跳这支舞,如违誓言,必见血光!

雁春君:必见血光?哈哈哈……,有趣。绝不在人前跳这支舞,这,却也不难。王府之内优雅适宜,生人罕见,雪女姑娘既然不能公开凌波飞燕,那在我的府邸应该是最合适不过了,不知雪女姑娘可否赏光?

贵族乙:雁春君要来硬的了!雪女虽然巧言应变,胆雁春君不是普通的贵族!

雁春君:来人!请雪女姑娘回府。

贴身卫卒甲 乙:请!请吧!请雪女姑娘赏光,请雪女姑娘赏光!请——

高渐离:请回吧,二位。

贵族甲乙:你是什么东西?!

高渐离:诸位贵客可能不知道妃雪阁的规矩,要请雪女姑娘到府上一舞,需要提前三天邀请。

贴身侍卫甲:妃雪阁那么大的规矩,连我们大人也得遵守?

高渐离:妃雪阁还有一个规矩,

贴身卫卒乙:哦?是吗?

高渐离:这里只谈风雅,不论朝政,客人不得舞刀弄剑。

贴身侍卫甲:哼,好大的口气!这规矩谁定的,滚开!

高渐离:定下妃雪阁规矩的那个人,相信二位应该不会陌生。

贴身卫卒甲:你倒是说呀,是哪个混蛋!

高渐离:定下妃雪阁规矩的那个人,就是太子丹殿下!

贴身卫卒甲 乙:啊!你,你......

雁春君:放肆!两个无理的东西,还不退下!

贴身卫卒甲 乙:是!

雁春君:唉,没想到今日被这些奴才坏了兴致,不能一尝夙愿,得见雪女姑娘的凌波飞燕,可惜啊!那我就在此与雪女姑娘约定,三日之后,雁某在府内略备水酒,恭候雪女姑娘。今晚雪女姑娘已经拒绝了我一次,我不希望,还有第二次。

(旦日,霪雨霏霏,小高为雪女撑伞)

雪女:是你?

高渐离:燕国深秋的雨虽然凄美,但却冰寒彻骨,会淤积在肌体中。

雪女:我知道,但是我喜欢。

高渐离:在燕国得罪了雁春君,恐怕没有人能够太平无事。

雪女:你害怕了?

高渐离:我能应付。

雪女:你为我挡住那些恶人,我好像还没有跟你说过谢谢?

高渐离:不必客气。

雪女:雁春君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得罪了他的人很快就会消失,永远不会再出现了。你现在唯一择就是立刻离开燕国,走的越远越好。

高渐离:那你呢?你怎么办?

雪女:难道你想保护我?

高渐离:我会的。

雪女: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高渐离:我......

雪女:你这么做不过也就是为了接近我。其实你们都一样。

高渐离:你已经不在相信任何人了。我,听说过你的过去,我能够理解。任何一个人有过这样的经历,都会......

雪女:你以为你是谁!你知道昨天晚上那些看客,花了上百两黄金,等了整整两个时辰,只为了看我跳一支舞,他们这些人是什么身份,这些人在燕国不是位高权重,就是富甲一方。但是在雁春君面前,他们连一点声都不敢出。你,不过是区区一个琴师,有什么能力保护我。

高渐离:我会留下来。

雪女:那是你的事情。

雪女: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侍从:刚才雁春君派人来过了,这个说是送给雪小姐的礼物。

侍从:雪小姐,是不是有大麻烦了?

侍从:雪小姐,雁春君传话过来,希望你能戴上这对玉镯。

回忆——

高渐离:在燕国得罪了雁春君,恐怕没有人能够太平无事。

雪女:你这么做不过也就是为了接近我。其实你们都一样。

侍从:雁春君,派人来问,雪小姐的决定?

侍从:雪小姐,这是?

雪女:帮我带上吧。

侍从:是—。

夜尽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