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南海博弈【南海经济资源的国家博弈】

  • 中美南海博弈【南海经济资源的国家博弈】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博弈故事

中美南海博弈【南海经济资源的国家博弈】

中国政府解决和南海诸国的争端仍然需要“智取”——综合运用经济、外交、军事等手段,最大限度使用非军事手段立足于长期逐步解决问题。 中国与菲律宾在黄岩岛持续对峙,越南以海洋法形式公开宣布西沙和南沙群岛为己所有,美国对中国设立三沙市公开“讨伐”,俄罗斯慷慨接纳越南抛来的“橄榄枝”……, 南海在多方力量的鼓噪与搅动之下日益绷紧了地缘政治的敏感神经。而无论是周边国家对南海岛礁主权的声索,还是千里之外的大国染指南海的纷争,四面八方投射与迸发出的目光都会贪婪地聚焦到南海富饶的油气等经济资源之上。
金色的南海
与环绕着中国的渤海、东海和黄海相比,总面积为350万平方公里的南海所蕴藏的石油资源则能够给人制造出非常之大的想象空间。按照最为乐观的估计,南海地区潜在的石油总藏量约为550亿吨,天然气20万亿立方米,绝对堪称“第二个波斯湾”。此外,南海海域还蕴藏着丰富的可燃冰资源、鱼类资源、植物资源、矿产资源、海洋动力资源等等。
中国对于南海诸岛行使主权管理可以追溯到唐代,及至宋代,对南海诸岛的行政划分已经明确,此后的明、清两代,南海不但被列入中国版图,而且进一步确认它属于琼州府的管辖范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作为战败国的日本将它所侵占的中国领土归还中国,其中领土就包括南海诸岛。1948年,中华民国政府公开发行《行政区域图》以海疆国界线的形式向国际社会正式宣布了中国政府对南海诸岛的主权,这就是至今我们从中国地图上依然能够清晰看见的环布于南海周围的九条不连续的黄色线段,即所谓的“九段线”。
瓜分石油盛宴
也许谁也不会想到,“九段线”内的平静与安宁会因为一纸报告而被打破。1969年4月,在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的赞助下,穆迪研究主管肯尼斯·埃默里与日本学者新野弘在中国东海与黄海进行了为期6周的地球物理勘测后提出了“埃默里报告”,明确提到在台湾与日本之间的大陆架很可能是世界上最富庶的石油储藏地。南海诸国对海洋主权与资源的争端由此引发。
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通过进一步将南海争端尤其是中国与周边国家的海域主权归属纠纷推到了风口浪尖。按照《公约》的“以陆定海”的原则和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规定,沿海国的一个岛屿就相当于拥有周边43万平方公里的海域,由此也就拥有了该海域内所有资源的勘探、开采和开发的权利。然而,按照《公约》划定的周边国家所拥有的“专属经济区”,其必然与诞生了数十年的中国“九段线”区域相重叠。而针对这种情况,《公约》仅提议相关国家通过协商加以解决,没有指引方案。南海周边国家抢占岛礁和开挖油气资源的行为由此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资料显示,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等国目前在南海海域的钻探油井达1380口,年石油产量达6000万吨,产值超过2000多亿美元。
越南是南海油气资源开发中的最大既得利益者,越南已从南沙共开采了逾1亿吨石油、1.5万亿立方米天然气,获利250多亿美元;马来西亚则是在南沙海域开发油气井田最多的国家,在南沙附近海域有10个商业性油田,90多口油井和40多个气田,其在南海石油年产量超过3000万吨,天然气近1.5亿立方米;菲律宾则算得上是在南海“动手”最早的国家,目前,作为菲律宾有史以来最大的工业项目,南海马兰帕亚天然气田所开发出的大量天然气供菲律宾国内3家大型发电厂用作燃料。此外,文莱和印度尼西亚的南海油气资源开发步伐虽然相比于以上三国而言显得不紧不慢,但两国依然有所斩获。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资金、技术和设备的缺乏,南海周边国家普遍采取出让股权的招标形式以吸引西方大型石油公司联合勘探和开发石油天然气。因此,人们除了在南海海域看到越南、菲律宾等国的国家石油公司外,还能看到诸如英国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公司、道达尔公司、埃尼石油公司、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和日本帝国石油公司等几乎所有的石油跨国公司身影。
更有甚者,无论是南海五国对外正在招标出售的油气区块,还是已经与西方石油公司联手开发的油气田,不少都深入到了中国的“九段线”以内。
冒险家的乐园
尽管《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直到1994年才开始生效,但是“要开发资源,必先抢占岛屿”的思维早已在南海诸国政府的大脑中构筑成形并稳固起来。于是,自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南海五国不约而同地派出各种形式的武装部队抢滩南海诸岛,而且至今没有停止圈占的脚步。
越南是唯一对我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都提出主权要求的国家。资料显示,从1974年至今的 38年时间中,越南先后出动军队先后侵占了西沙群岛的永乐群岛、甘泉岛和金银岛,以及南沙群岛的鸿庥岛、南子岛等29个岛礁。为了巩固对南海诸岛的非法侵占,越南除了在所占据的岛礁上驻有军队,建造各种军事设施外。作为一种最新动向,趁着自2012年4月中国与菲律宾在黄岩岛发生对峙的敏感时刻,越南“趁火打劫”,除在南威岛铺设巨幅国旗外,还在今年6月底通过了《越南海洋法》,将中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纳入自己的“主权”范围之内。
菲律宾以武力染指南沙群岛的时间几乎与越南同时发生。在1974年菲律宾政府从本国商人克洛马手中以1比索的价格“购买”了南沙群岛的33个岛屿之后,接下来的的若干年中菲律宾先后派军非法占领了南沙海域的9个岛礁。2009年,菲律宾总统阿罗约正式签署“领海基线法”,将中国的南沙部分岛礁和黄岩岛划入菲律宾领土,以此为据,2011年菲律宾政府把南海更名为“西菲律宾海”;不仅如此,菲律宾在今年4月将南海扩张的触角伸抵到了中沙群岛的黄岩岛,中菲两国由此发生了至今仍未缓解的黄岩岛对峙。
虽然相比于越南和菲律宾而言马来西亚抢占南海岛礁的行动稍微迟缓了一些,但只要能据为己有的岛屿马国却丝毫不会心慈手软。早在1979年将南沙海域东南部12个小岛礁公开标入自己版图的4年之后,马来西亚就以武力的形式在弹丸礁、光星礁和南海礁突击登陆并实施占领;而在为自己已经占领的榆亚暗沙和簸箕礁之上,马来西亚政府搭建了雷达与通讯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