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书包网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博弈故事

“媳妇,我今天在紫园食品厂里碰到汪宏生了。”夏泽凯给他老婆说。

罗希云削苹果皮的动作一顿,问道:“你去紫园食品厂干嘛?汪宏生又去干嘛了?你们约好了?”

“狗屁,我和一个男人约好干嘛,你咋想的!”夏泽凯嘴硬,反驳她。

罗希云立马把手里削了一半皮的苹果朝夏泽凯扔了过去,嘴上也不客气:“怎么着,听你意思,还想再找个女的约一下试试。”

“瞎胡说!”夏泽凯抬手就接住了没多少力道的苹果,塞嘴里‘咔嚓’咬了一口,边吃边说:“别瞎想,我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啊,我对其他女人不感兴趣。”

“呵呵!”

罗希云听到后直接笑了:“紫园食品厂老板跑路了,厂里的职工闹事,这个事已经上新闻了,我们公司也有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个事,还有人去我那边面试了,你去那里干嘛呀。”

“我原本是打算收购一家食品厂用来扩产的,紫园食品厂在我的计划范围内,另外一家是沂城你们那边的青禾食品厂,谁知道发生了这破事。”夏泽凯‘卡嚓卡嚓’的啃着苹果。

“汪宏生过去,也是为了解决紫园食品厂的问题,毕竟有那么多人闹事,对齐城的影响也不好。”夏泽凯这般说道。

罗希云听她老公说起了‘青禾食品厂’,就说道:“清禾食品厂可是一家老厂子了,我记着我小的时候就吃他们家的钙奶饼干,后来什么桃酥、夹心饼干,产品可多了,可是总感觉口味不如以前了,现在什么样,我还真不知道,他们也完了啊?”

夏泽凯点头:“嗯,青禾食品厂已经三个月没发工资了,贷款都贷不出来了。”

“我还真没关注过这个,那干活的拿不到工资,岂不是挺惨的。”罗希云说道。

话落,她又说道:“你还记得不,你原来在三木集团上班的时候,有一个月没发工资,拖到第二个月发的,泽凯,我给你说,我那个月可慌了,啥都不敢买,就怕你下个月还不发工资嘛,心里没底。”

她好像真沉浸在了过去的那段日子里,脸上就有点惶恐的表情。

夏泽凯看到后,特别心痛,从沙发上由躺变成了坐姿,抬手拍了拍他老婆的肩膀,说:“好了,现在日子不是已经好了吗,你还想那些干嘛。”

“嘁,现在是过上好日子了,可说不准又碰上什么坎了,我得有两手准备吧。”罗希云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通。

……

某机关小区家属楼里,汪宏生家里,他给他老婆江英说:“我今天在紫园食品厂碰上夏泽凯了。”

江英还没说话,他儿子汪云博就抢着说道:“爸爸,是夏叔叔吗?”

“嗯,是你夏叔叔,从水里把你救起来的那个。”汪宏生给他儿子说了一下。

汪云博记得可清楚了,那一回是他这一辈子的噩梦,幸亏有那几位叔叔把他给救上来了,也因为这个事,他对那几位的印象特别深,而其中印象最深的则是和爸爸一块出现在电视里的夏泽凯了。

“我听说紫园食品厂那边现在乱套了,现在网上,QQ群里到处都在发消息说这个事?”江英眉毛一抖一抖的。

“传的还挺快的。”汪宏生说不上生不生气。

这和他最初的设想不符,事情从传开了以后就进入到了不可控的方向上。

他老婆江英点头:“可不就是很快,就连云博他们的班级家长QQ群里都有人发这个,你说气人不气人。”

“宏生,你还没说夏泽凯他去那里干什么?”江英说完后,心里冒出个念头来,接着问道:“该不会他有什么想法吧?”

“你还真猜着了,我们俩聊了聊,据他自己说,没发生这件事之前,他想把那家工厂给买下来。”汪宏生一脸的感慨。

“夏泽凯他现在这么有钱了啊,我记着咱第一次去找他的时候,他就在那个二层小楼里边做溶豆边卖吧,上次你去他们公司了,我才知道他又弄了个小工厂,还买地自建了一家工厂是吧。”江英一点点细数她对夏泽凯的印象,这才发现短短时间之内,他的变化可真大。

“他现在又要买别人的工厂了?那他要是买过

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书包网 无删减完整版*

去的话,这个事是不是就解决了?”

汪宏生摇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书包网头:“你想的太简单了,紫园食品厂的老板用紫园食品厂的名义贷了不少款,他还欠了不少的民间借贷,要不然你以为他跑什么。”

“资不抵债吗?”江英想到了一个关键点。

汪宏生想着他看到的那些数据,说道:“差不多吧!”

“这不就完了吗,你们政府出面,谁买工厂,把债务承担下来,抵消了不就行了,要不然最后还是你们兜底。”江英想当然的说道。

汪宏生摇头:“没你说的那么简单。”

“那算了,我去休息了,你自己慢慢琢磨吧!”江英去洗把手去卧室了。

他们儿子汪云博还没睡觉,说道:“爸爸,夏叔叔又要做好事吗?”

他听出个大概来了,这心眼也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孩。

汪宏生‘嗯’了一声:“你夏叔叔这次要救好多人,至少有几百个人哦。”

“是吧,我就说夏叔叔是好人。”小胖子汪云博很满意的站起来,他摸摸吃撑了的肚子,说道:“爸爸,我也去睡觉了啊,你也早点休息。”

“嗯,去吧!”汪宏生应了他儿子一声,他睡不着,有很多事还得仔细想一想。

……

张建磊和陆槁等人从沂城回来了,到了齐城后,他们也没分开,一块朝着静桐食品厂赶了过去。

“张总,咱们直接去我老板办公室吧。”陆槁给张建磊说道。

“好,改天再一块喝点。”

一块去沂城的这几天,陆槁时不时的和张建磊喝个小酒,二人之间的关系倒是挺熟络了。

夏泽凯的办公室,他正在看资料,听到敲门声,看到进来的陆槁和张建磊后,他站了起来:“哟,张总和老陆回来了啊,你们快坐。”

“夏老板,我很抱歉,这次有负所托了。”张建磊挺不好意思的。

第一次和夏泽凯合作,就出师不利。

夏泽凯没急着问怎么回事,先招呼他们坐下,还亲自给张建磊泡了杯茶水,陆槁看到后,赶紧接过了这个活。

“没谈拢?是青禾食品厂那边不肯卖?还是嫌弃价格低了?”夏泽凯问道。

张建磊说:“沂城政府插手了,青禾食品厂被当地的另一家食品厂给买去了。”

“谁?”

“福鼎食品厂。”张建磊说了个名字。

夏泽凯对这个名也很熟,你去逛超市,在零食专区总能看到它的产品摆在货架上最显眼的中间位置上,这也是一位实力派了。

“据我得到的消息,沂城城投也在里边入了股。”张建磊又提供了一个消息。

夏泽凯明白了,感情沂城地方政府也入股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张建磊说完后,就先走了。

陆槁又给夏泽凯详细说了一下他们这趟去沂城的情况,和张建磊所说的结果是一样的,过程挺复杂的。

“老板,我听说了紫园食品厂发生的事,到了这一步,我觉得这对咱们来说也是一个机会。”陆槁说道。

夏泽凯没说话,听着他继续往下说:“如果咱们能把紫园食品厂买下来,最坏的打算就是承担债务,但可以和政府方面沟通,以资抵债啊!”

“嗯,我也在考虑这个事。”夏泽凯倒是不避讳,直接说了出来。

他还给陆槁说了他去紫园食品厂见到的那一幕,说道:“但是如果咱们把工厂给买过来以后,这些偷摸的人就没法用了,你保不齐他们以后还会不会这么干。”

“嗯,确实如此。”陆槁跟着点头,偷和抢也是会上瘾的。

说是没拿到工资,用这些东西抵工资了,这也只是安慰自己而已。

“我去紫园食品厂的时候,也是巧了,正好汪宏生那天也去了,我和他见了一面,聊了聊情况。”夏泽凯说起了这个事。

陆槁没急着问,听老板把事情说完了,他才说道:“要是这样的话,那真是天助老板了。”

“狗屁,老陆你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天真,还这么想当然。”夏泽凯毫不客气的批判了他一顿

“我给你讲,他是去解决问题的,在这种公事上,你指望他带上个人情感是不可能的。”

在这一点上,夏泽凯能分得清一二。

陆槁看着夏泽凯,他就佩服老板这一点,什么事都能拎得清,从不盲从。

“老板,买不买?”陆槁最后问到。

夏泽凯说道:“买是肯定要买的,具体再看情况。”

“嗯,那我先去工地那边看看了。”

陆槁离开夏泽凯的办公室以后,都没顾得上回家休息,就直接去了施工现场那边。

收购其他的食品厂固然是一个重要方面,可自建的工厂才是根啊,这边也不能丢。

其后的几天时间里,静桐食品厂稳步发展,线上线下的店铺销售都很平稳,让夏泽凯惊奇的是淘宝店的销量也很稳,并没有出现忽高忽低的现象,这是个好现象,但也意味他们必须尽快解决产能不足的问题,要不然再这么下去,到时候光有买单,没有产品卖,就很尴尬了。

就在夏泽凯想着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张建磊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徐虎被逮回来了。”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这么下去,这些东西迟早都得被搬空了吧,就没人管?”夏泽凯从最后一个车间里溜达出来,他看到很多地方都有人搬着电脑、桌椅往外走。

就在刚才,在他眼皮子底下,有一男一女拆了电脑上的电线,男的把显示屏、主机箱和鼠标键盘连接线往一个箱子里一塞,扛着就走。

女的在后边推着一张万向轮的升降椅子,招呼男的把箱子放到椅子上推着,省劲。

对于旁边看着他们的夏泽凯则视而不见,相当嚣张。

夏同样也发现了有人和他一样在工厂里闲逛,这样的人也不少,他发现了至少有十来个了。

从他们的眼神里就能感受到他们的哀伤和心痛,有人看不过去,呵斥那些搬东西的人,被人家怼了一句:“老板那狗日的都跑了,我特么的工资都要不回来了,搬点东西抵工资不行啊,张科,你现在可不是以前当主任的时候了,最好别多管闲事,惹得老子不高兴了,小心我弄死你。”

说话的人,撂下狠话后就抱着东西跑了。

与此同时,‘紫园食品厂’门口一辆奥迪A6停下了,从车上下来了四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汪宏生。

另外三个人,一个是齐城市政的办公室副主任高旭阳,剩下的两个,长三次元互撩手册一颗萝卜书包网得比较壮的是司机兼安保人员,最后提着包的那个是办公室这边安排给汪宏生的办事员刘心晟。

“汪市长,高主任,就是这里了,里边现在比较乱,咱们就别进去了吧。”刘心晟劝他们。

汪宏生看着里边来去匆匆的人群,他一挥手:“都到这里了,为什么不进去,走,进去看看。”

看着一个个从身边经过的人,汪宏生面无表情,眼神都看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来。

长得比较壮的司机一直跟在汪宏生身边,担负着汪宏生的安全工作。

高旭阳看着眼前的‘乱象’,他很生气,觉得这些人也太没有眼力劲了,真神都到眼前了,也不知道拜一拜?

“小刘,这是什么情况?”汪宏生指着正在搬东西的人,随口问了一声。

刘心晟心里别提多膈应了,他也没想到今天过来还碰上这情况了,但还是一五一十的说道:“这是有人搬了工厂的东西,抵消没发的工资吧?”

“汪市长,这些人太目无法纪了,咱们都准备过来解决问题了,他们还这么做,简直岂有此理。”高旭阳心里有气,说道。

汪宏生心里头怎么想的,在场的几个人谁都猜不出来,但能够从他眼神里看的出来他不大高兴。

“小刘,你前边带路,咱们去其他地方转转,找两个人问问。”汪宏生说道。

刘心晟不敢耽搁,赶紧在前边带路。

他们路上遇到个年纪稍微大点的人,他看起来很老实的样子,这个人也没认出汪宏生来。

其实这个一点都不奇怪,每个城市的领导人里边出镜频率最高的肯定是市委和市政的一把手,后边的在各种会议中一般都会念一声某某领导这样子。

“唉,我在这里干了七年了,才几天功夫就成了这个样子,完了,都完了啊,我的保险可怎么办啊!”这位被问到的中年人叹了口气,心在滴血。

“咦,那不是……”汪宏生听到这个人的抱怨,他也心酸,但还没等他发表看法,抬头的一瞬间就发现前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夏先生,夏先生…”汪宏生晃着手,连着喊了几声。

夏泽凯看了一遍之后,正准备往前走呐,哪知道迎面碰上了刚过来的汪宏生一行人。

“汪市长,你怎么也来了?”夏泽凯很吃惊。

而被汪宏生截住问话的中年人突然听到了夏泽凯喊出来的称呼,他愣了一下,再仔细看看汪宏生,还是没啥印象。

但他脑袋里冒出来一个念头:“这是哪位领导领导微服私访了?”

他心里有点窃喜,寻思着要真是如此的话,那表明上边还是有领导关注到他们了,这是大好事啊。

“你是领导吗?”这位中年人问汪宏生。

汪宏生摇头:“我就是个闲散人,说话不算数的那种。”

“哦,那算了!”刚才说话的中年人听到汪宏生这么说,就没了说话的性质,直接走了。

“……”汪宏生很心塞,他就是一句客套话,可没想到竟然真好运

“汪市长……”

“夏先生就别叫我什么市长了,要不然我办不了事,让老百姓一再的失望就不美了。”汪宏生自嘲了一回。

夏泽凯哈哈一笑,说道:“汪先生,我也这样叫吧。”

看着汪宏生点头认可了,他问道:“汪先生今天来这里是公干还是微服私访?”

“我也是个普通老百姓而已,哪来的什么微服私访,夏先生莫不是取笑我?”汪宏生摆摆手,他说道:“我也是刚听说了这边发生了点意外,想过来了解一下,夏先生今天是为何而来?”

“我也随便走走,刚才开车经过这边,看到这里挺怪的,我听说这家工厂的老板跑路了?”夏泽凯提了一句。

汪宏生点头:“带着账户上最后一点现金流跑了,这种人,他这辈子都别想再回来了。”

夏泽凯听到这话,很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汪宏生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挺像个读书人的样子,说话却带着一股子狠劲,看来徐虎跑路真是把他给惹急了。

“原来如此,那汪先生觉得这家工厂应该怎么处理?”夏泽凯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汪宏生是什么人,他对夏泽凯还是有相当的了解,听到夏泽凯这么问,他若有所思:“夏先生对这家工厂有意思?”

夏泽凯大大方方的就承认了,他说:“我本来是对这家工厂很感兴趣的,我们工厂扩产,但场地受限,设备受限,产能到了峰值了。”

“我本意有打算收购一家现成的食品厂,直接开干,可我也没想到它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我有点犹豫了。”

高旭阳也认识夏泽凯,听到他这么说,高旭阳没说话。

他知道现在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汪宏生接着说道:“其实这家工厂的底子还是不错的…”

他还没说完,夏泽凯就说道:“但是麻烦也不少。”

一句话堵得汪宏生没话说了,这是个事实。

高旭阳这个时候才插话,说道:“夏先生说笑了,这里是齐城的地方,能有什么麻烦?”

夏泽凯都高看了他一眼,这厮还真敢说。

汪宏生没说别的,好像是默认了高旭阳所说的话,他也是要面子的人。

夏泽凯呵呵一笑,没急着说自己的要求,他说:“汪先生,咱们走走?”

“随便走走!”汪宏生答应了。

夏泽凯不大在意汪宏生的身份,他说:“说实话,我这次确实想收购一家食品厂打破我们公司目前的产能瓶颈。”

“我本来是定了三家工厂,其中有一家规模太小,被砍掉了,另外还有两家,其中一家就是这个紫园食品厂,另外一家是沂城的青禾食品厂,这两家规模差不多,都比较符合我的要求,但是我没想到还没开始,紫园食品厂就发生了这么个意外的突发状况,我很担心如果我继续执行我的计划,会不会给静桐发展有限公司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我保证不会有哪?”汪宏生说道。

他说:“我还是相信在齐城的地盘上,没几个二愣子敢和我们硬杠的。”

这话霸气,夏泽凯重新打量了一眼汪宏生,戴着副金框的眼镜,看起来书生意气味很浓,但听他说话的口气,办事的路子也很野啊。

“夏先生,不妨再考虑考虑这里。”汪宏生劝他。

他说:“别的不敢说,对于对齐城经济发展有重大贡献的企业,我们肯定会从政策上给予支持,可以进行税收上的调整,鼓励和支持优质企业的发展。”

什么算‘优质企业’,夏泽凯目光平视着汪宏生,脸上的笑容特别温和。

他没有当场答复,而是说道:“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

“应该的,不过我还是希望夏先生能够尽快给我个答复,这个事会由我们出面,但明里暗里都有很多双眼睛在瞧着,不宜拖得太久。”汪宏生说道。

市政也是要面子的!

眼下,紫园食品厂的员工行事就已经很狂野了,要是再拖延下去,谁知道一群过激的人会做出什么事来?

夏泽凯有点挠头,他并没有直接给出正面的答复。

哪怕他和汪宏生认识,甚至他们俩之间还有一段渊源,这个事也不能轻易给出答复。

答应也行,但前提是夏泽凯得把这里边所有的坑给调查清楚,确认最后不会坑到自己才行。

他也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干嘛要顶着风险干活,最后惹一身骚,就不划算了。

……

二人围着厂区转了大半圈后,又绕回到了厂门口。

夏泽凯和汪宏生告别,直接离开了。

高旭阳看着夏泽凯急匆匆走远的背影,他很想问汪宏生最后谈的结果怎么样了,但考虑了一番,最后还是没问出来。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