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父亲的系统快穿文:

  • A+
所属分类:博弈故事

余飞认得其中一个脸色紫红的胖子,他是蜀国的一个将军,风衡的大将军。

那次是他心血来潮,想去看看古时候是怎么打仗的,看看是否像电视中看到的那样,开打前都要来一次单挑。

不过看完之后他很失望,根本就没有单挑,一开场就是两军冲杀。

至于他能记住那个脸色紫红的胖子,是因为胖子在战场上化身成一头蛮牛,一路冲杀势不可挡,绝对是一员悍将。

余飞小声问吴殇道:“他们是什么人?”

吴殇说道:“那个胖子我没见过,其余俩人是监视我爷爷的人,一个叫百里杨,另一个瘸腿的叫千里风。

他们每隔几天就会去看我爷爷,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听到这两个名字,余飞不由得觉得好笑,一个瘸腿的人也敢叫千里风,那他双腿健全,岂不是可以叫万里漂。

吴殇鼓着腮帮子,不高兴的问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殇儿别怕,等哪天找着机会,哥哥带着你去教训那两个人。

管他什么百里千里的,哥哥一次替你收拾了,为你爷爷出气好不好。”

“余飞哥哥,你真好,就是怕你打不过他们。”

“他们很厉害吗?”

“不知道,这些年来找我爷爷的人很多,都是他们两个负责。我每次只看见有人进去那屋子,却从没见有除他俩以外的活人出来过。”

余飞无语,按吴殇刚才的话分析,那两个看守可能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自己这牛吹的他都不好意思,本以为是个软柿子,谁知还是高手。

看到吴殇永远长不大的样子,和那孩童般的心性,余飞想到,或许这样也好,总比她活在仇恨中的强。

一个身怀重宝的人,却没有能力保护,这就是一种悲哀,铸剑山庄的悲哀,怀璧其罪的悲哀。

俩人对紫红脸将军异常恭敬,其中一人说道:“穆大将军,等这场战事结束,您又得高升了吧,您到时候可别忘了我们兄弟二人。”

另一人也谄媚说道:“那是当然,放眼齐国上下,还攻略父亲的系统快穿文有比穆大将军威武的人吗,就算是蜀王,也得给您几分面子。”

脸色紫红的胖子从始至终都没正眼瞧过这两个阿谀奉承的人。

他只是冷冷问道:“他怎么样?”

“老实,绝对老实,真不知道蜀王留着这个老废物干什么,要我说一刀早早的结果了,免得大将军您还亲自跑一趟。”

另一人说道:“就是,要不您还是别进去了,屋子里实在是太臭了。”

紫红脸将军呵斥道:“你们懂什么,他对我王来说有大用,若他是废物,你们俩废物都不如。

战事快结束了,你俩要还想回到蜀国,最好管好你们的嘴。”

“是,大将军教训的是,我俩一定不会多嘴。”

胖子说道:“你们在这里看着,别让外人靠近。”

胖子只知道这两个人是蜀王派来监视的,要是让他知道面前俩人的真实身份,估计只有跪在地上叫爷爷的份。

等胖子进屋后,被训的那个人狠狠的在地上吐了口唾沫。

然后说道:“什么玩意,叫你一声大将军还真把自己当大将军了。

要不是劳资还有要事要办,你算个毛线,一掌劈死你个龟孙……”

另一个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说道:“老百,注意控制,别忘了我们的大事。你刚才的话要是被胖子听到,回去再告诉他主子,咱们少不了一场麻烦。”

“毛的大事,一天守着这个废物叛徒,杀又杀不得,问又问不出来,想想就能憋死人。”

“都苟了几千年了,能活着谁愿意去寻死。”

“我看你就是越老越怕死。”

“老百,你厉害,有本事去找监察使拼命,跟我嚷嚷有个屁用。”

…………

余飞想要上前去偷听,却被吴殇一把拽住。

说道:“余飞哥哥,不要去,那几人实力都不俗,我们还是先离开,等他走了我们再去看爷爷。”

“你爷爷他不会有事?”

“放心,只要他们一日不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爷爷就是不会有性命之忧。”

余飞问道:“小不点,他们找的那个铸剑术真的在你身上。”

“我也不清楚,我爷爷说是,那就应该不会错吧,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吴殇说道:“秘密,到了你就知道了。”

余飞和吴殇走后,百里杨看了一眼他们刚才藏匿的地方说道:“我说老千,又来一个送命的傻小子,你说这十几年过去了,他是第几个。”

“关我们屁事,宝物动人心,有几个人能抵挡住诱惑。”

“没劲,我算了一下,差不多有一二百个。”

千里风说道:“没劲归没劲,你不是也很无聊吗,要不我们说点有兴趣的。”

“说什么,说村东头的刘寡妇还是说西头的张大婶。”

千里风一脸严肃的说道:“万事通来消息了,说楼主令在风衡的手上,左护法木通要扶持他上位,继承楼主的位子,他问我们有何打算?”

“打算个屁,如今的十二重楼还是那个楼吗,早就叫十二龙门了吧,你要去你去,我反正是不认他。

想我们重楼三执事,百里杨,千里风,万事通,我们怕过谁。”

“光我们三个不同意有什么用,你别忘了,十二重楼除了我们三个,还有九位执事,两位护法。”

攻略父亲的系统快穿文:

“错了,是还剩八位,八位执事,不是九位,护法也只有一个。”

俩人毫无意义的争辩难免勾起一些往事,十二重楼确实已经不是楼主在的十二重楼了。

自楼主失踪,左护法木通独揽大权,其实十二重楼早就散了。如今世人只知十二龙门,还有多少人知道十二重楼,又有几个人记得楼主。

千里风说道:“还有一件事,风天骄的那个孩子你还记得吗?”

“不是说死了吗?”

“老百,不是我说你,你这一天除了练射箭,能不能稍微关心一下外面的事。”

“怎么了,死而复生还是诈尸了?你快说来听听。”

“葬礼上活了,据不可靠传言,他有可能是楼主的儿子。”

百里杨第一次正经说道:“我的个娘唉,要真是楼主的儿子,岂不就是咱们的少主,那咱们俩可就有救了。”

“别高兴太早,听说三年前失踪了,是死是活下落不明。”

百里杨怒道:“老千,你再说话大喘气,信不信我一箭射死你。”

“好啊,你也得能追上我再说。”

……………

喜欢鱼飞龙门请大家收藏:

老头用脑袋撞着铁缸的边缘,似乎陷入回忆,一段痛苦的往事。

老头用腹语说道:“仇人…蜀国…蜀王,除了他还有谁。”

“蜀王?和齐国交战的蜀国?”

“正是,这件事说来话长,大概十六年前,我为十二重楼楼主铸剑。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铸造出了一把伪神器,游龙剑。

游龙剑是仿造红尘剑仙的螭龙剑,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可它终究还是伪神器。

就是这把剑,谁知在剑成之后的第三年,楼主持着这把剑去了蜀国王宫,一夜之间屠尽蜀国王族。

后来继位的蜀王,他没本事去找十二重楼楼主报仇,却在楼主失踪后,派人来灭我吴家上下几百口。”

余飞没有想到,如此惨绝人寰的事竟然是风衡做的,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说什么,要是让吴殇知道他和蜀王的关系,会不会让他抵命。

“当年殇儿才四岁,就父母双亡,吴家被灭门,如今就剩下我们这一个老废物,还得拖累她。

那些人太狠了,他们为了防止我逃跑,竟然砍去我四肢。怕我泄露秘密,割去我的舌头。又怕我寻短见,留下年幼的殇儿。”

“前辈,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你说殇儿当年四岁,如今十几年过去,她怎么会是这副模样。”

吴家家主一笑说道:“好,好,好。余小子,真有你的,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心思缜密。

有疑心是好事,我也提醒你以后不要相信任何人。

殇儿她今年确实是十七岁,如今长的只像七八岁孩童,这也是那些人的手段之一。

你根本想象不到那些人的手段,为了铸剑术,他们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做不出来。

她被人下了一种禁术,恐怕这辈子都长不大,永远都是这副模样,心性也和七八岁小孩无异。”

余飞一看吴殇,她一直低着头,好像很怕看见余飞的眼光,怪不得老是觉得她比较成熟。

余飞心想,这可能才是吴殇想要告诉自己的最大秘密吧,面对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她怕自己会嫌弃她吧。

余飞对这个脸上没有二两肉的老头说的话半信半疑,他只关心两件事。

一件是吴殇身上的禁术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另一件就是他找自己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前辈,她身上的禁术可有解决办法?”

余飞说完看了一眼吴殇。

“恐怕很难,只有找到当年那个下禁术的人才可能有办法。”

余飞问道:“那您可知道当年下禁术的人是谁?”

老头道:“红甲道人,只是他已经销声匿迹十几年,想要找到他很难,不过你也别灰心,事在人为。

殇儿果然没看错人,你小子果然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老朽我时日不多,只要殇儿能好好的活着,我就可以瞑目了。

就是可怜了殇儿的父母,以及我吴家几百人的灭门之仇,恐怕没法报了,你可愿意带着她离开这里?”

“我…”

余飞没有立刻回答。

吴殇却哭着说道:“爷爷,我哪里也不去,我走了你怎么办,我要和你在一起。”

吴殇爷爷安慰说道:“傻丫头,你必须跟着余公子走,爷爷看的出来,他是好人,想必会善待你的。

再说十年的时间快到了,蜀王那伙人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爷爷已经生无可恋,死了也就解脱了。

可是你还年轻,外边还有大好的世界等着你,没有必要陪着我一起等死。”

吴殇哭的更伤心了,余飞最见不得这种场面。

问道:“什么十年时间?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余小子,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这件事你解决不了。你能带着殇儿离开这里我就已经很感激了,怎么可以再连累你。”

余飞说道:“无妨,前辈尽管说,我平时最好管闲事,更何况吴殇一直把我当哥哥对待,我绝不会袖手旁观。”

“蜀王他之所以给了我十年时间,让我苟延残喘到今天,其实是为了我吴家的铸剑术,如今时间一到,我唯有一死,就是放心不下殇儿。”

“这有何难,我带你和殇儿一同离开即可。”

吴家家主说道:“恐怕不行,不说这玄铁打造的铁缸你无法破开,就说那两个看守,你也对付不了。

若不

攻略父亲的系统快穿文:

是我被这阵法困住,还有一丝希望,只是现在,不说也罢。”

“前辈请说,如何才能帮你脱困。”

“余小子果然好胆识,你有没有看到我头上的这把剑,如果能把它移开,我就有办法脱困。

只是要移开这把剑绝非易事,你的先学剑阵,学我吴家的铸剑术。

我吴家铸剑向来有三个规定,一是功法,二是晶石,三是一个承诺。

答应替吴家办一件事情,不论何时何事,只是现在人死账消,估计没人会兑现当初的承诺。

晶石也被人拿走了,如今剩下的,只有功法,你若能助我脱困,老朽必给你一场大机缘。”

画饼谁都会,余飞可不吃这一套,要是这剑阵好破,还能等到现在。

余飞问道:“铸剑术是什么?为什么要给十年时间?”

老头说道:“这件事说来复杂,吴家的铸剑术不光是铸剑的方法,而是封印着我吴家祖上一位铸剑师的一缕神魂。

这缕魂魄只有吴家传人才能得到,当初吴家遭难的时候,情急之下我把这缕魂魄传给了殇儿。

我给蜀王撒了一个谎,要他给我十年时间,说时间一到,我就将铸剑术双手奉上。

十年是一个封印期,时间一到,铸剑术会自动解封,殇儿的神魂会和那一缕神魂自动融合。

到时候就算我死了,要是让他们知道,他们依然会折磨殇儿,这才是我要你带她走的原因。”

余飞紧接着问道:“前辈,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蜀王他为什么不把你们关在蜀国,而是把你囚禁在这里?”

“这…我想他是有什么顾虑吧。”

余飞心想,能有什么顾虑,灭门的事都可以做出来,还有什么值得顾虑的。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听声音应该是三个人。

吴殇的爷爷脸色大变,说道:“余小子,快跟殇儿走,记住,别让他们看见你们。”

余飞还想问什么,不过吴殇已经抓住他的手,拽着他向门外走去。

躲在茅屋的墙后面,不一会儿他们就看到有三个人从远处正向茅屋走来。

三个人说话的攻略父亲的系统快穿文声音都很大,他们正在谈论齐蜀两国的战事,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喜欢鱼飞龙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