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足三个月没有婴灵_

  • A+
所属分类:点滴生活

“理论上讲是这样。”北冥夜完全不着急,一点都没安慰我的意思。

“好吧。”我浑身又软倒了下去,裹了裹被子,盯着他说:“你没生气吧?”

他眼睛微眯的看着我,我连忙解释:“前天你救我,我回头看到了。”

北冥夜丝毫不为所动,冷淡道:“你不觉得现在应该考虑考虑你自己。”

“我知道,不过我有个问题,你吃什么?”我觉得这点让我很好奇。

北冥夜冷然一笑:“你觉得我吃什么?”

我打了一个寒颤,转过头靠着不去想了。我又想到北冥夜的本身,人其实有些时候都是相互矛盾,尤其是女人。

做为一个正常成年人来说,当你跟着一个异性人第一个晚上睡在一起的时候,你警告他不要太出格,没有其他的想法。

但如果连续几天,他安安静静的躺在旁边,尽管自己不想发生任何关系,但脑袋还是会想,自己魅力不够大,还是男的有毛病?

此时的我就会升起这种古怪的情绪,难道是自己没有魅力?还是北冥夜有生理缺陷!?难不成是不举?还是那啥?

……………

我有些疑惑,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被下的咒,为什么要对自己下咒,更为关键的,这种术不是普通人能施展的,如果说外婆会下咒的话我还走点信,但这附近村子,我没听说过

不足三个月没有婴灵_

除了外婆之外,还有人会驱邪避祸这些土法子。

“坟前祭祀的鸡血,你记得么?”北冥夜斜靠在一旁,声音冷静。

“当然。”

一想到奶奶坟前祭祀的鸡血饭,我心里就显得很恼火。

“女人,你还是没明白我什么意思。”北冥夜把头转过来,盯着我的眼睛平淡的说道。

我想了想,然后目光猛然间睁大:“你是说,祭祀鸡血饭的人,就是给我下咒的人?”

“榆木脑袋还有救”他冷冷的打击。

“阿香?”理智的无视他的打击,我说出了让我怀疑的这个名字。

北冥夜沉默不语,而我又太多想不明白的地方了,我知道阿香十有八九的没疯,她一定知道这件事的隐秘,奶奶去世的那么突然,这其中蕴含地原因说不定阿香知道。

可就算阿香没有疯,她应该也不会这种诅咒术法吧,毕竟她的年纪和我一样大,而且以我对她的了解,她的祖上没听过有半仙儿和土郎中,尤其是到了她父母那一代,不然要有门手艺,早年也不会落得那么凄苦,连自家人生病了都没钱治。

这会儿我彻底的凌乱了,裹住被子苦思冥想。我不光是思考自己本身的问题,我还在想这两天所发生的事儿。我觉得应该从这里面找到其中的原因。

在思索到杨正奎家里出事后,我猛然间脑海之中灵光闪现了下,走在路上,那双眼睛,那双盯着我一直看的眼睛,充满怨恨的眼神,白晃晃的半张脸

“等等,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我甩开被子站起来激动的对北冥夜喊。

但是喊了两声发现北冥夜一点也不激动,而目光紧紧地盯着我,我顺着他的视线低头,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撕破了口子,肉色内衣展露在外,而北冥夜毫不客气的盯着。

“啊。”

疯了似的把被子扯过来裹住,对着北冥夜大叫:“出去,快出去。”

他浓眉微微一皱,但在我再三催促下,还是没说话的转身出去了,趁着空档,我赶紧换上衣服,慌乱的从抽屉里拿出那天的小手电筒,这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我出门拉着北冥夜就走。

“你想到谁给你下的咒了?”轻手轻脚的出门后,北冥夜平静的问。

“不,不是。”我吞了吞口水,对他说:“我们现在去王小帅家里。”

黑暗中,他的眼眸微微有些泛蓝,似乎有点不太理解我说的话,我连忙解释道:“不是因为我,我们现在得去救王小帅和他娘。”

“什么意思?”北冥夜微微挑眉,很不理解的打量我。

“黑水门,你还知道吗?就是我回来那天,你把我拽下车的地方,前天王小帅清早天还没亮的时候,他在黑水门那地方,骑车撞到了一个女人,结果把那女人给托到村里来了。她说在他们家养伤。”

“我白天的时候刚巧路过他们家门口,感觉有人盯着我看,然后转头我就看见他们家的窗户口露出半张脸在打量我,当时我就一直觉得那半张脸很熟悉,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

“你是说”北冥夜听到这里,显然也是明白了。

“没错,我说的那个女人,就是在黑水门那天半夜上车的那个,那个没有腿的女人。王小帅可能根本就没有察觉,结果把她给带回来了。”

那天北冥夜把我拉下车救了我一命,结果当晚周家湾那位司机蹊跷的死了,从大北山半山腰的土路上翻到了下面的沟里,我原本觉得庆幸躲过一劫,可该死的王小帅,竟然把那死了的女鬼带进咱们村里来了。

夜色如墨,漆黑的很纯粹,让人心里发凉,山村寂静无声,和半天相处,仿佛是一座无人的荒村。

今夜,连水田里的蛤蟆都不叫了,没有犬吠,这里就好像被遗弃的世界,似乎在预示着今夜将会是一个很恐怖的夜晚。

乡间小路,我独自拿着手电筒往村南边走,北冥夜说不能让不足三个月没有婴灵其他人看到,于是又进了幽冥戒指里,而且在进入的时候,他很义正言辞的告诫我,他不会管这件事,让我自己搞定。

果然和祠堂说的一样,真的是一个怕麻烦和讨厌话多的怪人啊。

我知道,他竟然说了,就真的不会管的。这其中的原因,大致也能猜到因为他很讨厌我的家人,不管是我奶奶和外婆,他都没兴趣在乎。

看来想到知道最终的答案,只能依靠自己了。

白岩子村的确很偏僻,荒山野岭的,村里小路两旁都是草丛,拿着手电筒只听到自己脚步沙沙的走,黑暗里从村民房门七拐八绕,终于来到了王小帅家的宅院门口。

门是虚掩着的,轻轻的推开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嘎吱声,还刚准备进去,结果一个人影就从里面冒了出来,吓的我差点尖叫起来。

结果我一看这才抚平剧烈跳动的心脏,是王小帅,他慌里慌张的准备出门,大半夜的又没开灯,怪吓人的。

“薛婷?你你来我家干啥?”王小帅看样子也是被吓得不轻,浑身一哆嗦,看清我后打开手电筒有点惊讶。

看到王小帅好好的,我松了一口气,笑道:“你没事就好,我正想跟你说个事。”

其实我有点不太好说,不知道这种事该怎么开口,我估计说出来王小帅也不信。

“明天再说吧,我得找我妈去。”王小帅慌里慌张的从门口出来,大门都不关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连忙问:“萍姨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我睡一觉后起来发现整个房子都空荡荡的,那女人和我妈都不见了。”王小帅也很着急,毕竟他只有他妈一个亲人了。

我一听就暗自觉得坏事了,我来就是想提醒王小帅,把那个女人想办法弄走,送回去。结果王小帅半夜说他妈和那女人都不见了,这一想肯定要出事啊。

“走啊。你还愣着干嘛?”我催促着王小帅,心里更加的惶恐不安。其实大半夜的我心里当然害怕,肯定也不想去,但是没办法,我估计不去王小帅也会跟着完蛋。

王小帅愣了下,然后立即和我打开手电筒往外面走,在路上他大致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说到撞上那个女人,她也觉得奇怪的很。因为前段时间他都在青山县玩儿,前天大清早天还没亮就回来,原本是和一个朋友,人家是窑子口那边的,送到掉头回来,没想到在黑水门转弯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就刮到一个女人,王小帅摩托车的车灯不太好,没看清。

但前面的时候还真的没看见,就跟突然出来似的,问那个女人话,她什么都不说,就跟傻子一想,没办法,王小帅最后还是把人家弄回来了,放在摩托车上,他带着那女人回来,就感觉后面和没有人一样。

但是回来后那个女人也不说话,问她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前天晚上回来,刚好有碰到杨正奎俩夫妻死了下葬,王小帅喜欢凑热闹,后面就发生那事儿了,被杨正奎诈尸的婆娘追着跑,一宿都没睡。

昨天白天回来,吃了午饭实在是累瘫了,王小帅就睡觉了,中途感觉脖子凉飕飕的,睁眼一看发现那女人竟然坐在自己的旁边,双眼木纳的盯着自己看。

当时还吓得王小帅不轻,那女人看到王小帅醒了,什么话都没说,站起身就走出去了,王小帅把门关上继续睡觉,结果没想到一下睡到现在,起来想吃东西,发现屋子空荡荡的,他娘和那个女人都不见了。

王小帅说的话我大致听明白了七七八八,也知道了其中的问题,当下我就对王小帅说了,我刚回来的那天是在晚上,也是在黑水门转弯的那个坡遇到的。

结果话刚说到这里,王小帅就义愤填膺的骂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婆娘不是什么好人,看上去年纪不大,原来是专业碰瓷的啊。”

我额头都起了黑线,这人脑袋神经真的不是一般的大条,谁碰瓷会在那半天都没人过的土路上,而且还是黑灯瞎火的晚上。

“那天那女人上车后,我就下车了,那司机带着那个女人,原本是去螺丝糖那边,结果车子却开到了大北山翻车了,司机死了。”我对王小帅解释。

“肯定是那女人害的。”

王小帅说这话,我以为他的脑子开窍了,结果没想到的是。接下来他又说:“以我小时候喜欢看福尔摩斯和玩侠盗猎车的经验,我断定。那女人在车上偷偷的做了手脚。”

“你那不是侠盗猎车,是神偷传奇。”我摆了摆手:“算了,跟你说不明白,等你看了就知道了。”

我们边走边说,就在这个时候,前面是个十字路口,前面有白光照过来,我们手打开这,黑暗中出现的光很显眼,前面的白光明显的能看出来是车灯的,但这车灯又不是特别亮堂的那种,乌黄乌黄的,如果形容,可能就跟那种白纸灯笼照出来的光一样,但是黄色的,而且耷拉着,感觉左右的光线不平缓。

王小帅看了我一眼,示意让我等着,然后他往前面看看去。

我赶紧把他拉住,撤到一边,那灯虽然不亮,可是能感觉出,它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而且有转弯的趋势。并且是在往我们的方向过来。

我俩刚贴边站好,我就看见那十字路口拐出来一辆车,因为有房子挡住,我们最开始没看到那是什么车,连多余的声音都没听到。

因为我是拉着王小帅的,一看见那车,我就感觉王小帅身体崩了起来,其实我的惊讶程度比他多太多了,差一点,真的是差一点我就喊出来了。

是那辆破车,正缓缓的拐了过来,一点点的从墙角种探出它的样子。

就算是殡仪馆拉死人的灵车,都不会给我这么大的压力感。

没有一点点声音,就像是看那静音的电影一样,还是黑白电影,那车倒车开到了十字路口上,就这样直勾勾的对视着我们,这车型前面已经破烂了,整个车身也是面目全非,甚至连地盘,油箱都没看到。

车灯因为剧烈的撞击,其中一只车灯破了,发出来的光很小,另外一只往上倾斜,挡住了驾驶座的位置。

我不知道这车到底是怎么开动的,但我认出来了,这破车就是那天我回来的时候坐的那辆,周家湾那个司机开的双牌座,后面出事翻到大北山的山沟里了。

可现在,它活了。

我浑身都颤栗的呆滞了,目光瞪得大大的盯着,但令我想不到的是,王小帅竟然动了,把手电筒往驾驶座上照射过去,空空如也,那上面什么都没有,在把手电筒移开,当看到副驾驶上坐的人,几乎让我们倒抽一口冷气。

喜欢阴美人请大家收藏:

王小帅打着手电筒从山林里跑,中途没留意摔了一跤,眼睁睁听着杨正奎那婆娘嘴里吼叫着就追了上来,这下没法,看到山林边有一根沙树,山林沙树多,可是光溜溜的不好爬。

再加上那个时候杨正奎那婆娘追的太吓人,耗子脸看上去格外恐怖,王小帅嘴巴含着手电筒就往上爬,可就是太着急,爬上去又给滑下来了,他又爬,这会儿杨正奎的婆娘已经追上来了,一下竟然扯住王小帅的裤子,这么近杨正奎那婆娘更吓人了,一头耗子脸,那手爪子尖锐的很,王小帅使出吃奶的劲儿拼命的往上爬,结果就‘哧溜’一声,裤子给扯下去了。

王小帅当时心里就想。

完了完了,老子要被女尸给强了。

他哪敢松手,双手抱的死死的,可杨正奎那婆娘就是不走,在树下面转悠,要平时正常人抱着树干这样坚持不到一个小时就滑下去了,但昨天王小帅就那么抗了一夜,硬是不敢动一下,黑灯瞎火的他自个也不知道自己跑到那片林子了,也不见人。就是这样,一直坚持到早上,天打起马虎眼的时候,那杨正奎婆娘才往小路上跑了。

王小帅也不敢下去,就怕下去那耗子婆娘又突然从林子里冲出来,又硬生生的坚持了两个小时,手已经没知觉,直接给滑下去了,手就跟灌了铅似的,完全麻木了。缓过劲儿那肯定得发脾气,直接把衣服也扯了,穿着一条白色裤衩气冲冲的从其他村大门口冲回来,人家刚上山挖土种地的村民,那家闺女站在大门口一看,那脸红的。也没见到过谁大清早的穿条裤衩从山里出来呀。

王小帅连家都没回,直接就奔着李老棍家来了,进大门口就骂,村民都喜欢热闹,这会儿在院子门口,翻着李老棍家的院墙,趴着凑热闹。

李老棍说年轻人跑的快,那会儿就王小帅是最合适的人选。

王小帅听到这话两眼一翻,继续吵,后面王小帅还直接要李老棍把她女儿配给他,这事儿才算了了。

李老棍扯着脖子就喊:“狗屁,我家娃养了十几年,凭啥嫁给你。”

王小帅说话更狠,理直气壮的嚷道:“我娶你女儿过门,养她一辈子,还得养你至少二十年,凭啥不让她嫁过来。”

村民都附和着说,说的好,最后给李老棍气的嘴巴抽搐,进屋拿着菜刀就要出来除了王小帅,这才给他唬住。

听了过程,知道了七七八八后,我想到那种被尸体追着跑,我估计自己会吓死,这家伙昨天晚上刚经受那么大惊吓,结果一大早上门来要媳妇

不足三个月没有婴灵_

来了。不得不说,王小帅胆子挺虎。

我回去的时候,路过一个老宅子,是那种四合院,里面还有一个菜园子,种了一些小白菜啥的,村里年轻能出去的基本都出去打工了,如今村里很多人也都修了平房楼,但也有一些家庭条件不太好的住在早前的老屋。

这四合院老宅子就是王小帅家,别看这破烂,我以前听爷爷说,以前还没破四旧的时候,王小帅的祖上还是这里的财主,这王小帅的骨子里,也就带着财主儿子的气息。

他的愿望就是当达官贵人的少爷,整天没事领着一群狗奴才上街调戏良家少女。

但走过这老宅子大门口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人盯着我看,后背凉飕飕的,我下意识的往老宅子里面看,结果一眼就见着老宅院里面的窗户边,露出半张女人脸站在黑黢黢的窗户口在盯着我。

那女人的眼神冷冰冰的,脸就跟扑了面粉一样煞白,见到我注意到了,然后就移开了,消失在了窗户边。

那不是王小帅的的母亲,萍姨是地地道道农民,脸绝对没那么细腻白嫩,而且萍姨喜欢笑,可窗户露出的那半张脸,格外的阴沉,看到第一眼,我心里不自觉的狠狠跳动了下,不只是那眼神带着怨毒。

我知道,那女人肯定就是王小帅带回来的,而是那个女人,我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的熟悉,我好像在哪儿见不足三个月没有婴灵到过。

一路上,我都在认真的回想王小帅家窗户露出来的半张脸,很熟悉,非常熟悉,我非常确信,如果当时那女人站在窗户里面而不只是露出半张脸,那我一定能认出来。

可,我到底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呢?

我隐隐地有了头目,苦思冥想走到大门口,思路被我妈打断了,她叫我去楼顶把衣服收回来,此时已经刮起了风,恐怕一会儿就得下雨了,我赶忙把跑到楼顶,这时候的风更大了,夹着细沙和树叶。

我把衣服抱回后,当打开房门第一眼我呆愣了,房间里面背对着我,北冥夜站在了窗户边,静静地眺望着远方,他的背影很直,仿佛没听到我打开门的声音。

他出来了。

我心里有点惊喜,但又有些复杂,把衣服放好后坐着,这个时候发现他依然还是站在窗户边,看着大北山的方向,他的手懒散的插在裤兜里,静静地背对我眺望着。

我有点拉不下面子,但我也觉得应该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我以为他在生气,于是好半天才走过去在他旁边轻轻地咳嗽两声,但他并没有回过头看我。

我脸色不太自然,然后说道:“那个,对对不起。”

他冷冰冰的态度,爱理不理的样子,这让我更加尴尬了,我刚要对他说话,结果这时候仔细发现,他竟然眼眸在微微的眯缝起,静静地注视着大北山的那边。

此时外面的风已经停止没有那么大了,而且有了一点小雨,天空也黑的像是锅底,乌云密布的,可是从窗户远远的眺望大北山,顺着北冥夜的视线望去,我却看到朦胧中,有一个小点在大北山的上空盘旋。

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老鹰,山村其实每当傍晚和天气不是很热的时候,老鹰会飞很高不停地盘旋寻找家养的鸡,鸭子,和一些野鸟。

大北山盘旋,离的太远看上去飞的很慢很高的那个小点,就好像是老鹰,或者是一只大鸟,也会让人联想到风筝,而且我昨天在大门口看戒指也看到过一只飞的很高的大鸟从我们村往大北山慢慢飞了过去。

“你觉得那是什么?”

北冥夜依然眯着眼睛盯着那个方向,他没有回头,但我知道他是在问我,我没想到他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

“那么小的点,我哪看得清楚,估计是风筝和鹰之类的吧。小时候就经常看到悬崖边上有老鹰飞到院子抓家禽。”我瞟了一眼,压根就不太在乎那是什么。我也不明白北冥夜为啥看的这么认真,一直站在窗户边眯缝着眼看着大北山。

“不。”北冥夜的眉头微皱,到最后几乎成了一个川字,我从来没有见到他这般凝重的神色,他微微的摇头注视着大北山,说道:“那好像是一个女人。”

“你你跟我开玩笑吧。”

我瞪大眼睛,结巴的说道,盯着北冥夜,然后转而又看向大北山的顶端高空,那小点还在大北山上空盘旋,随后盘旋的范围逐渐扩大,从大北山到南边的峡谷,然后越飞越远,最终被南边的峡谷大山遮挡看不见了。

一个女人,在大北山的高空盘旋,然后飞走了!?

说实话,这个念头我想都没法想,要不是从北冥夜口里说出来,我第一个反应估计都会骂说的人神经病。

大北山空荡荡的了,北冥夜也收回了目光,静静地站在墙边思索着什么,神色肃静。我刚想问情况,却感受到一股钻心的痛从我的腰间传了出来。

这疼痛不仅来的突然,而且极为猛烈,就好像一根钢针直接插到肉里,我都来不及发出疼痛的叫就差点昏厥了过去,身体打了一个趋势瘫倒,但被眼疾手快的北冥夜扶住了。

他的脸色猛然一沉,我浑身颤抖,用手死死的按住腰间,不停地说痛,这痛楚来的太猛烈了,而且很唐突突然,让我整个脸都扭曲变形。

“你是不是不对,你把衣服脱了。”

北冥夜第一眼见到,还很平静,但随后似乎看出了门道,用不容置疑的口语突然嚷道。

我浑身冒着冷汗痛苦的盯着他,犹豫不决,而北冥夜根本就不给我考虑的时间,转身将我打横抱起放着,只听‘嘶啦’一声,两只手竟然直接把衣服撕开了,白皙的肌肤就这样光着身子的显露出来,穿着的内.衣罩都完全暴露无遗。

我痛苦的哀嚎,但又觉得羞怒,我都恨不得找地缝往里钻了,然而撕开衣服后,北冥夜却没了动作,痴呆的望着映在我左侧小腹上的花,那朵从出生就存在的蓝色花纹,宛如蓝色的曼沙珠华。

北冥夜,是以一种震惊,凝重,甚至带着一丝怨恨的口气,直勾勾的呢喃道。

“这这是婆罗花!?”

“寒夜幽灵月,婆罗魔鬼临。”

我从未见到过北冥夜神情如此紧张不已过,她盯着腹部那邪魅的蓝色花朵,似乎忘记了我此时身体散发出来的疼痛,对我嚷道:“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东西?”

“不不知道,出生后就存在了。”我颤巍巍痛苦的说道,实话,尽管没看到北冥夜这般失去理智,但我的腰部此时也被钢针一下一下的扎着。

北冥夜眼中寒芒一闪,他冰凉的手直接按住在那蓝色的花朵上,那一瞬间,我就感觉一股透彻心扉的凉意从他手里融合进入身体,但紧接着我的整个腹部那花就好像在扭动一般,扯着我的血肉,让我苦不堪言。

“痛,痛啊。”

我凄厉的嘶叫着。

北冥夜松开手,看着那蠕动几下的蓝色鬼花,接着又恢复如初,他的手紧紧地握紧,咬牙切齿的默念:“该死,该死的婆罗妖女。”

“你身上有她的印记。难怪,难怪那个老不死的会让我们的命格相连,他他是想让我替你挡劫。”

“婆罗花盛开,在诞生的第一年就必须死。为什么,为什么你活到了现在?”

“我知道了,续命。有人在给你续命!”

“该死的,该死的叶家,该死的五阴家族。”

北冥夜呢喃,眼眸如墨,却散发出了孑然地寒冷,面色露出慌乱,还有无尽的愤怒,但最后都被他压制了,我听不懂,我甚至都没听清楚他到底在说什么,我的腰部还是那般疼痛。

“是这里吗?”

北冥夜平息情绪,然后把我转了一个身,用手按住了腰部。我的冷汗都出来了,只觉得头昏目眩,我只拼命的点头应付。北冥夜盯着腰部的位置,什么都没有看到。

但是他的手按住后,片刻却眉头一皱,他没有在说什么,我痛的翻滚他也没说话,好久后,那种痛才逐渐消退,来的快,去的也快。

我苍白无力的瘫软着,软绵绵的躺着,他盯着我,依然没说话,我只觉得困意袭来,渐渐地昏睡了过去,我以为睡醒过来已经下半夜,实际上才到晚上十一点。

我的精神好了很多,北冥夜侧身,把目光转而看向我,说道:“你是不是拿了什么东西?还有,你去过什么地方?”

他突然这样问,让我觉得狐疑,我的脑袋还有点晕乎乎,腰椎酸痛酸痛的,想了想就对他说没拿什么特别的东西,也没捡到过,不过自己去了杨正奎家门口,她们夫妻俩死了,但村里很多人都去了。

详细的说了一遍后,我问北冥夜:“怎么了?”

“你被下咒了,类似于草人咒和纸人咒之类的,你开始腰间痛,是因为有人用铁针扎进刻着你身辰八字的诅咒玩具里,明天就会是你的头顶,如果你能扛过去,那后天就会是你的心脏。”

“你的意思,这样下去,我活不过三天?”我嘴皮子一阵抽痛,关于扎草人的诅咒我听外婆小时候说过一点,需要刻被下咒人的身辰八字,如果能把下咒者的魂魄勾进草人内,那就可以通过草人来控制被下咒者。

这里面身辰八字就是媒介,一些拥能通灵的灵煤都能做到,不过这种草人诅咒,损人不利己。

喜欢阴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