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前任是互相的吗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传奇故事

又特么御驾亲征?

刘协突然有一种很蛋疼的感觉。

明明自己手上特么的人才济济,但凡是个三国里耳熟能详的名字,八成都在自己手上,文臣武将都是顶级的,别的诸侯可能智商八十都要当个宝,他这你到不了九十都没人认得你。

可怎么一到了关键时候却总得自己这平均水平也就六十的人要亲自上啊!

“这个……魏公你不能上么?还有皇叔?论打仗,还是您二位比我更专业啊。”

曹操闻言道:“臣自然是不能置身事外的,春耕眼看着也要接近尾声了,待春耕结束之后,朝廷光是在司隶及南阳一代,征调十万兵马也不是什么难事,然而征调兵马,等待春耕结束,这都需要时间,偏偏咱们朝廷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说句实在话,朝廷现在哪还有兵粮了呢?还真就刚刚投降的汉中这些年在张鲁的治理下攒下了一点钱粮,十万大军聚起来,还不是要吃那些汉中的粮食?因此陛下,张卫绝不能有失,若是让吕布和韩遂全据了整个汉中,咱们连兵粮都没有,想收复至少也得一两年后了,到时候,差不多吕布也就将汉中给消化的差不多了。”

“所以陛下,臣请陛下无论如何先领禁军人马拖延住,起码保证南郑的粮草不失,臣过两个月再率领十万大军兵出陈仓,如此,汉中才能保得住啊!”

于是,刘协就更自闭了。

这么个干法,这曹操要么是打算造反,要么,其实就相当于投降了。

对于任何统帅来说,所谓统兵能力的强弱,几乎就可以等同身边亲卫的综合素质的强弱,兵么,东汉时候的主力作战都是征兵制,一声令下老百姓扔掉锄头拿起刀枪也就上战场了,这玩意有的是。

然而战场上传递命令,维护军纪,组织阵型,真正让统帅的思想传递到军队基层,临机决断带领着士兵打胜仗的,还是亲卫,如果一个将领在战场中已经被逼的带着亲卫亲自杀敌了,这说明这场仗基本上就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了。

刘协的宿卫是如此,禁军其实也是类似,而曹操,同样也是如此,虎豹骑对于曹操来说意义其实非常类似于禁军,另外还有一支由谯县乡党许褚所统帅的虎卫,基本就相当于刘协手里的宿卫,重用的几乎全部都是谯县人。

征辟十万大军,这些亲卫肯定是要全都撒出去的,征的却是司隶人,南阳人,这两处的兵马可以说每个基层的小兵都是忠诚于刘协的,是刘协的基本盘,或者说是子弟兵也差不多,而二者会师之后,禁卫、宿卫也是要撒下去的,谁大?曹操带着兵马去找刘协,谁为主帅?

带出去的时候是你的亲卫,带回来的时候还是么?天子有的是办法把他们分化吸收掉,就算都是谯县人,你猜,他们想不想当宿卫?

还有那曹纯所率领的虎豹骑,也都没撤回来,在陈仓呢,那么当天子于曹操一同挂帅同在一军出征的时候,你说曹纯他听谁的?打完仗,不管是大胜之后论功行赏,还是打输了议罪论罪,又要听谁的?

简单说,以前这曹操和天子从来都是各打各的,曹操打徐州的时候天子在打南阳,天子去徐州的时候曹操又跑去了南阳,曹操在官渡的时候天子在并州,曹操在冀州的时候天子又在打荆州,这也才导致了曹操系和天子系的军队,可以做到泾渭分明,即使一个普通士兵也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是曹操的人还是天子的人。

而这一仗之后,曹操和刘协将会合流,而一支军队是不可以有两个完全独立的首领的,所以,要么就是曹操系的虎豹骑、虎卫都被刘协兼并,要么,可能就是曹操想趁着这个机会手握十万大军的时候造反。

他曹操疯了才会选第二条路,况且刘协肯定也会对这十万大军进行制衡啊,中高层将领中肯定是要安插自己人的,像张飞、黄忠等南阳屯田将也不可能真的跟着曹操造自己的反。

所以曹操的这个表态,怎么看都好像是在说:我怂了,我不玩了,我服了,我的以后就是你的了,给个面子,曹纯和曹丕那事儿就放过去算了。

整得刘协心里还挺不得劲。

毕竟他就在不久之前还想着让曹操当个权臣呢啊,怎么就……就这样了呢?

好吧,本来也不指望能禅让给他了,刘协现在想的已经是改革成功之后自己退位,朝花生顿那个方向去了,曹操投了,至少对朝局对天下人来说应该都是一件好事,就是心里有点感慨。

怎么就投得这么快呢?

事实上别说刘协感到心理不是滋味,曹操的心里那就更不是滋味儿了。

男人啊,除非是逼不得已,否则谁又会主动放弃手中的权力呢?实在是天子的手段太高明了啊!润物细无声的就差不多把他给废了。

眼下他曹操的牌差不多都已经打尽了,虽说是依然还是树大根深吧,但天子如今对地方的掌控越来越深入,也越来越得人心,事实上即使是那些嫡系铁杆,与以前袁氏、杨氏的那些个门生故吏又能有什么区别呢?

真要是到了天下大乱的那一步,这些人肯定是不会介意跟着自己一条道走到黑的,但天子现在春秋鼎盛,声望千古无量,真到了要造反的那个地步,如程昱等人难道真的会为了他而高举反旗么?

唯一能让天子心生忌惮的其实也就是兵权了,然而天子的这一招军区之策是真的狠,他相信作为同族的曹仁大概率是会永远跟自己站在一起的,但就连作为女婿的张辽他都不敢保证等琅琊军区成立之后他还会不会以自己马首是瞻。

虎豹骑,为了这次夺嫡的这点破事儿已经交出去了,原本还指望着能换个汉中回来,军区改革之后还指望着换个西部军区的重号将军,现在,换个屁。

曹纯能保住将军这俩字就算是不错了,曹丕……特么的一想到曹丕就好上火啊!

阳平关一败,曹丕输掉的何止是曹操不惜用虎豹骑给他换来的重号将军,事实上他在曹操集团内部的威望肯定也是丢干净了,这样的坑比,还有什么资格来当他们的少主,谯县集团也不是曹操自己的谯县集团啊,曹操本人也是谯县集团的一份子么,曹纯被曹丕如此坑,自己梦到前任是互相的吗百年之后他真的还会听命于曹丕?

他手上现在最大的将是曹仁,曹仁和曹纯还是亲兄弟!

再说,他曹操今时今日的这个地位,除非造反,否则哪还有什么继续奋斗的余地,正常来说死后谥个武字,配享太庙这种待遇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他现在做这个做那个,不还是为了孩子么,而既然孩子不成器,那还折腾个屁啊。

就他现在的这个功绩,只要这一仗打完之后老实一点,不要功高震主,以天子这么长时间经营起来的人设大概率应该是不会卸磨杀驴的,不考虑天下动荡,也得考虑以后的史书怎么写啊。

而且本来,他就因为跟丁氏离婚的那点事儿,因为刘备那个王八犊子不当人,曹曦那个傻丫头缺心眼,他现在自己家里的这场世子争霸赛还没落下帷幕呢,这时候如果不认怂,不投,让曹丕这样的小辫子被刘备那个王八犊子抓在手里,他不把自己家里搞个鸡飞狗跳他都白长那么长的胳膊。

万一,曹铄要是在后爹的帮助下当了自己这个亲爹的世子,那特么还不如投了呢。

他宁愿以“被冤杀的忠臣”的身份去死,也绝不丢这个人,否则这事儿写史书里怕不是要被人嘲笑几千年。

不过这球踢过来,对于刘协来说也真的是有点难接啊!

刘协现在真的没多少兵了,再怎么极限压缩,这许都和洛阳两京,总得留两千人维持基本治安吧?

刘协出动一万多的兵马就已经是极限了,绝对不会超过两万,相比之下,这可比这趟汝南之行要危险多了,自然也招致了文武群臣的反对,甚至有些人当场就怒斥曹操这是在包藏祸心。

于是刘协就问他们: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方法么?

大家就都不说话了。

把禁军交给一员上将,自己踏踏实实的回洛阳待着?

也不是不行,但没有军队的保护,洛阳也真未必就比汉中能安全得了多少,新政改革触及到太多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了,这时候想暗杀他的人肯定不止十个八个。

况且刘协好歹也穿越过来这么久了,如何还能不明白授人以柄的道理?能杀人的剑,当然要紧紧握在自己手里才好。

也就是说现在要么就是放弃汉中,给张卫写封信,让他赶紧跑回来算了,过两年朝廷准备的好了再打。

要么,就只能是御驾亲征了。

刘协本人也在纠结,晚上的时候甚至还特意将司马懿和荀悦叫到了自己的跟前。

“仲豫,仲达,你们两个都是我所信赖的谋主,如果这次真的要出征的话我也肯定是要把你么两个也带去的,你们以为这次我,不对,是咱们,咱们到底有没有必要亲自犯险去汉中支援张卫?我去的话,真的能守住汉中么?”

荀悦和司马懿对视了一眼,一时……都有点想不明白天子这是真心要问,还是故作试探。

想了想,司马懿开口道:“臣以为……汉中之重,远非一郡之得失,也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有一百多万的人口,汉中在张鲁的手里,大家还都能接受,可若是落到吕布的手里,则恐怕朝廷十年、甚至二十年内,都没有收复巴蜀的希望了啊。而如果汉中的百万人口真的被韩遂所并,则凉州,恐怕永不复我大汉所有了。”

刘协闻言微微皱眉,这话……倒是也不假。

原本历史上的蜀汉不就坚持了好多好多年么,虽然刘协不知道是因为姜维后期各种骚操作之下主动放弃了汉中,这才导致曹魏有机会成功的攻略了巴蜀,但蜀汉凭借一州之地打得曹魏八个州无可奈何他还是很清楚的。

况且刘协不知道的是,历史上曹操与刘备的一场汉中争夺战,虽然结果上确实是刘备赢了,但其实曹操也没输,当时整个汉中乃至于陇右地区的人口基本上都被曹操给强行迁移到了关中,过程中甚至不乏天怒人怨的事儿,但刘备所拿下的汉中确实是一个空郡,这个所谓益州第一大郡,在蜀汉时期大部分的时间里纯粹只能充当一个军事基地的作用。

而眼下,汉中这一百多万的人口可是没迁出来的,刘协也不可能真那么狠,强迁百姓这种事儿生孩子没屁眼的,吕布若能拿下汉中的话,其实力怕是比原本历史上的刘备还能强上几分。

至于凉州那边,那边的问题实在是太复杂了,虽然朝中许多大臣真的还保持着过去的老观念,认为凉州那破地方没了就没了吧,但所谓一寸山河一寸血,祖宗基业要是真在自己的手里丢掉,他就是穿回去怕是以后也要睡不着觉的。

可是……

荀悦激动地道:“汉中之地固然重要,这个毋庸置疑,可是再重,难道还重得过天子的安危么?中原天下现在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是安定了,可难道不是暗流涌动,波谲云诡么?朝中的中兴改革也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莫说天子会不会在汉中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哪怕是禁军折损过半,你信不信这天下马上就会重新动乱起来?陛下,两害相权取其轻,汉中……丢了吧。”

说的也很有道理啊!

然而司马懿想了想,却道:“陛下,令君,臣却是以为……事情其实并没有坏到这个地步,此次御驾亲征,其实也远没有想象中来得凶险,吕布和韩遂的联军,恐怕远没有咱们想象中来得强。”

“此话怎讲?”

“张卫……为什么还能活着呢?阳平关都破了,他是怎么守住南郑的?”

“嗯……嗯?对啊,为什么呢?”

“臣唯一能想到的解释,就是韩遂与吕布之间必有龌龊!陛下,何不从这里做做文章呢?”

说完,刘协和荀悦都有些恍然大悟。

荀悦道:“想来应该是了,这两个都是反复无常的小人,确实是很难真正联合起来的,可是,就算是他们之间再龌龊,总不至于在咱们的大军到来之前就先互相火并起来吧,咱们大军走陈仓道,不还是要经过阳平关么?阳平关现在易主,不管最终会落到吕布手里还是韩遂手里,难道面对咱们的大军,还不能暂时性的团结起来么?”

司马懿则问:“为什么一定要走陈仓道呢?”

“不走褒斜道,难道走傥骆道、褒斜道、子午谷么?”

“为什么不走祁山道呢?”

“祁山?”

刘协本能的愣了一下,事实上他压根就不知道祁山在哪,但诸葛亮六出祁山的故事他还是听说过的,至少占了个耳熟。

荀悦也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拿了地图过来,瞅了半天而后惊呼道:“祁山道是从凉州走的啊!仲达你的意思是端韩遂的后路,逼迫他与吕布不和?可是……可就算韩遂现在身陷于汉中,但只凭咱们一万左右的兵马,能把祁山道给打通么?”

“看来仲豫对凉州的情况还是不够了解,所谓凉州,其实从来都不是一个完整的整体,各郡风貌人情与人口、发展,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在籍人口中有将近一半都在汉阳郡,此地几乎可以说是汉郡,即使是生活在此地的羌民汉化的程度也比较高,也历来对我大汉颇为恭顺,甚至其民风与关中也颇为类似,现在大多都是由本地的汉人豪强所掌握,这帮人,和韩遂永远都不可能尿到一个壶里去,这,就是咱们的破局之机啊!”

刘协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这个观点,这个事实上也并不难以理解,跟幽州很像么,汉阳郡不就是另一个翻版的涿郡么。不过是朝廷为了统治方便硬把他们划成了一个州而已。

凉州境内一共六个地理单元,分别是陇东高原、西套平原、陇西(右)高原、西秦岭山脉、河湟谷地以及河西走廊,天然就具有一分为六各自割据的土壤,到了近现代,这六个板块不是也分离了么,西套平原成为了宁夏,河湟谷地则成为了青海的核心区域。

这,也是凉州始终乱乱哄哄的根本原因之一。

“陛下以天子之尊亲临汉阳,臣料定汉阳豪强就算是心有不服,也一定不敢出兵与咱们争锋,陛下若是能对他们有所优待的话,直接收复汉阳、陇西两郡也不是不可能。”

荀悦在一旁则恍然大悟道:“如果那些凉州的汉人豪强真的愿意弃暗投明,那这就不是收复汉中的问题了,这相当于断绝韩遂的后路了,如此,则韩遂是肯定要回师的,这样的话张卫需要面对的就只剩下吕布一人了,他也需要春耕,这就好打多了啊。”

司马懿笑着道:“不止如此,韩遂打汉中要的无非是汉中的人口,这个时候让他回援,呵呵,他白帮吕布打汉中么?他怎么可能甘心不管吕布要补偿呢?吕布又怎么可能给他?甚至我以为吕布都未必能让他回去,而是打着拖住他的主意逼迫他一同抵抗朝廷的兵马,更甚至于,他想要收编韩遂都不一定,真要是如此,咱们只要略施手段,未必就不能让他们两个先打起来。”

刘协眨了眨眼。

还能……这样的么?

梦到前任是互相的吗 全文阅读

布和韩遂真的会这么蠢么?

不过说实在的,如果这俩人中不是真的至少有一个蠢的话,估摸着张卫也活不到现在。

“如果,韩遂不来救援呢?他不会真的被吕布收编吧。”

“那不是更好?韩遂要是回不来,怕是连安定、北地,甚至武威郡也能传檄而定了,用一个汉中郡换四个郡,这买卖咱们不亏啊,况且那吕布本来就是跟赵韪合伙,再加一个韩遂,不用管他用不了多久他们自己肯定就打起来了。”

战术,就是换家。

不得不说这司马懿真不愧是在三国乱世笑到最后的老阴比,除了打诸葛亮有过一负两平之外就没输过的三国中后期顶级军神,三国中最擅长玩心理战的心理学大师,这一手围魏救赵挑拨离间之策着实是一针见血。

显然,攻打汉阳后如何具体的挑拨离间这司马懿都想好了,而且无形中与诸葛亮还打了个配合,可能这就是英雄所见略同吧。

何况祁山道本来走起来也比陈仓道宽敞,虽然绕远,但明显水运更顺畅,粮草的消耗比走陈仓道反而还更少一点呢。

“我记得,马腾以前在陇右也算是颇有威望吧。”

“那是他起家之地,整体上,陇右还是汉人做主的。”

“嗯,那咱们就出兵吧,我啊,真特么是个劳碌命,呵呵,这下真成了马上皇帝了,传令程昱派精锐驰援张卫,命关中的程银、李戡等人走傥骆道和子午谷,能挤出多少挤多少也帮着驰援一下张卫,命马休尽量带兵去会和曹纯的虎豹骑出兵陇右,先去试试那些凉州汉人的态度,明诏,一应军事由马休做主,仲豫你帮我给马休写个密旨,如果曹丕和他有不同意见,直接把人给我绑了!”

喜欢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请大家收藏:

半月后,汝南,两封加急军情一前一后的,在同一天时间内送到了刘协的手中,刘协又将两封军情分别交给了满朝的文武众臣,尤其是曹操,脸色难看的几乎要滴出水来了。

两封战报一封来自曹纯,将此次阳平关失手的罪责完全揽在了自己的头上,表示是因为他的轻敌大意,这才致使贼军趁机拿下了阳平关,他自己愿意承担全部的罪责,现在他已经率部返回到了陈仓休整,打算在稍作补给之后,就从陈仓西进凉州,尝试断一下韩遂的后路将功折罪。

本来么,其实曹纯这次的罪不算是太重,毕竟胜败乃兵家常事,朝廷这边都不了解汉中的形势,也都没去过汉中,不了解号称天险的阳平关到底是不是真的就那么的巍峨险要,万一这是张鲁在吹牛逼呢?这年头但凡是个关隘,哪个不这么吹,但真正能做得到一夫当关的还是少。

吕布和韩遂的联军人数毕竟比曹纯更多么,这俩人也都是闻名天下的宿将了,败了就败了,情有可原,当年夏侯惇败的不比曹纯惨多了?人家还升官呢。

刘协刚收到这封信的时候还安危曹操呢,“魏公安心,既然没说,就说明曹丕肯定没事儿,少年人,不经历几次挫折怎么能够成长呢?”

结果一天之内,第二封战报送到,却是彻底让曹操坐腊了。

送第二封信的人是张卫,严格来说从汉中到关中并不是必须要走陈仓道通过阳平关的,只不过是走阳平关,更适合大军行进,而且有河流可以基本保证运输,沿途也不会缺水而已。

如果放弃这些前置条件,还是有小路可以走的,比如比较著名的子午谷,张卫好歹在汉中混了这么多年了,对汉中的地形怎么也比正史中的魏延来的熟,送个信么,难不着他。

反倒是这张卫阳平关都丢了,居然还没死,居然还能守得住南郑,甚至于居然还能跟朝廷传递军情呼叫援军,这就着实是有点不可思议了。

曹纯现在人在陈仓呢,他现在也不知道那张卫居然还活着呢,否则他的战报肯定也不会这么写,反正吧,也不知道这张卫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反正就是实话实说,表示之所以丢掉了阳平关,完全是因为曹丕贪功且愚蠢,曹纯本来是能打赢的,都是因为要救那个傻叉!

反正这封信看完,曹操的脸色白的就跟白无常似的。

“征西将军,好啊,好一个征西将军啊,魏公觉得张卫与曹纯的战报哪一封更可信?曹纯?张卫毕竟是降将么。”

曹操这会儿,都哆嗦了:“张卫与他们两个又没什么旧怨,此信,颇有一些绝笔之念,臣以为,以为……此事,应该确实是丕儿之过。”

[梦到前任是互相的吗标签:p标签]“那,魏公以为曹丕该当何罪?他这个征西将军是你举荐的,你来说说如何处置?”

曹操闻言闭上了眼:“请陛下准许丕儿在汉中戴罪立功,臣……臣,哎,臣以为,贪功冒进罪不至死,拟待战后撤掉曹丕身上一切官职,专心回家伺候他娘,陛下以为如何?”

“哦……那曹纯呢?曹丕不会打仗,他也不会?!在他的心里你儿子是不是比汉中近百万的百姓性命更加重要?!我特么能理解曹丕年轻人头一次打仗上头了做出蠢事,但是朕实在是理解不了,为什么曹纯要陪着他一起蠢啊!这就是你们曹家的千里驹么?”

刘协真的生气了,汉中那是什么地方,就连他都知道,那几乎可以说是当今天下格局中最最重要的一个战略要点了,没有之一。

曹操这会儿的脸色都已经由白转黑了:“曹丕……毕竟是三军主帅,征西将军,曹纯身为将领,见到主帅有难舍命相救,臣以为……”

“曹丕算特么什么主帅,谁不知道他是去刷资历的?这次随征的如果不是曹纯,谁能放心让他带兵?”

“臣……”曹操支支吾吾半天,却是真的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是真,无话可说,心里甚至都不无埋怨:你说你救他干嘛啊!

有这儿子,还真不如米有呢,你让他死在阳平关下好歹还算个为国捐躯,你把他救回来,却整得我都想

梦到前任是互相的吗 全文阅读

弄死他。

“陛下,这信中张卫依然还在坚守南郑,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好事,代表事情还不算太糟,臣请亲自带兵去支援张卫,汉中,未必会因为一个阳平关而易主,不,臣保证把汉中拿回来,臣,愿立军令状。”

“嗯……可是,你有兵么?或者说,朝廷现在有兵么?你让我从哪调兵给你去给你儿子擦屁股?”

“…………”

曹操又张了张嘴,然后又闭上。

关中的马休倒确实是有一点兵,这个时候出征,耽误春耕是肯定的了,不过不管怎么说着春耕也过半了,他们也不是就没有家属能帮着种一下,应该能抽一点出来。

不过他对这支关中兵实在是太不熟了,他现在连虎豹骑都没了,想组个中层和传令的基础班子都做不到,让他一个人光杆司令一般的去指挥一支完全陌生,精锐程度也不高,人数也不多的军队去跟韩遂吕布打仗?

他是曹操不是神仙。

荆州现在应该也是抽得出兵来的,程昱手里挤一挤,应该也能挤出一支兵团出来,但问题是荆州兵同样也要防范孙策和孙权,人家也是南方政权,春耕对他们的限制远小于北方,调动太多兵马说不定就让这哥俩给掏着了,这世上没有人敢小瞧孙策。

想来想去,曹操也只好叹息一声道:“可以命马休派遣部分精锐走褒斜道,程昱派少量精锐走汉水道,对张卫提供一些支援,都不必动用大部队,帮助张卫先撑一撑,等待朝廷的援军支援”

“他们俩不派大部队的话,朝廷哪还有援军呢?”

“眼下……唯一能随时机动增援汉中,与敌决战于杨平关下的,只有陛下的禁军了,臣请陛下御驾亲征。”

喜欢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