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诀可以随便念吗*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乌戈国国主很快找到吕布的主力,吕布似乎也没有躲他们的意思。

双方碰面的位置,是一处相对宽阔的山谷,这似乎也没有问题,毕竟在南疆这边,这样的地形才是最重要的。

但当后方升腾起火焰,四周出现一名名手持弓箭的弓箭手时,乌戈国国主和蛮王都慌了。

藤甲军刀枪不入,但怕火这个缺点他们自然之道,那一名名弓箭手的箭簇之上,燃烧的火焰告诉他们,如果动手,先灭的一定是他们。

对面军阵中,一名蛮将策马而出,来到藤甲军军前,也没人敢阻拦,但见对方对着乌戈国国主道:“乌戈国国主,我主吕布,乃大汉卫尉,并无与乌戈国交恶之意,然乌戈国领兵犯我疆界,已是挑起两国征战。”

“我……”乌戈国国主嘴唇动了动,看着对方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什么硬气的话来,最终推了一把蛮王:“我是受他蛊惑,乌戈国并无与大汉相争之意。”

“我主有令,交出藤甲和蛮王,定不会为难乌戈国大军,可任尔等离去!”蛮将大声喝道。

蛮王闻言大惊,连忙看向乌戈国国主道:“兄长,汉人最善背信弃义,你若交出藤甲,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乌戈国国主眼中闪过一抹挣扎的神色,这个道理他如何不知?但现在对方掌握了藤甲军的软肋,若是不应,自己这大军恐怕立刻便化作一片火海。

但若应了,自己如何服众?

乌戈国国主突然抬头,看向对方道:“我要见吕布,就算投降,我等也只会像强者投降!”

那蛮将闻言眉头皱了皱,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调转马头回归本阵找到吕布,将乌戈国国主的话复述了一遍。

“主公,会否有诈?”一旁甘宁上前道:“不如我去?”

“受降如受敌,敌军未卸甲前,不得有任何疏忽!”吕布看向众人道:“我且去看看,通知文远,但有任何军变,可不用顾及藤甲,直接放箭!”

“喏!”甘宁点头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吕布策马前行,径直来到乌戈国阵前,看着乌戈国国主,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看向蛮王:“蛮王,你似乎又输了!”

“哼!”蛮王冷哼一声道:“胜负未分。”

“哦?”吕布看向乌戈国国主:“若胜负未分,却不知国主邀我前来所为何事?”

“久闻将军乃汉人第一勇士,但却不知道是否是我乌戈国第一勇士的对手?”乌戈国国主看向吕布:“我有一部将,你若能胜,我不但让将士们卸甲,乌戈国定然向大汉年年朝贡!”

“这第一勇士,不会是国主你吧?”吕布反问道。

“自然不是!”乌戈国国主看了看吕布,他听蛮王说过,这吕布很厉害,他虽然自负勇武,但也不过跟蛮王差不多的水平,当下喝道:“兀突骨!”

“吼~”一股怪风朝着吕布袭来,吕布手中方天画戟一挑,将迎面砸来的奇异兵刃挡飞。

抬头看去,但见一大汉骑牛朝着吕布冲来,一把便抄住被吕布击飞回去的奇型兵刃,紧跟着便是一招横扫八方。

吕布将方天画戟一竖,一声闷响声中,竟没能将对方的兵器荡开。

“好大的力气!”吕布有些惊讶,戟刃顺着对方兵器滑动,抹过对方咽喉,但让吕布惊愕的是,对方伸手一挡,方天画戟竟不能割裂对方的皮肤!?

就算没用全力,但吕布这随手一戟也不至于连对方的皮肤都破不了。

吕布一勒缰绳,赤兔马侧移几步,方天画戟好似一条怪蟒出洞,那叫兀突骨的年轻人根本难以遮拦,只是凭着一身巨力加上同批铁骨硬抗吕布。

吕布连续几次击中对方,都只是打的对方后退,却不能将之斩杀。

一戟荡开对方的兵刃,吕布退开几步,皱眉看向乌戈国国主,大喝道:“还不认输?”

“胜负未分,如何认输!?”乌戈国国主自然看出兀突骨武艺远不及吕布,但那又如何,吕布又杀不了对方。

看着兀突骨再度持着那古怪兵器冲过来,吕布目中冷芒闪过,深吸了一口气,整个气势陡然一变,兀突骨兵器再度斩来,吕布这次没用什么高超技巧,只是以硬碰硬,自项羽之后,他已经许久未曾用出全力了。

此刻多少有些兴奋之感。

方天画戟与那奇型兵刃一碰,兀突骨面色一变,跟之前交手比来,吕布的力量明显增加了不止一筹。

他用尽全力的一击,竟被吕布击的退开,已经许久未曾有过感觉得双臂,隐隐作痛。

兀突骨不解的看向吕布,随即怒吼一声。

[

清心诀可以随便念吗*

标签:p标签]“咣~”

电光火石间,蓄满了吕布力道的方天画戟如同闪电般掠过,兀突骨只觉手中一轻,那奇型兵刃已经被削去了一截,紧跟着,但见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剩下便只剩血光了。

剧痛从双目处传来,兀突骨不禁惨叫一声,捂住双目痛苦的从牛背上掉下来,不但双目被吕布这一戟斩爆,连周围的皮肤也被斩出了深深地伤痕。

吕布看着此人,也有些惊叹,换做常人,就算戴着头盔,半边脑袋也被削掉了,但此人声音竟然还是如此洪亮。

手中动作却不停,方天画戟旋转着刺向兀突骨,兀突骨的直觉让他察觉到危险,不顾疼痛站起身来,嘶吼着迎向对方。

“嘭~”

方天画戟刺在其心口上,却没能刺进去,但却能听到一连串骨骼碎裂之声,兀突骨的动作也不由一僵,吕布收回方天画戟,一点殷红自胸口涌出,而后迅速扩大,鲜血不住地从里面流出。

这刀枪不入的皮,终究是破了。

兀突骨魁梧的身躯轰然倒地,乌戈国国主见吕布距离这般近,却是动了歪念,就在吕布刺倒兀突骨的瞬间,周围十几名藤甲兵朝着吕布围过来,随着乌戈国国主一声厉喝,朝着吕布扑来。

吕布正觉不太过瘾,见状却是眼中凶光闪烁,方天画戟带起一条条一道道的寒光落下,刀枪不入的藤甲在吕布戟下却是被斩开,赤兔马凶狠的往前一撞,直接将一人撞飞。

同时两边山坡上,见对方单挑不成,竟想围攻吕布,张辽二清心诀可以随便念吗话不说,立刻下令放箭,为了避免伤到吕布,火箭都朝着敌军后阵放去,刹那间,无数藤甲兵被引燃,惨叫着滚动起来,想要扑灭身上的火,却将周围的袍泽引燃。

一时间,藤甲军开始失控。

乌戈国国主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个下场,不但刀枪不入的藤甲兵被吕布当菜砍,觊觎他们藤甲的敌军竟然真的放火了。

正想喝止,却见吕布已经杀穿重围,策马来到乌戈国国主身边。

乌戈国国主身子一僵,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向吕布,颤颤道:“小王愿降,我乌戈国愿为大汉属国,永不背叛!”

“可以!”吕布冷漠的俯视着乌戈国国主,随后挥动方天画戟。

在乌戈国国主愕然的目光中,斩下他的头颅,只有吕布的声音在耳畔回荡:“希望下一任乌戈国主能够言而有信!”

区区乌戈国,就算真的投降了,隔着千山万水,又是穷乡僻壤,大汉也没功夫去治理,但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情,不能容忍!

乌戈国国主死了,这并不重要,藤甲兵现在已经全乱了,在汉军的威逼下,没被点燃的藤甲军乖乖的脱下藤甲和兵器,而后也不俘虏,直接被赶走。

谷中的大火并未持续太久,毕竟吕布也不是真想烧。

“主公,损毁了不少,最终缴获藤甲一万四千副。”战场清理完毕,张辽带着众将回来向吕布复命。

加上之前缴获的八千副藤甲,两万两千副,足够组建一支大军了。

而且一支军队也不能全是藤甲军,这藤甲军在野外打仗厉害,但若是拿来攻城的话,上边别说扔火把,随便溅下来个油星都能瞬间让藤甲军失去战力,若是攻城战,可让弓箭手披着藤甲在后方放箭,这样就算遭遇突袭,这些弓箭手也有足够的能力反抗。

“可以了。”吕布点点头,看着张辽道:“这些藤甲,给你留三千副,剩下的我得带回长安。”

有了三千藤甲军,若他日要从蜀地顺流南下,配合攻打荆州,这三千藤甲军当可建奇功。

“多谢主公!”张辽点点头,藤甲军虽然有短板,但威力确实不若,善加应用,当可立下大功。

“主公!”正在众人商议接下来撤军回去时,却见甘宁带着一人进来,对着吕布道:“末将将那蛮王带回来了。”

吕布看了看蛮王,随口问道:“蛮王可愿降否?”

如今的蛮王,对吕布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不过毕竟众多蛮将在此,如此一问,也算给这些蛮将一个自己并不愿意杀对方的感觉。

蛮王脖子一梗,冷哼道:“我乃蛮王,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如同这些败类一般投降!”

周围的蛮将闻言多少有些羞愧。

吕布看了看众人的反应,点头道:“既然如此,便成全你,拖下去,送蛮王上路!”

甘宁:“主公,上路是……”

不是他笨,而是这前后态度差别也太大了些。

“求仁得仁,蛮王既然求死,自然是送去黄泉了。”吕布笑道。

蛮王:“……”

面色突然就开始白了,这……之前不是这样的。

但吕布话已出口,而且还是自己要求的,此刻再想求饶,当着这些被自己刚刚鄙视过的蛮将,实在是开不了口。

“喏!”甘宁会意,当即拖着脸色发白的蛮王就走,蛮王双腿蹲了个马步,看向吕布,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走吧你!”甘宁用力拉了他一把,径直把人拖走。

蛮王还是有些气节的,虽然地面被拖出两条壕沟,但到最后也没说出一句求饶的话来,众人听到的,也只有蛮王临死前突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但也只是叫了一半。

帐中所有蛮将,在蛮王死的那一刻,突然齐齐松了口气,没人知道为什么,吕布也没多管,随着乌戈国国主败亡,蛮王身死,此番南中之行,也算彻底落下了帷幕,接下来就该准备回师了,不过从蜀中传来的消息,却让吕布微微皱眉……

喜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人逢喜事精神爽,其实对吕布来说,这种添新换的喜悦并不算太浓厚,他是个长情之人,喜欢那种时间堆积下如涓涓流水的温情,红缨如同一团烈火,有种轰轰烈烈的感觉,一烧起来就停不下来,日夜痴缠,对吕布来说,也是种新奇之感。

吕布最后在祝融洞又多待了三天才离开,红缨没有离开,她还要处理祝融洞的事情,毕竟她已经正式成了新任祝融夫人,就算要走,也得等将祝融夫人的位置传下去后再走。

“主公,你说我也不差,为何也没个祝融族的女子跟我投怀送抱?”路上,典韦还是有些忍不住跟吕布抱怨起来。

自己虽然不及主公那般神威,却也不差啊,当日有多少敌人是死在自己双戟之下,为何祝融族的妹子没人找自己?

“这你需去问他们,为何问我?”吕布看了典韦一眼道。

典韦挠挠头,算了,跟自己无关,家里又不是没婆娘,一群虎背熊腰的女人,自己才不稀罕。

来时热闹,回去时,祝融洞范围之外,却是人丁稀薄,吕布回到天秤寨时,立刻开始着人准备建立火神寨。

蛮王一直没有消息回来,再不来,吕布就准备抵达益州郡后撤军了,毕竟到如今,大半南中部族已经投靠了吕布这边,南中八姓一去,贸易一开,又有军威在,南蛮短时间内不会生事。

至于将来……吕布这软刀子也足够将南中各族原本的联盟瓦解,这些寨子的存在,能将很大一部分蛮族吸引到大汉这边来。

当然,关键是这次大汉展现出来的武力也足以让蛮族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生出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等到这一仗余威渐渐消退时,自己应该也有时间和精力正经的来经营这蛮荒之地了。

张辽在法正的谋划下,先一步杀到益州郡,将雍氏一门尽数诛杀,而后随着祝融洞一战结果传出,加上雍氏被吕布抹除。

各洞蛮族彻底倒向了吕布这边,为了避免吕布事后报复,开始疯狂配合吕布攻杀昔日的友人,其余南中八姓成员。

吕布回到天秤寨的第三日,便有孟家人前来求饶。

不过其他事吕布可以放下成见接纳,但直接对自己动手,不管对方有没有这个能力和是否成功,这都是不被允许和谅解的。

不过一月时间,八姓除名,交州刺史士燮见吕布如此狠,连忙派人递上交州户籍连同雍闿一并送来,至于雍家的家财据说遭遇了劫匪,找不回来了,吕布也懒得在这件事上计较,交州距离吕布现在的治理着实有些远,在接受了士燮送来的户籍之后,派人前去勉励几句,而后便准备还朝了。

也在此时,吕布却得到了消息,蛮王回来了。

“主公,那蛮王请来了援军,回来了!”滇池附近,吕布将图纸交给工匠,已经准备撤军了,这是他建立的最后一座集寨,已经差不多了,周围银冶洞、毒龙窟都在这处集寨范围内,以后互通有无在这里进行便可,正准备班师还朝,却见甘宁风风火火的进来,对着吕布大声道。

“这南中也已平定,蛮王此时回来有何用?”法正疑惑的看向吕布。

吕布皱眉道:“乌戈国究竟在何处?”

这都走了多久了?他可是一路建过来的,虽然很多集寨还没建完,但整体骨架都已经完成了,剩下就是填充,无需他亲自坐镇了,这前后几个月,乌戈国的援军才来,这么远,那乌戈国脑子是残了?竟然这么远跑来支援。

“主公,这乌戈国在永昌以西之地。”一名益州郡归附过来的洞主闻言肃容道:“那乌戈国国力强盛,距此极远,偶尔会来这边与我等互通有无,不过交集不多。”

“永昌以西……”张辽摊开地图看了片刻,目光有些古怪的看着吕布:“主公,这已经出了大汉疆界了。”

之前收服南蛮各族,算是内仗的话,那与乌戈国交战就算是打外仗了。

“派人去问问愿退去否,让那乌戈国滚蛋!”吕布点点头,如今南中都是这副蛮荒景象,吕布实在没心思开拓个乌戈国出来,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劳师远征把乌戈国清心诀可以随便念吗打下了,也没有什么好处,反而会空耗国力,不智。

“喏!”张辽点点头,立刻安排人前去传令。

那名洞主皱眉道:“主公,这乌戈国与这南中各族又有不同,不但人口众多,而且还有一支精锐之师,皆身披藤甲,能刀枪不入,遇水不沉,若是那乌戈国带了这支藤甲军前来,怕是……”

“藤甲军?”吕布闻言皱眉道。

藤甲他自然是见过的,这边也有,用油反复浸泡过的藤条编制而成的藤甲,颇为坚固,莫说寻常将士,典韦全力一戟都无法完全破坏,不过南中这边虽然也有藤甲,但一个寨子里也就几副,多的也不过十几副。

众将显然也是想到这个问题,甘宁皱眉道:“三万!?皆为藤甲?”

那洞主点点头:“不错,皆披藤甲。”

“主公,我们现在也只收来百副藤甲。”庞德看着吕布道。

见识过藤甲的厉害之后,吕布自然也想利用这藤甲建立一支奇兵,专门搞偷袭,但跑遍南中,收集到的也只有百副藤甲,这边一下子来三万!?

一支刀枪不入的军队,想想就觉头疼。

甘宁犹豫了一下,看着吕布道:“主公,我们烧了他?”

藤甲刀枪不入,入水不沉,但也不是没有缺点,这东西怕火,这个他们之前已经试过,所以要说真头疼,那是不可能的,三万藤甲军,也就一把火的事儿。

吕布坐下来,看向法正:“孝直可有何妙计?”

显然,吕布想要这三万藤甲。

法正思索片刻后,看着那洞主道:“敢问何时会将藤甲除下?”

“若是作战时,多半是不会除甲的。”那洞主摇了摇头,随后似乎又想到什么,看着法正道:“对了,藤甲可以渡水,但渡水时需完全脱下,人立于其上,否则便颇为难受

清心诀可以随便念吗*

。”

不脱藤甲渡水,一半身子都在水中,会水的都很难受,因为穿着藤甲就算不沉,向前游动也会非常费力,所以一般藤甲军渡水,会直接卸甲,趴在藤甲上划水渡河。

“探清楚他们位置!”吕布和法正对视一眼,双方眼中露出笑意。

破敌之策,似乎已经有了。

“喏!”甘宁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吕布则让人继续督工,自己则带领众将开始商议如何对付乌戈国之事。

数日后,众人探听清楚了对方位置,吕布在兰苍水之处设伏,趁着对方渡河之际,在两岸以连弩阵射杀大批乌戈国人,夺去了大批藤甲。

蛮王和乌戈国主怒吼着带着参军顺流而下,总算逃了出去。

乱军中,一人亲自断后,明明没穿藤甲,却也是箭射不进,手持一杆巨棒,在人群中杀进杀出,竟是无一合之敌,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

“此乃何人!?”吕布有些惊讶,这人武艺一般,但力大无穷,最重要的是身上明明没有穿藤甲,却好像比藤甲还牛,皮肉便能刀枪不入。

真乃怪事。

“不知!”与之对阵的将领回来,有些心有余悸,那汉子看着可怖。

“主公,缴获了不少藤甲,足有八千副之多。”张辽清点所得后,有些欣喜的来到吕布身前笑道。

八千副藤甲,已经能够组建一支精锐兵士了。

“可惜走了大半!”吕布点点头,对于此战战果并不满意,他就是为这藤甲而来的,经此一战让对方走脱,接下来再想以此法夺甲怕是不成了。

另一边,蛮王和乌戈国国主杀出重围后,心有余悸,那乌戈国国主骂道:“汉人好生卑鄙,竟然强抢!?”

就没见过这么打仗的,直接抢人东西。

蛮王叹了口气,他已经习惯了,目光却是看着之前那带领众人打破僵局的汉子,指着此人道:“兄长,此为何人?竟能将汉军杀败!?”

单挑上,蛮军将领还是第一次占了上风,虽然乌戈国严格来说已经不算士南中了。

“此人名为兀突骨,莫看他长成这般模样,实际上也才十一岁。”乌戈国国主笑道。

“十……十一岁?”蛮王看着那兀突骨高大的身躯,就算没有一丈,九尺是足有了,这才十一岁!?

“嗯,他自小以生蛇恶兽为食,肋生鳞甲,皮肉粗厚,刀枪难伤,虽年少,却是我乌戈国第一勇士。”乌戈国国主自豪道:“若是正面作战,汉军哪是他的对手。”

蛮王看着那兀突骨,目光却是渐渐亮了:“既然如此,兄长,我们不如主动寻那汉军搦战,此前也只是遭了突袭,如今有兀突骨在,何必怕他们?”

乌戈国国主自然也不想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闻言点点头道:“好,找到他们,让这帮汉人见识见识我乌戈国的厉害!”

喜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