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很准的女人阴气重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神话故事

次日一早,李绮娘就去了国公府,虽然不知道忠伯他们是否知道齐慰要回来的消息,但她觉得还是要说一声,这样也好提前安排。

青萍巷里今天放假,少东家说了,从这个月开始,无论李食记的伙计还是青萍巷的人,每隔六天,就能轮休一天。

唐菇和唐隆,连同夏二姐母女,提前两天就和李绮娘说好,她们放假的时候会回善堂,善堂里有出家人,不能送肉食,李绮娘便让唐茹和唐隆做了很多豆腐,又让夏二姐母女烙了大饼,为此,李绮娘索性找了相熟的铺子买了石磨和拉磨的毛驴,家里开着酒楼,又有会做豆腐的唐家姐弟,石磨和毛驴总能用得上。

四个人欢欢喜喜回到善堂,只隔了一个多月,却恍如隔世。

大家立刻围住她们,七嘴八舌,问这问那。

“你们签的是死契还是活契啊?”

唐菇说:“是活

做梦很准的女人阴气重 完整版阅读

契,东家说我们都是良家子,不能卖身为奴,我和我弟都是签的五年,夏姨她们也是。”

众人羡慕,五年好啊,唐菇和阿果这样的小姑娘,五年之后也不耽误嫁人,若是嫁人以后还想出来做工补贴家用,那就继续再签个五年呗。

“东家对你们好吗,有没有打骂你们?”

阿果说:“东家和少东家都很好,对我们说话都是和声细语的,你们看我的新衣裳和新鞋子,都是东家给置办的,就连被褥也是新的。”

众人更羡慕了,她们都已经好几年没有穿过新衣裳,看看阿果和唐菇身上的衣裳,全都是细布包着绸子边的,那种细布比绸子也不便宜,却比绸子更结实,听说很多讲究的读书人放着绸子不穿,专用这个做衣裳。

“东家让你们带小孩,东家的孩子好带吗?会不会很淘气?”

夏二姐笑着说道:“我就没见过比我们小少爷更有教养的孩子,你们是没有亲眼见到,小少爷自己洗手洗脸换衣裳,不用人催,就去做功课,斯斯文文,和我们说话也是客客气气,别说是街上那些熊孩子不能比,就是我家阿果小时候,也不如小少爷乖巧懂事。”

众人羡慕得要哭出来了,那天挑人,她们怎么就没往前多挤挤,让东家看上她们呢。可别小看侍候小少爷这件事,小少爷长大了会变成老爷,老太爷,那些小时候侍候过他的嬷嬷和小厮,以后就是他的亲信,那前途还用说吗,一准儿就是府里最有体面的。

有体面,主子和气,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还不用签死契,这种好事到哪里找去?

“工钱呢,给得多吗?能按时给吗?”

阿果笑嘻嘻地说:“这会儿我们四个都是每月一两,下个月开始,我娘和唐姐姐要长到一两半了,工钱按时给,不过我的工钱都被我娘收起来了。”

夏二姐便说:“你吃穿都在府里,哪有花钱的地方,我给你收起来,也是给你存嫁妆。”

众人一起笑,越吃越羡慕,阿果还小,每月存一两,几年之后就是大几十两,再加上夏二姐的,母女俩存上一百两绰绰有余,小户人家能有三四十两的嫁妆,就已经很不错了,何况还是一百两,在婆婆面前也能把腰杆挺得直直的。

阿果出来时,悄悄藏了几块点心,瞅着别人不注意时,跑到小英身边,把点心塞给她:“小英姐,我记得你说你是平城人,真巧,我们东家也是从平城过来的,这点心是平城那边的做法,我猜着你说不定爱吃,就带了几块,你尝尝吧。”

小英看那点心,是最寻常的螺蛳转儿,平城路边的小摊子上就有的卖,在京城却还是第一次看到。

她捏了一块放到嘴里,外面酥脆,里面绵软,就是老平城的味道。

“真好吃。”小英轻声说道。

“嗯,就是好吃,这是我娘做的,是老板娘亲手教给我娘的,我们老板娘是开酒楼的,手艺可好了。”阿果对现在的生活很知足,她娘常说,做梦也没想到,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

“那你家小少爷呢,他真像你娘说得那么好?”小英问道。

“比我娘说得还要好,小少爷像个小姑娘似的,文文静静,他在学堂里功课最好,先生总是夸奖他,我娘说像小少爷这样的,就是天上的文曲星转世,不是凡人。”阿果说着,从小荷包里掏出一颗刻着名字的桃核:“小少爷去逛二郎庙时,给我们每个人都刻了一个,我娘和财伯都有,谁家的小少爷出去玩还会给下人带礼物啊,是吧,我家小少爷真好,是真的好。”

小英点头:“嗯,是真好,那你们老板娘对他好吗?”

“当然好了,小少爷还那么小的人儿,就有一间老大的书房,里面摆的都是小少爷喜欢的书和小玩艺,老板娘只要有空,就会亲自下厨给小少爷和少东家做好吃的。”

阿果咂咂嘴,老板娘做的好吃的,她也吃过,好吃,是真好吃。

“那你们少东家呢,我上次看她像是很厉害,她欺负小少爷吗?”小英又问。

“咦,小英姐,你能看出我们少东家厉害啊,别说,我们少东家是挺厉害的,不过她不欺负小少爷,小少爷那么好的小孩,谁会忍心欺负他呀。”

阿果说者无心,小英却听者有意,谁说不会,她就见过欺负小孩,故意不让小孩吃饱的。

“对了,小英姐,你怎么总问小少爷的事,你是不是也想到我们府里去啊,要不我回去问问少东家吧。”阿果眨着大眼睛,一脸的天真。

小英吓了一跳,她想起那位精明厉害的少东家,上一次就把她吓得不轻。

“你可别,千万别,我都说了不想去城里的人家了,我就等着,赶明儿有乡下来招人的,我再去。”小英忙道。

阿果想起上次少东家来招人的事,小英姐说她只会喂猪种田,可是她怎么看也觉得小英姐不像是会干农活的人。

回去的路上,阿果把今天的事告诉了夏二姐,夏做梦很准的女人阴气重二姐斥道:“那个小英比你有心眼多了,她一句实话都没有,你以后再过来,不要和她说那么多。”

阿果不明白,便问:“小英姐挺好的啊,您怎么知道她没说实话?”

夏二姐冷笑:“你娘多大岁数了,什么看不出来,她走路的样子,我就知道,她不是黄花闺女了。”

阿果脸上一红,便不敢再问了。

喜欢娘子且留步请大家收藏:

柴晏梗着脖子,皱着眉做梦很准的女人阴气重头:“大哥,你这是小看我。”

太子微笑,道:“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老三封王的诏书已经拟好,等到给他把封地定下来,就要诏告天下了。”

柴晏眨眨眼睛,他觉得太子的表情透着古怪,怔了怔,忽然想起有什么不对了。

“只封三哥?二哥呢,我呢?”

太子强忍着想要哈哈大笑的冲动,板起脸来,道:“父皇说了,老二和你,什么时候把亲事定下来,就什么时候封王。”

柴晏气得跺脚:“大哥,你还是我大哥吗?我以为你是了解我的,你应该清楚,我和二哥不一样,二哥想当和尚,我可不想。”

太子好整以暇:“老二可没说他想当和尚,怎么,他和你说了?”

“那倒没有。”柴晏没好气地说道。

“行了,若是还没有想好要什么奖励,大哥就替你记着,你什么时候想好,就什么时候来要,一直有效”,太子伸手摸摸柴晏的脑袋,“已经分府了,可也要经常回来,娘总是惦记你。”

柴晏抬起眼睛,眼眶发红:“三哥封王,是不是就要就藩离京了?”

“父皇的意思,是想让你们全都留在京城,当然,若是你们执意要走,父皇也不会反对。”太子说道。

柴晏心头一动,问道:“福王呢,如果命他回京,他恐是不会答应,又会闹出夭蛾子。”

太子问道:“小七,你有办法了?”

柴晏想了想,道:“柴荟留京,让柴承去保州府。”

太子双眼微眯,朝着柴晏的脑袋来了一记:“臭小子,鬼主意倒是不少,我和父皇商量商量,给你找个地方去观政。”

“好哩。”

柴晏说完就走,刚走几步又被太子叫住:“去看看娘。”

当年江皇后在生下三皇子柴益之后,接连生下一女一子,都是落草便夭折了。江皇后大受打击,精神萎靡,有一次,她独自从屋里出来,恍恍惚惚地向湖中走去,被年仅十岁的太子看到,将她拖了上来;还有一次,她把丫鬟们打发出去,自己在屋里悬梁,当时还是裕王的皇帝恰好回来,将她救下。

好在后来柴晏出生了。

柴晏生下来就健康漂亮,哭声洪亮,随着他一天比一天调皮捣蛋,江皇后的状态也越来越好,在和小儿子斗智斗力的过程中,每天神采奕奕,百病全消。

上午的

做梦很准的女人阴气重 完整版阅读

时候,江皇后见了两位命妇,听太医来报,三皇子妃又有喜了,江皇后大悦,让人送了一大堆东西过去,又让人去叮嘱太子妃,把柴浩小时候穿过的衣裳找几件送去三皇子府。

忙完这些事,江皇后便靠在贵妃椅上听杨素云读书。

杨素云读的是前朝沧海叟所著的一本游记,这本书江皇后已经听过几遍,快要能背下来了,杨素云读了上一句,她就知道下一句,虽然写得有趣,可是江皇后听着听着,还是打起了瞌睡。

正在这时,一名内侍蹑手蹑脚走进来,杨素云看他一眼,内侍压低声音说道:“杨姑姑,七殿下来了。”

内侍的声音很低,正在假寐的江皇后还是听到了,她立刻来了精神:“快让他进来。”

柴晏一阵风似的跑了进来,打破了一室宁静。

殿里檀香袅袅,柴晏揉揉鼻子:“娘,您要学二哥出家了吗?那您还是修仙吧,修仙不用剃光头。”

江皇后只要看到小儿子,便是满血复活。

“你回京城了,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瘦了?也黑了。”

“我挺好的,娘,您倒是长胖了。”柴晏说道。

江皇后下意识地低头看看,好像是胖了。

柴晏:“我没想来,是大哥逼着我来的,我不喜欢进宫,您知道的。”

当年他离家时,他的家还在王府里,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等他再回来时,他们家已经离开封地,搬进京城,偌大的皇宫里,只住着爹娘和大哥一家。

姐姐和姐夫要回来,需要提前递牌子,三哥一家连同他,全都被轰出去分府单过了。

用民间的说法,他们分家了,三哥和他,就是被分出去的。

柴晏觉得,他已经没有家了,皇宫不是他的家,他回来做什么?

江皇后却无法理解他的感伤,问道:“我前两天让人给你送了补品和药材,你回府记得要用。”

柴晏翻翻眼皮:“改天我让人送回来,您给父皇和大哥用吧,我还年轻,用不上。”

“路上可还顺利,有没有受委屈?”江皇后又问。

母子俩聊了几句,江皇后问道:“我听说你们临走之前,陆锦行正在和苏家大小姐议亲,议得如何了?”

柴晏:“您别听那些命妇们胡说,苏家大小姐长了个塌鼻子,陆锦行看不上,没有议亲那回事。”

“他们相看了?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塌鼻子?”江皇后好奇。

“不是相看,是那位苏家小姐去找陆锦行,陆锦行走到哪里,那位苏小姐就能找到哪里。不仅是塌鼻子,而且鼻孔朝天,陆锦行吓得不成,我原本没想带他去办差,是他主动请缨,说他在京城住不下去了,一定要出去躲一躲。”

柴晏说到这里,哈哈大笑。

江皇后叹了口气:“你看看陆锦行,都能被小姑娘追得到处躲,你怎么就不能?”

柴晏一拍脑袋,站起身来:“娘,我该走了,改天再来看您。”

柴晏说走就走,直到他走远了,江皇后才恍然大悟,这小子是急着去见颜姑娘吧。

江皇后又叹了口气,对杨素云说道:“年轻真好啊。”

十三岁的时候,她随母亲到京城亲戚家祝寿,在寿宴上巧遇十五岁的柴冀,后来她去上香,又一次遇到柴冀,再后来,她去书铺买书,还是能遇到他。

那时她以为真的是巧遇,后来才知道,除了第一次以外,后面的相遇都是柴冀的安排。

她是名门淑女,出自世家大族,家里的规矩很多,她知道自己不能和柴冀私下见面,可是却忍不住,总想看到他。

后来母亲得知这件事,便提前带她回了中原。

江家世代书香,不想与皇室联姻。

不能见面的那两年里,柴冀给她写了很多信,几乎两三天便是一封,她却从未回信,但是那些信却被她珍藏起来,夜深人静时,她便会拿出来看,她以为那是她和柴冀是没有将来的,她会在与别人成亲之前,把这些信全部付之一炬。

后来孟家登门,孟老夫人说服了她的祖母,就在她及笄的那一天,赐婚的圣旨到了,孟老夫人将淑妃娘娘赐的金簪插到她的头上......

“颜家的姑娘已经及笄了吧?”江皇后问道。

杨素云点头:“已经及笄了。”

江皇后笑道:“及笄了好,及笄了好。”

柴晏也觉得颜雪怀及笄了是真好,及笄了就该出嫁了。

只是颜雪怀却不这样认为。

她觉得早恋无所谓,可是早婚是万万不行的。

刚刚送走柴晏,董万千便问她:“你们是不是快要成亲了?你们成亲以后,我是不是就不能住在你们家了?”

颜雪怀瞪她:“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要成亲了?”

“两只眼睛全都看到了,晏七出去办差还不忘给你带礼物,还说你们不是要成亲了?”董万千说道。

柴晏给颜雪怀带来一匣十二只不同款式的花簪,给李绮娘和小满也带了礼物,就连长住在青萍巷的董家姐弟也有份。

颜雪怀摆弄着那些簪子,柴晏这个骚包,无时无刻不忘提醒她已经到了年纪该出嫁了。

宫里,太子去见了皇帝,把柴晏提议让柴承就藩保州府的事说了,皇帝微笑:“这不是和你想的一样吗?你们兄弟这次想到一起去了。”

太子便道:“父皇,小七在平城,以及此番贾士君的案子上无有出色表现,儿臣想让他到六部观政,您看如何?”

皇帝颔首:“那就去刑部吧,让傅文明看着他,朕还放心。”

次日早朝,皇帝连颁三道旨意,三皇子柴益封端王,宁王柴承赐藩保州,七皇子柴晏刑部观政。

保州与平城接壤,州城与平城府相隔仅一百余里,而太皇太后所在的白鹿山,便在保州府与平城府之间,这便是让柴承替先帝柴冉敬孝,承欢膝下了。

消息传出,百姓们纷纷称赞皇帝仁慈,太皇太后先后痛失两个孙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若说不伤心难过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孙子虽然没有了,可是有重孙子,什么,重孙子是过继的?过继的也一样,都是姓柴的。

只有一小部分人在悄悄嘀咕,保州与平城离得那么近,简直和一个地方没有两样。

一地两藩王,这是要相互制约啊。

福王根基深厚,宁王初来乍到,又只是个小小孩童,谁胜谁负,一眼就能看出来。

可是宁王背后是宝安王府啊,他有亲生的祖父和父亲,还有一大堆叔伯,这些都是他的亲人,他们能帮他。

果然,很快便又传出新的消息,镇国将军柴延年,与两个弟弟,连同各自家中女眷,一起陪同宁王就藩。

柴延年是宁王的亲生父亲,由他照顾四岁的宁王柴承,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

此时的京城已经入冬,柴晏去了刑部观政,每天上衙下衙,生活规律,晚饭要么在李食记,要么就在青萍巷。

无论是李食记的伙计,还是青萍巷里夏二姐等人,都把他当成了老板娘的准女婿,李绮娘对他的态度还是淡淡的,但是每次柴晏来了,她都会亲自下厨。

日子如水,缓缓过去,这一天柴晏带了柴浩出宫,半路上刑部堂官傅文明让人找他,刑部那边临时有事,让他回去。

柴晏想让人把柴浩送回东宫,柴浩死活不肯回去,无奈之下,柴晏只好把他送去了李食记。

小满和董小白还没有放学,李食记也还没到上客的时候,后厨里都在忙碌,柴浩这里看看,那里摸摸,这里的人,除了从平城来的几个人以外,别人全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只当他是老板娘准女婿的小侄子。

代大厨抓住柴浩的手,瞪着眼睛:“饿了就说话,不许偷吃。”

......

待到小满和董小白放学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柴浩吃得满嘴油光。

李绮娘见三个孩子凑齐了,也就不再管了,开了一间平时不常用的偏僻雅间,让他们在里面做功课。

大牛从外面跑进来,手里拿了一封信:“老板娘,国公府的人送信过来。”

国公府不是第一次送信,齐慰的信件是通过军驿送到京城,再由国公府的人转交给李绮娘。

李绮娘连忙擦擦手,接过信回到做帐的那间小屋。

齐慰在信上说,他明日便要启程回京了,福生也跟着一起回来。

李绮娘看看日期,齐慰此时应该已在路上。

李绮娘把信放手,走出小屋,便忙活起来。

整个下午连同晚上,李食记的人都觉得老板娘像是在赶时间。

晚上,东宫来人,接走了玩得不亦乐乎的柴浩,顺便带来了太子妃的礼物,礼物是给小满和董小白的。

给小满的是一方古砚,给董小白的则是一只小玉马。

东宫来的人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嬷嬷,说话也很是客气委婉,只字未提东宫和太子妃,称呼柴浩也是小公子。

小满心知肚明,可是董小白却不知道,他扯着柴浩大声说道:“耗子,下次你再来就直接到学堂外面等着我,我们学堂不远有处林子,我带你去那儿打鸟。”

“大白,你要说话算数,对了,你别忘了要给我一个弹弓的,你上次说过。”柴浩听说董小白给了小满一只弹弓,他也想要。

“好,下次我从家里拿过来,你来了就给你。咱们交换。”董小白扬扬那只小玉马,用弹弓子换小玉马,不亏。

三个小孩依依不舍,如同生离死别一般,直到柴浩跟着老嬷嬷走了,董小白才叹息道:“耗子真惨,又要失去自由了。”

这一次,小满没有反驳,他郑重点头:“没错,耗子回去,就像坐牢一样。”

他深有同感,宫里的日子和现在相比,可不就像坐牢吗?

喜欢娘子且留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