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莲法器是什么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传奇故事

那夜回来之后,年元瑶和封玄霆几天没有交集,年元瑶坐时常坐在张府后院里,荡着秋千在上面摆出一副沉思的模样,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总是拖着个脑袋,既不搭理别人,也不让别人搭理她。那天她扔了镯子之后,想看看封玄霆的反应,黑夜与他融为一体,脸上不起一丝涟漪,没有惊讶,没有疑问,甚至没有感情。

她心心念念的解释最终在口里绕了几圈终究化作无言。年元瑶不得不承认,他根本漠不关心,不知道是对她,是对镯子,是对永安公主,还是对所有的一切,她突然觉得有些挫败,和封玄霆一路上相对无言,自此之后几天就没别的联系了。

年元瑶被一阵脚步声所唤醒,“年姑娘,年姑娘,靖安王府来信了!你快出来!”她蹿地跳出了秋千,满怀期待跑了出去,差点被沿路的小石子绊倒。

年元瑶认出眼前的小厮就是上次拿楠木箱子给她的人,心里微微有些发抖,嗓音也跟着发起颤来,“出什么事了?”

小厮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道:“靖安王府,”说着又来了一个大喘气,年元瑶不得不把手拍着他的背,让他先平复会,不然可能听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说让年姑娘立刻去出去城门口,说是,说是,又出了命案!”伴随着最后一声高调的语音跌落,小厮总算平静下来了。

年元瑶脸色从微红,到青紫,再到苍白最后再恢复脸色,足足过了半刻钟,从牙缝里蹦出了几个字,“那你跑什么?”说完狠狠瞪了小厮一眼,挥袖离去。

小厮怔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隐隐觉得刚刚自己脖子上吹过一阵冷风,僵硬地转动了几下脖子,嘟嘟囔囔离开了。

等年元瑶感到城门口之时,封玄霆、封玄城、还有江清峰都已经等在那儿了,年元瑶微微有些讶异,朝几人走去。

“江公子,我记得长生会已经结案了,你这是…”年元瑶走近后,对着江清峰疑惑道。

江清峰看到年元瑶瞬间眼中立马迸发出光彩,颇有些得意道:“阿瑶,你仔细看看我有什么变化?”

年元瑶这才细细打量他来,头戴官帽,深紫官服,玉制腰带,俨然是大理寺的装扮。

江清峰看她神色,知她了然,笑吟吟的道:“如今我也是大理寺主簿了。”

大理寺掌天下理法,司天下刑狱,内设大理寺卿掌凭决狱讼为一把手,下设大理寺少卿,大理寺丞,大理寺寺正,评事、主簿、录事、司直等分管各项事物,这大理寺主簿主管寺内的印章、抄目、文书、簿籍及案件档案的建立等。

没想到短短几日,江清峰已经换了个身份,倒真是令人刮目相待了。年元瑶回以微笑道:“江兄果然是人中龙凤,不仅医术了得,如今又进了大理寺,恭喜恭喜。”

江清峰虽然变化大,但手里一柄竹骨扇照旧贴身携带,他轻摇扇面,默不作声。

年元瑶也不再纠结,训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封玄霆一直没参与两人的对话,这时才道:“又有一女子死亡,请你来看看。”

“大理寺的人呢?不是说你们联合办案嘛?他们没看?”

“他就是。”封玄霆言简意赅地指了指站在一旁的江清峰。

原来如此,皇帝当时让封玄霆主管此案,大理寺从旁辅助,而不是让负责刑狱的大理寺主管,显然让他们脸上有些无光,这时已经开始阳奉阴违起来,年元瑶不禁有些恼怒,若将他们这些人置于封玄霆的境地试试,怕没几个人撑得过去,可毕竟她人微言轻,也只得作罢了。

“江公子已经验过,并无中毒症状。”封玄霆在一旁道。

江清峰和年元瑶都通医术,不过两人有些不同,一个是正正经经的医家正道,一个却是剑走偏锋的毒药圣手,两人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

年元瑶:“什么时候发现的?”

肉莲法器是什么封玄城:“今日早市开放之时。”

年元瑶又看到一抹刺眼的红,身穿红嫁衣的女子在本该最幸福的时候,主动或者被迫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肉莲法器是什么 无删减全文,

,着实有一种令人感到别样的诡异感。

她蹲下了身子,从怀里掏出事先备好的手套,仔细翻看了女子一遍,“死亡时间不超过早市开放前一刻钟,身上没有别的伤痕,也没有中毒症状,和上次在宫里秋娘情况一样。”说着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封玄城。

突然问道:“秋娘的案子怎么样?”

封玄城显然经过上次闻乐一番话,有了明显的好转,精气神又回来了,道:“哥哥和我去问过私下里和她关系好的侍女,她们都对这件事很惊讶,说秋娘根本不会做这样的事,问她们秋娘可有异常举动,她们也只表示没有,只是秋娘最近特别喜欢笛声,总是听到笛声。”

封玄霆微微点了点头,默认了封玄城的一番话,看来两人这几日以来也没有任何线索,直到今天又看到相同死状的女子躺在城楼之下。

“那走吧!”年元瑶听完,拉着封玄城的手往前走去。

“我们去哪啊?”封玄城求助地望着跟在年元瑶身侧的哥哥和江清峰,几人看着他迷糊怔愣的模样,都有些怀念,眼前这个还是傻傻地小王爷啊!

江清峰最后实在觉得小王爷太可怜了,只得有些无奈道:“咱们现在去这女子家里,问问她的情况,既然她与秋娘一样,那么两人必定有相似之处,且秋娘没有线索,那就从她这儿找线索,为你那未过门儿的媳妇申冤。”

封玄城撇撇嘴,不得不承认自己一根筋的思路确实跟不上其余几人,但又不愿服输,“我们怎么知道那女子是谁啊?”

江清峰斜着眼睛,笑道:“小王爷,我现在可是大理寺的人,查一个人还不简单,你以为我真是去练书法的不成?”

年元瑶横了一眼江清峰,让他闭嘴,接着道:“阿城,你心思单纯,别学那些弯弯绕绕的。”

封玄城抽抽嘴角,心里想,综合意思表达:你头脑不灵光。几个大字砸的他直想吐血,他突然觉得我你还不如不要安慰了。

果然江清峰在一旁哈哈大笑,手里的扇子都有些拿不稳了,他还看到连原本默不作声的封玄霆都轻轻地扯了嘴角。

喜欢邪王爆宠:神医嫡女又坏又凶请大家收藏:

午夜很快降临,漫天星辰早就困的睁不开眼睛,月亮想必也累极了,早早地回家偷懒去了,夜幕里没有一丝光亮。

几人走在路上,沉默前进,以往封玄城总会率先打破沉默,自顾自地说笑起来,今日却出奇的安静。年元瑶以为自己又要承担起这活跃气氛的角色,绞尽脑汁在脑中搜刮冷笑话之时,闻乐先开口了。

“小王爷,你不是与秋娘坐在一处嘛?怎么她不见了你都没发现?”

封玄城有些脱力,轻声道:“秋娘跟我说,她身体不适,想要先回去,我便让她去宫门外寻车夫先行回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说怎么小王爷竟然连自己如此美丽的女伴不见了都没有发现。”闻乐笑着,“想必秋娘心中一定早就幻想着嫁与小王爷的模样,终于穿上了红嫁衣,脸上也带着笑容。”

“是啊!她穿嫁衣很漂亮。”封玄城似乎也想起了秋娘穿嫁衣的模样,虽然带着血腥,但那想必是她一生最欢乐的时光,微微有些愣神。

闻乐看看他,又看看沿路环绕的光秃秃的树,目光有些悠远,“既然如此,人生苦短,向死而生又世事无常,小王爷何不就此振作,为这娇俏美艳的

肉莲法器是什么 无删减全文,

小娘子讨个公道呢?”

封玄城欲言又止了一阵,好像被点通了,嘴角扯了一抹难看的弧度,“先生所言有礼,既然秋娘愿嫁我为妻,她便是本王妻子,身为夫君,不能护她周全,就应为她雪恨。”

闻乐摇摇头,继续道:“何为雪恨,冤冤相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逝者已矣,所谓报仇雪恨无非是为自己求一份心安理得罢了,哪里又真能令死者肉白骨不成。”

他转过头来看着封玄城,嗓音早就不似台上那温润少年,隐隐透着股淡泊,“所谓身死魂灭,生者便是在做些什么,也是枉然,手刃仇人,满门抄斩,无非求得一个让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可世间公义理法,条律分明,自有论断,我们要做的不过是为死者申冤,为生者避免悲剧再次发生而已。”

[标签肉莲法器是什么:p标签]年元瑶有些震惊地看着闻乐,封玄城也终于抬起头来正视此人,他虽听过此人名号,却不像哥哥,与他并无深交,今日他对自己如此教诲,倒让自己无端对他生起些敬佩和亲近之意来。

闻乐见两人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看着自己,怂怂地躲到了封玄霆身后,露出一双多情丹凤眼,颤颤巍巍道:“请你们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说着朝二人吐吐舌头,又缩回去了。

年元瑶瞬间破功,觉得刚刚所见应该只是错觉,乐师依然是那个调皮的乐师,刚刚那一瞬间生出的世外高人之感一定是被什么给附身了,或者是自己在做梦。

封玄霆自然不会如闻乐所愿,故意站在原地不动了,干脆往侧边一步,走到了年元瑶这边来,颇为同情地瞅一眼自己的好朋友,跟着众人继续前进。

闻乐:阿玄,你不爱我了吗?

出了宮门,大家也都分道扬镳,互相告辞了。年元瑶拉着封玄霆的袖子向下扯了扯,似乎有话想说。

封玄霆也不急,站在马车前,浸在夜色里等着她开口,半晌,才听到细如蚊蝇般一声:“夫君,你陪我去个地方好吗?”

“做梦”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在嘴巴里面饶了个圈儿最终还是咽回了肚子里,变成了一句:“去哪里?”

年元瑶眼角染上喜色,笑得憨憨的,道:“跟我走,你就知道啦!”说罢拉起封玄霆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封玄霆只得示意车夫再等等,而后便被拉着走了。年元瑶的手很温暖,干干的,透过一层薄薄的衣袖传到皮肤深处,直达心脏,一颤颤地,绾在胸前的发丝已经被她搭在了耳后,被风一吹,就往他封玄霆身上招呼,扑在脸上,有些微的刺痒,却送来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

很快,年元瑶就拉着他走到了目的地,目之所及之处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河,他们脚下是一栋不知年岁的古桥,因是黑夜里,水面漆黑,连月亮都没有了,像极了封玄霆的转眼,深不见底。

封玄霆站定后,有些不明所以,带着探寻意味望着年元瑶,也不说话。

年元瑶知道他能这么一直望着自己,只能认命,“夫君,烦请你把那玉镯子给我。”伸出一手,摊开掌面对着他道。

虽还是不知她到底要做些什么,封玄霆还是乖乖地拿出了怀中的玉镯子,交给了她。

镯子已经有了炽热的温度,像那人的怀中的温度,年元瑶的手有些发抖,最后,一抬手,一道弧线随着“咚”的一声响起,玉镯子已经沉入黑夜,再无踪影。

封玄霆看着她有些出神。

喜欢邪王爆宠:神医嫡女又坏又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