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后五七回来预兆,

  • A+
所属分类:点滴生活

沈少卿昨天临时有事不在帝都,昨晚凌晨才坐飞机回来了。回到家里还没有休息几个小时就又起来准备工作了,但是他没想到自己的弟弟送了自己这么一个大礼包!

他直接将财经报纸甩到了沈少凌身上,面色阴沉,“看看你干的好事!你是嫌昨天的事会让沈氏集团的股价升得太厉害,所以才这么迫不及待的弄出点丑闻来是吗?”

沈少凌没料到他在餐桌上当着大家的面给他难堪,面色也难看了起来,不满的看着他,“哥,你干什么?”

丁千琴也忙说道:“少卿,你这是干什么,一大清早的,你弟弟也是刚起床什么都没做过,你这没头没脑的,你就这样对他,你想干什么?”

沈老夫人看了眼大孙子,视线最后落在了那报纸上,对身边的佣人吩咐道:“把报纸拿过来我看看。”

沈少凌这才变了变面色,想拦着,但是佣人动作很快,他根本来不及。

沈老夫人接过报纸一打开就看到了一个醒目的标题:沈家二少再添风流韵事!再看内容,沈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觉得简直丢脸至极!

这种标题,这种新闻按理说应该是出现在娱乐版块上,但是现在却出现在了财经版块,什么意思不言而喻!沈氏集团昨天才出了大风头,是好事,结果今天就来自打脸了!

“少陵!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以为你终于长大,成熟稳重了,将孤儿院的事办得妥妥当当的,结果你就是这么办事的?”沈老夫人将报纸用力拍在了餐桌上。

丁千琴心肝都颤了颤。

沈老夫人虽然不插手公司的事,但在家族中却声望不减,在家里更是说一不二的存在。又是自己的婆婆,她对沈老夫人是有种本能的畏惧。

“妈,您先别生气,有事先说清楚了再、再责问少陵不迟。”

沈老夫人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慈母多败儿,就是你惯坏了少陵!”

一旁的沈少卿听到这话不由得撇了撇嘴。说得奶奶自己没惯着这废物一样。

“说!你和这个小明星怎么回事!”

沈少凌眼神躲闪,底气不足,“奶奶,新闻说的根本不用当真,都是乱写的,至于这个小明星……”他眸色闪烁了一下,突然挺直了背脊,“奶奶,我喜欢她,想要娶她!而且一定要娶她,谁反对都没有用!”

在场的三人听到他这话都不由得面色一变,沈少卿眸色更是阴沉了下来,冷冷的看着他。

想娶晚晚?做梦去还比较快一点!

“少陵,你疯了吗?”丁千琴回过神来激动的喊了出来,被气得不轻。

一个个的,都中了那个未晚下的迷魂药了不成?

那个小妖精,昨晚还说得那么好听,敢情勾搭上的人是少陵,而不是少卿!亏她还差点就相信了她说的话,没想到啊,这小妖精心思还挺深!知道勾搭少卿,进沈家的大门,成为沈家的大少奶奶可能性不高,就聪明的把目标转移到了少陵身上!

想进她沈家的门,绝不可能!

沈少凌神情严肃正经,“我没疯!总之我已经决定了,我就要娶未晚!”

说完不等其他人反应,他就起身离开了,根本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

丁千琴气得差点仰倒。

沈少卿眉头紧皱。

丁千琴回过神来目光指责的看着沈少卿,骂道:“都怪你!要不是你先招惹了这个小妖精,你弟弟能跟着你一起胡闹?你两兄弟都鬼迷心窍了,被一个小妖精迷失了心智!再迟点是不是就要发疯了,啊!”

“怎么回事这是!说清楚了!”沈老夫人一听这话就觉得有问题,难道自己的大孙子也和这个小明星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丁千琴不给沈少卿说话的机会,竹筒倒豆子似的把沈少卿和未晚的事说了出来。当然了,也添油加醋了不少,事情从她嘴里说出来完全就变了一个样。

沈老夫人听了面色也不禁变了,目光沉沉的看着沈少卿,“少卿,你妈说的都是真的吗?”

沈少卿不慌不忙,“奶奶,没有这回事。我看得上人家,人家还不一定看得上我呢。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关系,没有其他的关系。”

“你说得倒是比唱的还好听!”丁千琴阴阳怪气的说着。

一个出身孤儿的小明星还看不上沈家大少爷?她怎么不上天?

沈少卿冷淡的看了她一眼,“她的确看不上我,所以更加看不上你的好小儿子,你大可放心。”

丁千琴被他这话刺得当场就要发火。

“千琴,你失态了!”

丁千琴一僵,深吸了一口气,扯出了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妈,我就是太着急也太担心了。您看看他们两兄弟,都是不省心的,咱们家这情况……”她眼眶忽然一红,声音哽咽,“他们的爸爸早早就走了,就剩我们孤儿寡母的,妈您年纪也大了,我也是,将来咱们沈家就指望他们两兄弟了。不娶一个贤内助,将来怎么撑得起沈家的门楣?”

沈少卿面色倏地阴冷了下来,猛的站了起来,动作之大,连带伸后的椅子都撞离了一下,在地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把丁千琴都吓了一跳,抬眸错愣的看着他。

沈老夫人也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他却什么都没说,紧绷着脸大力推开身后的椅子大步离开了餐厅,脚步又快又重。

等他走远了,餐厅里的两个人才回过神来,丁千琴下意识的抱怨道:“妈,您看看少卿,是越来越不把我这个妈放在眼里了,我说什么他都不听,就差事事和我对着干了!哪里有一点孝心,我这么艰苦把他拉扯大,他对我却一点孝心都没有,就知道气我!”

沈老夫人可不喜欢听她说大孙子的坏话,冷沉着脸斜睨着她,“你艰苦把他拉扯大,你怎么艰苦了?是我沈家短了你吃的还是短了你穿的,还是短了你用的?我怎么记得少卿小时候都是我带的多,你这个当妈的不是全副心思都放在了少凌身上吗?”

丁千琴面色一僵,眼神微微闪躲着,呐呐的说道:“妈,那不是、不是因为少凌出生的时候早产了吗?后来又……所以我对少凌的疼爱和关注才多了一点,但是……”

“行了!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少卿的事他自有分寸,他不是会乱来的人。倒是少凌……”她锐利的目光落在丁千琴身上,“沈家的规矩你懂的,决不允许闹出什么丑闻来!”

丁千琴浑身都僵了僵,双手下意识一紧,吞咽了一下,“妈,我知道,少凌那边我会弄清楚,好好劝他的。”

沈老夫人嗯了一声,缓缓站了起来,一旁的佣人赶紧伸手扶住了她,慢慢的往客厅走了去,独留下丁千琴面色难看的坐在餐厅里。

楼上,沈少卿直接推开了沈少凌的房门走了进去。

“不要去招惹未晚!”

沈少凌听到这话不由得勾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眼神恶劣,“凭什么?”

沈少卿定定盯着他看了会儿,突然轻笑了一声,“凭什么?凭你玩不过她,也玩不过顾君澜!”

沈少凌面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冷的瞪着他,“顾君澜一个野种,我还能玩不过他,笑话!你别以为我真的怕了他!”

“说你蠢你还不接受。你不是说是未晚让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无能的样子吗?她能悄无声息的把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却还觉得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人?还没有正式开始宣战,你这轻敌的态度就已经注定你会输了!看在你是我一母同胞的弟弟份上,我才提醒你。别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

沈少凌恼怒道:“你要是真把我当你弟弟,你就应该帮我报仇!”

沈少卿挑高了眉头,“报仇,怎么报仇?你有证据证明是未晚做的吗?你没证据,就凭一张嘴!你凭一张嘴就想我替你报仇,当我是你的那些狗腿子了,你指哪打哪?”

“除了她还能有谁,那天我就接触过她一个可疑的人,是她不知道对我使了什么妖法,让我一动不动的躺了十几分钟!就是这十几分钟我才出的问题!”

沈少卿眸色闪烁了一下,“这只是你的猜测。她要真的有这样的本事,至于在娱乐圈混成这样?用你的脑子想想吧!”

沈少凌眼神阴鸷的看着他,冷笑了一声,“我知道,你不是不相信我的话,你只是舍不得对未晚做什么而已。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要得到她!”

还要娶她回来,日日夜夜的在他面前,在他眼皮子底下!到时候未晚就是他弟媳,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未晚被他折磨却什么都不能做!这就是对他看着自己的弟弟被人伤害而无动于衷的报复!

沈少凌眼里全是扭曲的恨意。

他不但恨未晚,也恨眼前这个男人。

明知道他受了这么大的折磨和伤害,他非但没有想着帮他出气报仇,还要维护凶手,他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是不是他和未晚合谋的!或者根本就是他指使未晚对他下手,就是想毁了他,彻底绝了他争夺继承权的资格!

他毁了他,那他自己也休想好过!他不是喜欢未晚吗?那他就要把未晚抢过来,以后当着他的面羞辱未晚!

沈少卿目光冷沉的看着他,眼底酝酿着让人看不清楚的暗沉光芒,一会儿后才说道:“该提醒你的我已经提醒了,我也尽到我做大哥的责任了。至于你听不听全在于你,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得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提醒他已经是他对他最大的情谊了!更多的就别想了。

弟弟……呵!

说完自己想说的话沈少卿是一秒钟都不想多待,立刻就转身离开了沈少凌的房间,身后传来了重重的关门声。他冷嗤了一声,

人死后五七回来预兆,

整了整衣袖,抬步往楼下走了去。

走到一半迎面和丁千琴碰上了,他面无表情,在她开声之前冷声道:“你有这闲工夫来说教我,还不如好好劝劝沈少凌,免得到时候闯出了什么大祸!”

他也只是脚步顿了顿就继续走了下去,目不斜视的。这态度又把丁千琴气得不轻。

她来到小儿子房间前敲了敲门,想和小儿子谈谈,结果门没进就被吼了一顿,就更气了。

沈少凌一大早被气了个饱,在房间里开了游戏和别人玩了几句这气才消了。又翻看了新闻,想看看事情已经发展成什么样了。未晚应该看到了吧?

谁知道打开新闻一看,盛势的声明让他懵了一下。

什么意思?

几乎是本能的他就怀疑上了。

虽然他不想,但也不得不承认沈少卿说的话是有几分道理的,未晚可不是真的花瓶,不然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所以她这声明是什么意思?她难道不知道这新闻是他故意让人放出去的,他怎么可能自己澄清他们的关系,他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他们有不正当的关系!

想了半天没想明白,心里又实在是有些担心,最后他咬了咬牙,打了未晚的电话。

未晚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美容院,准备给自己保养一下。

看到是陌生来电,她挑了挑眉,笑了笑,滑下了接听键。

“未晚!你什么意思?指望我会主动澄清我们的关系?你怕是没睡醒呢!”

“原来是沈二少啊!我这是可是给你机会,看在你大哥的面子上才给你的机会。”

沈少凌在手机那头冷笑连连,“你就死撑着吧,这样也好,毕竟这样的事以后还会有很多的。很快大家就会知道我对你情根深种,非卿不娶了!而你,也很快就会成为沈家的二少奶奶了,你就是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这可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未晚轻笑了一声,“这福分我就不要了,沈二少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说不定那天就不用做太监了,你说呢?”

手机那头没出声,但未晚却听到了一阵阵压抑的呼吸声,显然是未晚的话又狠狠的踩在了沈少凌的痛处上。

未晚懒得和他多说废话了,冷笑了一声,“沈二少不想这个大秘密传了出去吧?”

沈少凌在手机那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当即暴跳如雷,“你敢!”

“呵呵,沈二少说笑了,有什么敢不敢的。昨天沈氏集团出了个大新闻,要是今天也能出一个大新闻,不知道股价会不会升得更高呢?”

沈少凌像头被激怒却又被困在了笼子里的野兽一样,恨得咬牙切齿,内心暴戾的情绪四处乱窜着又发泄不得,唯有粗重的呼吸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未晚尤嫌不够,“沈二少,时间不多,你捉紧点时间解释一下,我耐性不好。我这还是看在你大哥的面子上才给你的机会,不然的话这会儿估计全国人民都知道你——不、行、了!”

“未晚!我要杀了你!”

沈少凌充满恨意的声音让人寒毛直竖,头皮发麻,不过未晚根本没放在眼内,还挑衅的说道:“哦,你有这个本事吗?怕是没有的,不然的话我都让你变成太监了,我这不是好活得好好的?”

沈少凌头一回被人气得眼前发黑,太阳穴鼓胀,像是要爆炸一样。

“未晚!你给我等着!”他恨不得立刻就能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将她五马分尸,凌迟处死!

“我等着,你尽管放马过来!捉紧时间哦,不然全国人民都要知道你成太监了!”未晚气死人不偿命的说完立刻就挂了电话。

至于沈少凌会有什么反应她根本就不在乎。刺激刺激他才好呢。狗急了才能跳墙嘛。

苏伊在一旁听着她打电话,一头雾水,半明白半不明白。

“你跟沈少凌怎么了?早上的新闻是他搞出来的?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太懂啊?”

太监?沈二少是太监?是她理解的那个太监吗?听他们的谈话,这件事还是未晚做的?她不会是跟人家动手,一脚踹到人家的关键部位,然后把人给踹废了吧?要真的是这样,沈家能绕过她?就算沈少卿跟她是朋友,也不能轻易放过她吧?

感觉自己自从不做她的经纪人之后,对很多事就不了解了。

她现在是一心扑在了美容院上,偶尔也会处理一下公司的事。不过公司的事主要还是沈少卿负责,而且也请了专业的人士打理,她倒是不用帮什么忙的。

未晚轻飘飘的说道:“沈少凌馋我,之前在慧玉的出殡日上想对我动手,我就给了他一点教训。而且当初我还没有遇到你之前就和他发生过纠葛了。”

苏伊一听,惊了,“什么?你在那之前就和沈少凌有纠葛了?他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算是吧,虽然不是他直接动手,可也是间接。逃脱不了关系。”

苏伊没想到她和沈少凌还有这样的过往,再想到她刚才说的事,也跟着气愤了起来,“他居然在慧玉出殡的日子想对你动手,简直就是畜生不如!”

“是啊,畜生不如,所以我就给了他一点教训。”

苏伊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这个教训好!”

但是说完又担心了起来,“沈家会不会找你麻烦?”

“怕什么呀,沈少凌有沈家,我不是有阎家吗?”

苏伊:“……”

她错了。有阎昊天这座大靠山在,估计在帝都也没谁能欺负得了她了。

准备好做美容的东西之后苏伊就准备开始帮她做脸了。

她现在是美容院的老板,也是跟着员工一起培训过的,而且她还得到了未晚专门的指导,自己平时也有练习过,现在可以说是技术娴熟了。

“未晚,公司生产的这个护肤品是真好用!好多人都是冲着这个护肤品过来的呢!几乎每个人做完了都想买一套回去。不过我按照你说的,都暂时婉拒了她们。”

放在美容院的这些护肤品是未晚专门调制出来的,专供她们家美容院用,市面上是没有的。至于公司生产的,和美容院这个有共同点,但也是有差别的,效果没有美容院的这个好。这也是必须的,既然投放在了美容院,自然是要靠实力留住客户才行。

客人想要,她当然不会一直拒绝,到时候她会用别的方式将产品送给客人。却不能任由客人想要就要。东西之所以稀罕就是因为难得,少人拥有。一旦唾手可得,那就显得没有价值了。

未晚躺着闭着眼让苏伊帮她做美容,笑了笑,“嗯,现在不能给她们,否则的话咱们的东西就掉价了。等时机到了,会送给她们的。”她们还会对美容院感恩戴德,会成为她们最忠实的客户。

她开美容院可不是闹着玩的,既然做了,那就要做到底,做好!

苏伊一遍在她脸上轻柔动作着一边低着声音汇报最近这段时间美容院的运作经营事务,说着说着又忍不住赞叹了起来,“你这脸蛋,这皮肤真是叫人羡慕又嫉妒啊!”

用完美两个字来形容一点不以为过。

未晚得意的轻哼了一声,“我对自己这张脸也十分满意。”至于皮肤,这都是修仙过程中带来的附加福利。凡人是别想了,要是按照正常的情况来,她在人世间几十年之后还能是这样。不过这样一来,她怕是会被人当成妖怪。

所以她和安安在人世间的这几十年会跟普通人一样,会成长,会衰老,但是会比普通人衰老得慢一点。等将来昊天这段人生结束了,他们也会有新的开始。

苏伊仗着自己现在在帮她做美容,在她脸上摸来摸去的,吃豆腐吃了个饱,一边摸一边赞叹不已。这手感,怕是阎昊天这样的男人也会爱不释手吧?

这么一想,她就忍不住想歪了一下,视线不由得瞄向了她穿着睡袍的身子。睡袍系得不是很紧,依稀能看到一截白皙的肩膀,精致的锁骨也露在了外面,再往下是半截微微隆起的雪白……在室内昏黄的灯光下显得越发的莹润如玉,诱人非常了。

她忍不住吞咽了下,贼兮兮的笑了一声,压低了声音,“你老实说,阎昊天阎大神是不是特别喜欢你身上的皮肤,爱不惜手?”

未晚眉心一跳,睁开了眼,似笑非笑的睨着她,“怎么,你还对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好奇?”

苏伊理直气壮,“这不是正常的事吗?我告诉你,等将来你们的关系曝光了,你们的每个粉丝恐怕都会人死后五七回来预兆好奇的,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在心里YY呢!”

两人的长相都是无可挑剔的,简直就是每一部小说和动画里的男女主角。看到他们两才知道原来小说动画里描写的男女主都是存在的。

“你想知道啊?”

苏伊点了点头,“想!”

主要是想知道平时对外一副高冷,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大神到底会是什么模样。

“我不告诉你!有胆子你去问昊天,看他告不告诉你!”

苏伊:“……”这还是算了吧。

虽然她和未晚关系很好,但是到目前为止,她见到阎昊天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觉得紧张,也拘谨得很,根本就放不开和他来往。哪里还敢问他这种私密的事啊,到时候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哦!

两人絮絮叨叨的,一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未晚只是做了最基础的脸部保养,没有做身体的,苏伊还觉得可惜不已,想着她要是做身体保养,自己还能开开眼界,摸一把过过瘾呢。虽然她是女的,但也照样喜欢美人的。

未晚才穿戴好,房间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什么事?”

“苏姐,你出来一下吧,有客人闹起来了。”

苏伊和未晚对视了一眼,两人几乎是立刻的就想到了久没有动静的唐璐。怀疑是不是她终于坐不住,要出手了。

未晚抬了抬下巴,“你先出去看看,我待会再过去。”

苏伊想了想说道:“你还是先待在这里吧,免得到时候又被好事者拍了放到网上。对你影响不好。我要是真搞不定再说。”

未晚想了想觉得也行,点了点头。

喜欢他的夫人是神明请大家收藏:

这件事未晚没有跟顾君澜说,觉得完全没必要。临睡前又想了想沈少凌到底想要做什么,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很快就作罢了。一觉睡到了天亮。

只是她还没有醒就先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叫醒了。

她好好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就疯狂响了起来,吵得她不得不从睡梦中醒来,眼睛都没睁开就用手把手机摸了过来,接听。

“一大早的谁呀……”

顾君澜吃人似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你还睡得着!”

未晚睁开了眼,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对劲,“我怎么睡不着了?一大早的谁给你吃炸药了?你小心把自己给炸了啊!”

顾君澜在手机里朝着她大吼,“我要是被炸死,那也是你干的好事!你昨晚干什么去了!你知不知道你上热搜了,半夜和沈二少幽会!视频照片通通都有,想公关想否认都否认不了!你知不知道现在网上都传成什么样子了?”

说她仗着自己的一张脸,四处勾搭男人,兄弟齐吃,把沈家两兄弟玩弄于股掌之间……呵呵,他看到这些心里还真庆幸网友不知道某些真相,不然的话就不是她将沈家两兄弟玩弄于股掌之间,而是三兄弟了!

未晚被他吼得耳膜都震了震,本能的将手机移开了些许,“你先别急啊,我先上网看看新闻。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我能跟沈少凌幽会,他连昊天大脚趾上的毛发都比不上!”

刚走进房间的阎昊天正好听到了这句,脚步顿了顿,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那个半坐在床上的女人。

听到这样的话他是真不知道是该高兴好呢还是该无语的好。她夸赞人就不能用点正常的方式?

他不由得低头看了眼半露在室内拖鞋外面的脚指头,动了动,忍不住缩了缩。

“君澜的电话?”他走到床边问。

未晚点了点头,对着手机说道:“行了,我先看看网上的新闻,稍后再复你电话,你别着急啊!”

说完就挂了,完全不给顾君澜再说话的机会。

挂了电话之后她看着他,“你看到网上的新闻了?”

阎昊天似笑非笑的睨着她,“相信只要早上打开微博的人都看到了。”

未晚眉心一蹙,倒是不急着去看新闻了,沉思了一会儿后猜测道:“难道这才是沈少凌的目的?”

昨晚绑架她过去,说了几句威胁的话之后就放她回来了,就是因为他让人拍了视频和照片,伪造成她半夜跑去和他私会?

她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想起他昨晚说的话,已经大概的猜到他的用意了。

这样的招数不像是他想出来的啊,莫非是还有帮他出主意的人?

“他是想抹黑你,让所有的人认为你和他关系匪浅,或者是干脆认定他就是你背后的金主?可是之前传出你和沈少卿关系不一般,沈少卿也说过对你有意思,这样一来你的名声可就要毁了。”阎昊天很是客观的说道。

未晚听到他这么说,不由得看了他一眼,“你不担心,不生气?人死后五七回来预兆

“担心是有些担心,至于生气……”他看着她,“我有什么好生气的,这件事我从头到尾都知道,昨晚你也和我说了,我很了解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再说了,就算我不知道你和沈少凌之间的恩怨,看到这样的新闻我也不会生气,更加不会怀疑的。”

要真生气也应该是生气她和沈少卿走得太近。至于沈少凌……呵,他还真不会放在眼里,就跟晚晚说的那样,他连他脚指头上的毛发都比不上!

顿了顿他又说了句:“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我不会为了这样的新闻生气,但是如果你隐瞒了你和沈少凌的恩怨,我想我还是会不高兴的。”

听到这话,未晚十分庆幸自己当初有跟他说过自己和沈少凌的事。哦,当然了,还是隐瞒了一些的,不过她想那些并不重要。

她有些狗腿的笑着,“所以你看,我早早就对你坦白了。”

阎昊天瞥了她一眼,有些意味深长。

他总觉得晚晚还瞒着他很多事。

未晚被他看得都忍不住心虚了起来,怀疑自己是不是要穿帮了。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你赶紧起来吃了吧,我要先回公司了。待会儿你去找君澜的话让圆圆送你过去。我估计会记者蹲在盛势等着逮你。你自己小心些。”他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上班去吧,我能应付的。”

未晚洗漱好和阎昊天一起出了房门,在到前厅之前两人就分开了。未晚踮起脚尖在他嘴角亲了一下,惹来了阎昊天一记温柔的笑容。

等他走了,未晚才脚步一转,准备往前厅去,结果没走两步就看到了秦瑞秋。

“瑞秋,早上好。”她微笑点头打招呼。

秦瑞秋也笑着点了点头,“早上好。”

既然碰上了,那肯定就一起去吃早餐了。

安安已经去幼儿园了,家里要上班的人也都出门了,餐桌上就坐着未晚和秦瑞秋。餐桌很大,全家一起吃位置都够够的,更别说现在就她们两人了,所以两人坐得还挺远。

坐下来之后未晚就专心吃着早餐,倒是秦瑞秋,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吃着吃着她抬眸似乎看到了什么,眸色闪烁了一下,突然状若关心的问道:“晚晚,网上说你昨晚参加完沈氏集团的活动之后去跟沈家二少幽会了,还有视频照片,这是怎么回事啊?”

未晚咀嚼的动作微微一顿,扫了她一眼,“网上这种新闻都不可信。娱乐圈嘛,就这样,看看就算了,千万别当真。”

秦瑞秋轻叹了一声放下了手上的筷子,“我也知道娱乐圈这种新闻当不得真,但……我看了新闻,照片就不说了,但是视频……还有视频里的地方不像是是孤儿院啊!这样的新闻放出来,对你的影响是不是太大了?”

未晚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我都有昊天了,你怎么会怀疑这个新闻的真实性?难道你觉得昊天比不上沈少凌?相信只要是眼睛不瞎的人都会选择昊天吧?”

这话让秦瑞秋狠狠的噎住了。

“说得好!我大孙子还比不上沈家那个废物吗?笑话!这种新闻一看就知道是假的,瑞秋,以后就不要在家里说这种虚假过了头的新闻了,免得影响了大家的心情!”

未晚听到声音连忙站了起来,“爷爷,您怎么来餐厅了,是还没有吃早餐吗?”

她扶着老爷子在一旁坐了下来,秦瑞秋也站了起来,神情有些尴尬的解释道:“爷爷,我当然也是相信晚晚的,就是担心新闻会给她带来不好的负面影响。爷爷也知道晚晚现在还在参加一个国家台的节目呢,这个时候爆出什么不好的新闻,很有可能会被取消参赛资格的。”

“我知道你是担心晚晚,不过我也相信晚晚,更加相信她自己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晚晚,爷爷说得对吗?”

未晚竖起了大拇指,“爷爷,您说得太对了!您比昊天还相信我呀,我可太高兴了!”

“怎么?阿昊他看到新闻误会你了?”老爷子沉下了脸。

秦瑞秋站在一旁眸色都变了一下。

“这倒是没有,他当然也是相信我的。”

老爷子立刻就笑了,“我就说,阿昊不是那种糊涂的人。他自己也是在娱乐圈待过的,肯定了解这些事。”

说完他又笑容一收,“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视频?”

照片可以说是P的,视频难道也能伪造?

“爷爷,这件事说来话长,之前因为一些事我得罪了沈少凌,他一直想找机会报复我呢。”

老爷子立刻担心的问道:“严重吗?要是不行,你就让阿昊帮你处理,别自己扛着了。以前那是你没和阿昊结婚,现在你们都是夫妻了,有困难就找他,不然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用?”

未晚听到这话不由得掩唇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爷爷,您放心,我知道的。不过这都是小事,我能处理。昊天整天忙着工作也很辛苦了,我不能什么事都让他帮忙,我解决不了的话再找他好了。”

“你心里有数就行。你要记住,你现在是阎家的儿媳妇了,是有靠山的人了,关键时候你得用起来!”

未晚点头如捣蒜,“爷爷,我知道的,您别担心我,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您还得看着安安长大呢。”

这话可算是说到老爷子心坎里了。

他呵呵的笑着,“好,老头子我会保重身体的,我要看着安安长大!”

说完想到了什么,视线有些意味深长的落在未晚的肚子上,“说不定老头子我还能等来一个曾孙女呢!哎哟,晚晚啊,你可要加把劲儿啊,再生个跟安安一样可爱精致的女娃娃,那我可就死都瞑目了!”

“爷爷!好好的,您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做什么呀!”未晚嗔声说道。

女娃娃,怕是难咯!

秦瑞秋在一旁不由得紧紧咬住了牙关,身侧的手也不自觉的紧握了起来,眼底有抹淡淡的阴郁。

聊着聊着老爷子眼角余光扫到了一旁的秦瑞秋,这才想起了她也在餐厅一样,“瑞秋啊,今天不用回学校上课吗?”

秦瑞秋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爷爷,要的,但不是早课,所以会晚点再回学校。”

说着她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啊,现在也差不多了。爷爷,那我就先走了。”

老爷子摆了摆手,“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秦瑞秋笑着点了点头,走了两步想起了什么又停了下来,“爷爷,子昊说今晚要带我到外面吃饭,所以我们两个今晚就不回家吃饭了。”

老爷子笑呵呵的说:“去吧去吧,年轻人就是要偶尔过过两人世界,约约会的,可以玩到晚点再回来。家里有人,就不必担心家里的事了,好好玩!”

“好,爷爷,那我现在先回学校了。”

秦瑞秋临走前忍不住看了眼未晚,却看到她正微微低着头似乎在和爷爷说着什么话,爷爷一脸笑容,她眸色不由得暗了暗。

未晚吃完早餐收拾了一下自己才不紧不慢的去了公司。还没有到公司大门呢远远的就看到了大门前围着不少记者,显然是想守株待兔要采访她了。

未晚让圆圆直接将车子开到地下停车场,然后坐着专用电梯直奔公司办公大楼,根本没有从大门进入,甚至还完美的避开了几个守在停车场的记者。

她今天来公司,公司里看到她的人眼神都有些异样,不过碍着她和总裁不清不楚的关系,谁也不敢当面议论什么,眼睁睁的看着她进了总裁的办公室。

顾君澜面色实在说不上多好看,看到她过来了也只是抬眸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你倒是淡定。跟没事一样,莫非是想好对策了?”

因为不清楚昨晚的事,公关团队连解释声明都不好发,只能是任由事情继续发酵了。现在网上的评论都不能看了。

未晚双手一摊:“能有什么对策,我实话告诉你吧,沈少凌是有备而来,是不会看着我

人死后五七回来预兆,

澄清的。而且现在视频也有,照片也有,澄清解释看起来反倒像是在狡辩了。”

“所以?”顾君澜挑高了眉。

“所以咱们当不知道,没看到就行了,不必在意。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吗?我和沈少凌能有什么呀!”她半真半假的说着。

顾君澜摇了摇头,“我们是知道你和沈少凌没有什么,但别人不知道啊!三人成虎,更别说现在还有了视频和照片,如果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最后会变成什么样谁也说不清楚啊!这对你的名声影响是非常大的!你别不当回事,名声这东西看似不重要,可往往却是最重要的!”

特别是对明星而言,就算有足够的实力,没有想匹配的名声也难成大事。

“我没有不当回事,只是沈少凌是针对我来的,我们就算能躲过这次也未必能躲得过下次。起码现在知道他想做什么了,躲过了这次,那谁知道他下次又会想出什么样的主意来?岂不是更加防不胜防?”

顾君澜目光幽幽的看着她,“你就不担心任由事情这样发展,最后你会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死死的被贴上了沈少凌的人这个标签吗?”

将来就算她否认,别人也不会相信了。

更别说还有一个沈少卿!知道网上的人现在是怎么说她的吗?前所未有的难听!

未晚笑了笑,眼里闪着狡诈之光,“等将来我和昊天的关系公开了,一切谣言都将不攻自破!”

顾君澜:“……”

得,他差点忘记这件事了。

是了,她早就和阿昊结婚了,等将来时机合适了,一个结婚证甩出来,再不然直接把安安拉出来,证据摆在眼前。有了阿昊这样的男人做了老公,她哪里用得着去跟沈少凌搞什么暧昧关系?一百个沈少凌恐怕都比不上半个阎昊天!她要资源,要金钱,要地位,阿昊通通都能给她,既然都结婚了,又何必舍近求远去找一个二世祖当金主?

他想通了这层关系,轻哼了一声,“难怪你一副不着急的模样,敢情是早就已经想到退路了。”

未晚看着他,“你是关心则乱了。”

顾君澜面上闪过了一丝尴尬和不自然,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指着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我还不是担心阿昊,担心你会给他戴了绿帽子!不然我才懒得理你!一点都不省心,你就不能学学阿昊当初吗?他当初多乖,多让人省心啊,从来不给我这个经纪人招惹麻烦。你再看看你,你都惹多少事了!”

未晚一本正经,“这不能怪我啊,我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做过,都是别人看我不顺眼,要找我麻烦,我能有什么办法?”

说着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叹了一口气,“都怪我长得太美,才招了别人嫉妒。难道为了避免麻烦,我要去整容,把自己整得没有那么漂亮吗?那怎么行呢,这都是老天爷给的脸,不满意,岂不是对老天爷不满意,这样很容易遭天谴的。”

她要是去整容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一道雷劈下来咯!

顾君澜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看不出她是在皮的话他就枉认识了她这么长时间了。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放任不管了?放任不管可就等于是默认了!”他提醒道。

“当然不能放任不管了。咱们就发个否认声明好了。”她似笑非笑。

顾君澜眉头一皱,直觉她还有下文。

未晚扬了扬下巴,“告诉网友,不信的话让他们直接找沈少凌,找沈氏集团问。要是沈少凌承认我和他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那我就认了!”

“胡闹!我看沈少凌就是打着这个主意,万一他真的承认你和他昨晚的确是幽会了,我看你怎么办!”

未晚看着他意味深长的说道:“放心吧,他不会的,他只会配合我否认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还会主动解释昨晚的事。”

顾君澜看着她,眸色深深,“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未晚理直气壮的答:“我当然有事瞒着你了,你只是我的经纪人,我哪能事事都跟你坦白啊,昊天都没这待遇呢!我是需要隐私的!”

“歪理你倒是挺多。”他冷笑。

“这是正理!好了好了,你迟早会知道的,现在先让人发声明吧,你不是挺着急的吗?”

顾君澜气结不已,“我那是替你着急!”

“我知道你替我着急,所以我这不是给你想办法了吗?你放心,按照我说的去做,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的!”她拍着胸口保证。

顾君澜磨了磨牙,觉得自己当初就不应该答应做她的经纪人啊,一时没受住诱惑答应了,瞧瞧这人,分明就是招惹麻烦的体质。她就是在那好好站着,麻烦都会自动找上门来的!

他现在反悔的话还来得及吗?

一大早就爆出了这样的新闻,有图有真相,不到网友不信。本来未晚的粉丝就不多,有对她有好感的也只是嗑她的颜而已。所以这个新闻一出来,立马就引来了众多网友的唾骂,即使她的一些死忠粉拼命的维护也没有什么用。加上盛势迟迟没有表态,就让大家肯定这件事是真的了。

如果没有之前沈少卿的事,现在她和沈少凌闹出了这样的新闻也不至于被大家骂成这样。偏偏之前她和沈少卿关系不一般,现在又和他的弟弟幽会,给人的感觉就是她周旋于沈家两兄弟之间,毫无道德和羞耻之心。

一个男人周旋于两个女人之间只会被骂渣,可一个女人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既不仅仅是被骂这么简单了。同样不好的事,女人做了往往要比男人承受更多的指责和辱骂。

盛势的声明姗姗来迟,极其简单明了。

“未晚女士和小沈先生并无任何不正当关系,幽会一事也纯属虚构捏造,有任何疑问质疑的,可以直接询问小沈先生。此后我司和未晚女士将不会再对这件事做任何回应!”

简单的两句话却彰显了盛势强硬的态度,而且既没有说要发律师函也没有说要追究谁的责任,直接明了的否认了这件事,十分坦荡并且理直气壮,让吃瓜网友都不由得跟着怀疑了起来。

“难道事情真的是假的?”

“还能有假吗?都有视频了!”

“话说回来,虽然有视频,但是视频只是显示了未晚是和沈少凌见面了而已啊!有没有显示他们真的做了什么暧昧的事,不能因为这样就判断两人真的有不正当关系吧?”

“呵呵,你还想看什么?难道非要看到两人在床上才算证据啊?”

“人盛势不是说了吗?有疑问,有质疑的,直接去问沈少凌,这话品品怎么好像有点别的意思?”

“这就是沈少凌自己搞出来的!我们晚晚长那模样,哪个男人不喜欢?沈少凌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吗?帝都圈子谁不知道啊!他就是个色胚!沈少卿都比他好千百倍!”

“就是,我们晚晚要真的有金主,沈少卿不比沈少凌好千百倍吗?有饭吃,谁还会去吃屎啊!”

有饭吃,谁会去吃屎啊!这话真是叫人无法反驳,一对比,好像也真的是这样,沈少凌和沈少卿相比,可不就是那样吗?

于是大家又一窝蜂的涌去了沈少凌微博和沈氏集团的官博下追问这件事。

沈氏集团本来就因为昨天孤儿院剪彩的事挂在了新闻上,现在又出了沈少凌和未晚的事,直接就上热搜了。就是这件事对沈氏集团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还说不准。

喜欢他的夫人是神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