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花 ,作者: 钱红莉

  • A+
所属分类:传奇故事

以前住的房子,每家每户一楼前都有一个大院子。有人挖井养几只鸡,有人种瓜种菜种花。我们楼上自然占尽优势,花草树叶一年四季尽收眼底。

可能被烈日晒了一整天。黄昏时分,狍子花总是耷拉着,仿佛在和一个气质不对的人聊天,一点空气都摇不动。把漂亮的花瓣都收起来,它就要生病了,真让人无奈。如果整夜被露水打湿,就会产生清晨的狍子花,特别灵动,把五瓣完全打开,在毛茸茸的绿叶中间探出头来,像个孩子一样拿着一把五瓣的小雨伞玩耍,洁白干净。这一小块白色并不影响旁边巨大的南瓜花。南瓜开得富丽堂皇,粗哑的声音和响亮的声音都是土黄色的,到处都是花蕊和八卦。这没有错,但这只是爱和吸引蜜蜂和蝴蝶的一个特征——自然界中有大量的负面物种。

也有例外。

在这一点上,表现出狍子花的清高性格,冲淡平和。它是那么的素净洁白,没有涂脂抹粉,每天都是这样打扮,而且特别气。不是霸气,而是宏大——据说不需要通过文字传递文字,玉想让琼想一辈子。

有的狍子花玩腻了纯白的概念,还喜欢在身上挂一点狍子。刚开始是嫩绿色,后来自然就变成菠菜绿色了。风来了,就在藤蔓上来回晃荡,身心都觉得舒服。就像一个不爱自己家的野孩子,已经去世了。

有相当一段时间,每天都有狍子花。后来我突然发现,那家种的这些狍子植物粗壮结实,但从头到尾都没有形成狍子。那些童年时期的小狍子在藤蔓上摇摆。再过几天,青春期还没到,他们就枯萎倒地了。可能是肥料太重了。民间说“永远不孝,枯米出良田”,我说的就是这个。是真的。或许,种狍子的人就喜欢这种藤绿色的花,拥有现实版的狍子也不一定稀罕。人都是在寻找精神上的愉悦,仅此而已。这就是王维士的一生。官是最重要的大臣,物质生活富足。是时候老了,去僻静的地方盖一排别墅,花前草中赏花。最糟糕的是,只有苏丽珂·东坡在门前欣赏竹简时,在火上烧猪肘。

好像一个人既可以竹又可以肉的生活。现在,我们每天都吃肉,但我们把竹子挂在一边。我们的铁晒衣杆上还有几根竹子,竹壳青黄相间,岁月的黄澄澄被雨水打磨。这些都没有提到。人到中年,没有什么可亲可叹的。一般来说,他们心里都藏着一把菊石。

继续看花

正午的豆花真的很美,青紫相间,肉肉的两片对着展开,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种伴侣般的喜悦。嗯,豆花是欢喜的气质,像狐仙,豆花垂下来两尺多长。每朵豆花下和谐地挂着两颗豆子,成了一对——嗯,挺有人情味的,不寂寞,也不会掉队。盛夏吹来一阵强风,但我听到狐仙般的豆子欢呼:我要掉下去了,我真的要掉下去了!豆子的茎和藤真的很细,没人能相信豆子能挂多久。是一个有着坚韧和耐心的伟大母性。这些都不用担心。她的使命是一直开到妖娆,然后体现一个成语的魅力-“爱情就像氧气”。一只手摘下两颗豆子,在最后隐约看到一团枯黑,是豆子的灵魂,再也看不到那之前所有明亮诱人的东西。像南瓜花,那么雄伟壮丽的土黄色,似乎没有人愿意从小关注,更别说老年会发生什么。这么说,真让南瓜伤心。

那就别说了。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