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传奇故事

钟廷执的此番言语诸廷执都是赞儿子同的,下来诸人也是各抒己见。

邓景道:“既是要反击,那我等所要发挥出来的力量当需要大过元夏才可,张廷执认为此刻是时候邓某亦是赞同,要是再拖延一些,元夏的力量大于我,那么恐怕只能继续被动挨打,而不是反击了。”

戴廷执道:“不仅要赢,还要用最小代价赢,天夏的家底不如元夏,我们现在既要与他们打,还要积蓄力量。一分能力要发挥出十分来。”

这话是有理的,元夏摆明了来和你拼消耗,但是你又不能不回应,那么只能在自己内部想办法了,尽量用最小的力量完成最大的事。

这一次虚空世域就守的很稳当,就是利用了虚空邪神成为屏障的缘故,虽然时间长了,元夏肯定有破解的办法,而那时候天夏也一定有别应对了,具备的深厚实力的双方,对抗总是交替上升的。

崇廷执道:“敢问张廷执,上次说是令那位伊帕尔神王找寻‘至高’,却不知如何了?”

张御道:“因为元夏来攻,为免内部出现意外变故,我令他先行停下,待得击破此回元夏攻袭之后,再是继续。”

武廷执道:“这是妥当此举,至高态度不明,这个时候的确不宜唤出来。”

陈首执沉声道:“现在各方道脉的力量已然整合,若不是为长远考虑,无法暴露太多手段,我们目前的力量实际是胜过对面,依靠我们自己亦能获胜。”

林廷执这时郑重道:“诸位廷执当是有所发现,元夏的镇道之宝多似能相互配合的,而我们天夏却不是如此。每多一件镇道之宝,便多数分威能。故林某敢断言,元夏在摸清我们镇道之宝的路数后,其力当是更甚于前,这一点不得不防。

竺廷执发声道:“首执,这的确于我们很不利,我们必须想个对策扭转。”

陈首执沉声道:“这件事我亦是有见得,解决此事还是要请托诸位执摄,但不在当下,如今我们只能利用有限之物,解决眼前之事。”

竺廷执想了下,道:“虽然我们能够用的手段不多,但我们还是有选择的,竺某以为,在壑界、屹界那里的守御可以放松一些,作出稍稍支撑不住的样子,引得元夏来攻。这般他的路数就清晰呈现,我们也好顺势找寻破绽。”

邓景道:“竺廷执说得好。邓某在此之上再提出一个建言,诸位执摄不是在扶托第三个天地么?那不妨大胆一些,不必等候过后,此刻就将此世也是放了出来,元夏对于这方天地肯定是不会不理会的。”

玉素道人道:“此策不错,定可吸引来攻。”

元夏目的就在于覆灭万世,在其对各方天地保持压力的同时,突然多出了一个天地,肯定不会不管,因为你不管,是不是会有第四个,第五个,乃至于更多?

而若是对其动手,那势必会再次打破其原来的计划。

林廷执道:“此方世域若是扶托出来,多半会吸引元夏疯狂进攻,所以必须要能守住,至少要能守住一段时间,可此世一旦拥有上层力量,元夏必然在第一时间动手,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布置阵势的,要挑选得力之人守住此地。”

玉素道人毫不迟疑道:“我辈之中,由张廷执前往镇守当是最好。”

诸廷执一想,除了张御,确也没有比他更为合适的人选了。

一来他的确道行顶尖;二来那一方世域同样也是由张御传递了天夏道念,所以他去的话更能让那边的人信服。

张御道:“此事御可接下。但还想说一句,元夏的确不会放过陡然多出来的天地,但是我与盛筝此人接触过,这个人不喜欢按照常理做事,且越是别人希望他走的路数,他越是不喜欢走去,何况他之前也吃过我们一次亏,未必会再犯。”

邓景道:“张廷执是说,这位会固执己见,对我们抛出去的诱饵不作理睬?”

张御看向他道:“不会不理睬,而是更进一步,他可能会想全都要。”

“全都要?”

邓景有些诧异,他笑了笑,道:“想法不错,可事情终究是要靠实力来做的,可现在他们还有这个实力么?努力了这么久连一座天地都拿不下来,现在却突然要一口气全吃下去,他们有这么大的胃口么?”

张御道:“元夏这一月以来不动,肯定是在恢复之中,应当会从后方调集来更多助力,还有我们此前展露出不少手段,他不会不作针对。

更可能的,我们不能忽略这些负责主持的下殿司议,此辈与我斗战到如今,除了守御之外,没有一个直接出过手,他们会不会加入进来,谁也不知道。纵然此辈自矜身份,可到紧要关头,盛筝等人亲自下场,也

儿子 最新章节,

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陈首执沉声道:“这是该考虑到的。”

别的不说,那日张御外身攻入机枢之中,通过训天道章传递来的景象,可以看到传司议和盛筝二人都是求全道法之人,只这两个人加入战局,谁都不好说会有什么变化。但好在他们事先有准备的一方。

他看向张御,道:“张廷执,你方才提到了元夏方面的准备,你判断此场准备他们还需要多久?”

张御道:“以往元夏也曾与其他世域打过消耗战,少数才有我们这样的顽强抵抗的,前例较少,无法参照,但我注意到,元夏每次发动攻袭,按照元夏的天历来看,大部分都是在月初的十天之中,盛筝目前也是遵循着这个惯例。

但之前也说了,这个人不喜欢按常理做事,所以也有一定可能也会做其他安排。”

邓景道:“现在是十一月下旬,也就是说,我们还有最多不到十天的时间了?”

戴廷执发声道:“也可能是在一月,因为那时候是天夏的新年,如果元夏用心一些,更可能选择这个时候,这样更容易打击到我们。”

林廷执看了看上方,道:“首执,这也是有可能的。”

陈首执缓缓道:“这场反攻我们必须掌握主动,但也不能太过仓促,便按照十天时日进行准备。”

诸廷执见他下了决定,都是肃然称是。

接下来,廷上便开始安排各个廷执的守御职责,待商议好后,结束了廷议,各人分头去做准备。

尤道人那边率先接到了玄廷传讯,问他是否能在十天之内准备好守御阵盘。

他笃定道:“不用十天,五天之内我便可布置好,快一些三天也成。”

这就是他这等根本道法的好处了,只要道法展开,自然而然便可布下阵势,要他完成一个遮护地陆的阵盘,那是十分容易的事情。

站在他的角度上,阵势反而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驾驭阵势的人,就如在屹界之中阵势实属寻常,但是张御往那里一站,来敌就是没法攻破。

张御回到清玄道宫之中,也是考虑下来的反攻。镇道之宝间的较量无需他操心,自有陈首执去安排,可具体到斗战,则需要好好思量一番了。

与元夏交手,多半会与那名高道人再度对上,如果元夏不自己先拿掉此人的话。不过这个可能不大。

他认为这人的根本道法很厉害,因为此人无需出面,只需要躲在稳固后方,在一定距离内捉摄他人气机,那么就可以对其他同辈造成威胁。

他在廷议之上已经提醒所有人尽量避免此事。

他有办法抵抗,别人不见得有办法,而且他尽管用玄异化解,可其人根本道法可以一直存在着,而他玄异动用次限却不是如此。

要想避免被此人针对的话,那要想办法先一步灭掉此人。

这个很困难,他判断此人与其余求全道法的修道人一般,应该也存有两具分身,此前这人很小心,并没有任何损失,除非他能够再一次杀入到乌金壁垒之中,否则只能到了战阵之上再找寻机会了。

三天之后,他收到了尤道人送来的阵盘。

于是他意念一转,分身携带此物落到了第三处被扶托的界域之中,这里被玄廷命名为“平界”。

目前看来,此间世之本元与壑界、屹界比较起来,只比屹界稍好一些,但与壑界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所以过后便有上层力量出现,人才当也没有壑界那么多。

但是没有关系,随着往后更多世域的扶托,当会有更多英杰冒出来。

并且他们有训天道章,可以将每个世域都是顺利牵连起来,并合为一体,这等整合能力,是元夏也不具备的。

所重演的世域越多,天夏便越是强悍。韧性也是越大。

在平界一处高峰之上立住后,他将阵盘一抛,使一个法诀,将之埋入了地脉之中。

现在还无法引动阵中的上层,而当此方天地有人踏入上层之后,才会被引动出来。

做完此事后,分身则是如往常一般,在地陆之上行走,四处讲道传法,并告知所有人不久之后天缘将至,让他们所有人都是做好准备。

……

……

喜欢玄浑道章请大家收藏:

正如张御和玄廷方面判断的一样,过去没有多久,元夏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无数阵器铺天盖地而来,并且往壑界和屹界施加了绝大压力。

还有元夏修道人外身乘飞舟而至,反复进行冲阵,在被消杀去了之后,随后又是不停出现,好像要将这些时日积蓄下来的力量全部宣泄出去。

这一次攻袭的持续时间的较长,足足延续两个多月方才停息,但其声势虽然不小,进展却是不大,天夏方面顶住了这一轮攻袭。而元夏这里,除了损失大量的外身和阵器,并没有取到应有的效果。

元夏倒也不没有收获,通过这次进攻,他们倒是修补好了原先的壁垒,同时又将一段突出驻垒延伸入了天夏虚空之内。

传司议看着虚空之中,这一次,双方好像又回到了两月前开战之时,看去与那时没什么差别,但他知道,其实大不一样。

这一次进攻消耗了他们大量的宝材和积蓄,还因为人手不足,镇道之宝被牵制,并没有能取得多少战果。

他也知道,这一次天夏才是真正得利的一方,本来积蓄的力量如洪涛一般一次宣泄出去,那才能到达效果,而只是分波次缓攻漫淹就起不到应有的作用了。

可他们是不得不反动进攻,因为元夏从来都是赢家,什么时候被人打上门来还没有任何反应的?

故无论如何也要发动一次反击,哪怕准备并不充分。

在这番攻袭之后,下来他们除了日常的进攻之外,并没有掀起太大动静,既是因为进入了对抗间歇,也是因为他们需要时间从后方调运更多人力物力到来。

盛司议也是目光停留在天夏虚空之中,他开口道:“这回确是让天夏占去了一城。”

传司议想了想,道:“虽然看似我等付出多了一些,但是天夏方面为了救援一具外身,却是暴露了一件镇道之宝,我们却不吃亏。”

盛司议摇头道:“未必是如此,天夏方面之所以千方百计把人接应回去,这是向我们,还有向他们内部表明,他们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能做成,哪怕是外身也一样会救。那么似余下之人见到此景,又岂会不上下一心?

再说似那位张上真,那应该是天夏是的中流砥柱之一,要是换作是我,我亦是要救的。”

传司议明白了,张御就像是一个标杆,有一个不败的标杆竖立在那里,此对提振士气是有极大好处的。

与天夏之战不能只看眼下,因为他们是准备耗死耗空天夏的,那么消磨个两三百年也是有可能的。

以天夏目前的情形看,这么长时间肯定又有一批后辈因此成长起来,那么张御作为一个精神象征,种种所为一定会被人反复称道,并引领诸多人物因此奋进的。

他想了想,道:“此只小道,我辈行事,终究是要行大道的。”

盛筝却是不以为然,道:“大道?摘取终道之前,我们都是瞧不见的,唯有覆灭天夏,才能臻至大道。”

传司议顿时沉默。

这个时候,两人都是忽有所感,不由对视了一眼,却是此前向后方索求的一件镇道之宝正在朝着他们这里过来,此物若是到了,足以改变眼下局面。

不久之后,便见一道金光远处飞来,盛筝举手一接,便见一条游鱼落到了掌心之中,并在那里活泼跳跃不停,此便是那镇道之宝“变知鱼”。

只是仔细一看,却发现与方才所见并不是同一条,再是一眼,又有不同,明明模样一样,可感觉儿子之上就是不同。

传司议看着此物,道:“可惜了,若是此宝早来一些便好了。”按照正常的速度看,这次来得虽然也不算晚,可要是再能早一些,说不定就能在场面上取得胜势,顺便还能把张御留下了。

盛筝无所谓道:“也没什么,下回再争取机会便是,现在我们还缺人手,等到齐全,就可再发动一轮攻势了。”

传司议道:“高良岳打算盛司议打算如何处置?”

盛筝呵了以声,道:“现在用人之际,暂时不是追究他的时候,就让他过后戴罪立功吧,想来他自己也是清楚的。”

高道人完全没有起到阻拦张御的作用。不不仅仅是他不曾完成传司议交给他的任务,后来张御冲入机枢之后,其人也没有露面,事后也只是告罪了一声就没了下文了,这让他们很不满。

但是正如盛筝所言,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求全道法之人是十分重要的,既能正面斗战,也能驾驭镇道之宝。现在已然出场了徐、启两人,短时之间,除非正身到来,已是不可能再参与这场斗战了。

尽管寄虚修道人也能在一定程度驾驭镇道之宝,可是运用起来终究是不及他们的。

此战虽说是上殿下殿一致的意见,可是这次主要动用的还是下殿的力量,上殿只是答应支应镇道之宝罢了,所以不能多指望,不来拖后腿便不错了。所以眼下作为重要战力之一的高道人自然就不便苛责了。

传司议道:“也好,我去安抚一下此人,等到人与物都是齐全,再发力攻袭一次。”

而天夏这一边,光气长河之上,此刻正在进行廷议。

[

儿子 最新章节,

标签:p标签]陈首执道:“元夏一方自攻袭我等始,已然持续了四月余,今寻廷议,是欲议一议,此刻是否该是发动反击,还是继续等待。”

话音才落,一声磬响传出,诸人看过去,就见玉素道人对着上座言道:“首执,那乌金壁垒主体已然差不多完成,我们也应该是动手了,需将之一扫而尽,让此辈知晓我天夏之决心勇气,绝非是想来便可来的。”

崇廷执想了想,道:“玉素廷执,崇某有一言,我天夏既然有能力攻破此间,为何不等积蓄更多力量再做此事呢?那样岂不是战果更大?”

这个意见也是看来可取的,座上有一些廷执也是觉得等一等也无妨,能收获的东西反能更多。

但是支持玉素道人的也有不少。

陈首执见此,看向戴廷执,道:“戴廷执,你守御虚空世域,此番攻我之力,主要也是攻向你,压力也多是由你承受,你可有什么看法?”

戴廷执道:“首执,域内诸位道友众志成城,上下一心,目前倒还坚守的住,只要上层之中的争斗不落下风,那么戴某这边就还能坚持的住。”

崇廷执道:“如此看来,还是该等上一等了?”

张御思索了一下,他执玉槌敲了一下玉磬,待诸人望来,他道:“除却虚空世域,壑界,屹界两端亦是暂时无有问题,能够承受,但御觉得,要提早进攻。”

他说出此言后,诸人不觉露出注意倾听之色。

他继言道:“御为何如此建言,那是因为战事瞬息万变,一切并不见得都在我等把握之中,元夏方面见我有所收敛,也未必不能猜出我们的打算,现在他们不动,那是准备还不足,那我们不能等到他们准备好了再动手,正如我们之前的突袭那般,要从他们预想不到的时机发动进攻!”

见诸人在那里思索,他又言:“便是延后动手,毁去更多积蓄,元夏真的差这么一点东西么?御以为元夏并不在乎,故及早动手,胜算较大。

另外,御在来廷议之前,收得了金郅行金执事的传报,还有此前深入机枢之中所见,可以确认,此回攻我之人,大多数乃是下殿之人。

若是我等将之击败击溃,元夏那里不见得会想着如何一雪前耻,反而有可能引发更大的矛盾,反有一定可能托缓战局。”

因为这一战,元夏方面许多人并没有去想着如何击败对手,以往他们从来没有失败过,所以在他们眼中,就不存在不能击败的势力。而天夏又确实不如他们。所以他们首先要解决的是自己的竞争对手,是一同分享终道之人,这才是主要的,其余都是次要的。

张御看向诸位廷执,道:“诸位,我们能打退元夏一次,那么也能打退第二次,故御以为,当是抓紧时机反击此敌。”

玉素道人此时一敲玉磬,振声言道:“张廷执说得极是!”

风廷执也于随后敲了下玉磬。

诸廷执相互看了看,张御这一开口,他们也不再言,就算钟、崇二位亦是未再发声。

自开战至今,张御的贡献和实力都是有目共睹。尤其是上一回他纵身杀入坚壁机枢之内,更是令无数人为之振奋,他在玄廷中的威望经过了这几次对抗,也是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而且最主要的,是对于元夏的了解,他这个亲身去过元夏之人远远超过在座多数,诸廷执也愿意相信他的判断。

陈首执道:“既然诸位没有意见,那么就定下反击之策。”

诸廷执皆是举起玉槌一敲,磬响声中,却是通过了此议。而接下来,就是商议具的体对策了。

钟廷执这时抬头发声道:“首执,诸位廷执,钟某这里说一句,元夏那边损折许多,这些时日虽未攻我,那或可能是有增援的,不是人手增加就是添加镇道之宝,故还需小心为上,需要从宽料敌了。”

……

……

喜欢玄浑道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