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午的意思是什么时候:

  • A+
所属分类:点滴生活

[标签

傍午的意思是什么时候:

:p标签]赵宋,80年生人。

他还有个姐姐,大他四岁。

他妈总说姐姐是76年在津门被‘震’出来的。

这句话赵宋是当笑话听的,他总附和:得亏是在津门生,要是在山塘,还不得‘震’出个神仙来。

他姥姥住在津门棉二大院,家属楼上巨大的裂缝,至今还能隐约见到它的修补痕迹。

那是距离山塘一百多公里外的地方!

那时候的山塘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现在,赵宋知道了。

傍午的意思是什么时候

…………

岛国。

高桥雅也抛弃了‘好朋友’赵宋,和一众岛国人向更空旷的地方跑去。

友谊无价、但是自己的生命有价。

他们可能没有时间去衡量友谊和生命的价值,因为在夜晚和地光面前,很大概率意味着七级以上的大地震。

天崩地裂!

来了。

在惊慌失措的人群中,赵宋无比冷静。

他摇晃着蹲了下来,一手扶住地面、不让自己倒下,一手按动右耳中的助听器按钮,里面传来的语音提示告诉他,周边还有无数信号塔在坚强的工作着。

他又看了眼刚走出来不就的建筑物,里面已经快空了。

在地震频发的岛国,人们有着丰富的逃生经验,逃不出来的,也会躲在桌子下方。

他看见了几个抱着脑袋瑟瑟发抖的岛国人技术人员。

竟然还有电。

赵宋内心随着地面震动着。

“老板~”

一声疯狂的呐喊,让赵宋瞬间转过头。

只见那个曾经爱脸红的小伙计,正带着它的狗亡命的逆行而来。

他们跌跌撞撞地跑着,偶尔摔倒也马上爬起,电线杆砸在脚边,垃圾桶滚在身上,依旧阻挡不了两人的脚步。

“不要动,躲在空旷的地方。”

赵宋扯着嗓子嘶吼。

可惜人和狗都不会听他的。

“扑~”

人再一次摔倒。

不过这一次摔在了赵宋的身边。

总有人说人不如狗,那是他没有遇到对的人罢了。

“你是傻逼吗?”

赵宋怒骂,随手又拍了下高兴得直摇尾巴的笨笨,这次参观没有带它,天知道这条狗是咋找来的。

“我是怕你干傻逼事儿!”

地动山摇中,丁涛死死地抓住赵宋手臂,低吼道,“你要做什么跟我说,我去干!”

“你没有权限!”赵宋扯开丁涛的拖拽,又拉住笨笨的项圈,把它塞到丁涛手里,大声吩咐道:“好好躲着,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你要在地震结束后救我,如果我没事,就组织岛国特斯拉准备救灾!”

“老板~不~”

“啪~”

打了丁涛一巴掌,赵宋狰狞的低吼道,“听着,我有预感,如果一直什么事地躲在这里,这场地震不会完!”

说完,他不顾丁涛脸色,站起身,毫不犹豫地向那栋建筑物跑去。

“Siri~“

“在的。“

助听器里,传来温和的声音。

“启动超算!”

“收到!”

除了他的声音,世界上在没有人能让智障般的Siri如此听令。

于此同时,岛国东京、种花京城、美利坚硅谷、欧洲法兰克福五地特斯拉中心突然灯光暗淡,在它们的深深的底下空间,五座超级计算机开始全功率工作。

这是岛国以外,最了解PHS技术的超级企业在全力运算。

这是一个挂逼蓄谋已久的针对。

这是一个重生者在发现改变不了国家发展、加快不了某一产业格局变化后,最后的一次努力。

这是世界首富在发现头脑变异后,把自己变成了最优秀的加密解码程序员的唯一目的。

他跌跌撞撞地向建筑物深处跑着,就算被倒下的柜子砸的头破血流,他也在心里疯狂地暗示自己,要相信岛国的建筑质量。

他胡搅蛮缠欺骗岛国人来到的这栋建筑物,可不是简单的展示中心,而是各项技术集大成的研究所,否则,也不会有那么麻烦的审批流程。

“它还亮着~还有电。”

走到地方,赵宋对那台光刻机看也不看,一个滑铲,就来到一台点亮的主机面前,解开积家手表,从表带里抽出数据线怼了上去。

在手表里的存储器,开始自动运行……

赵宋咧嘴笑了起来,他躲在桌子底下,一边努力保护自己,一边捡起大石块,对着一个瑟瑟发抖还不忘死盯着自己的女技术员……

狠狠地砸了下去!

…………

种花,京城。

不对,首都。

京城是京城,是京城人的京城。

首都是首都,是种花人的首都。

这是一场倾尽举国之力举办的盛会,除了京城,不论隔壁的津门还是遥远的春城,全都一样为之沸腾。

鸟巢很漂亮,配它的音箱必须昂贵。

加上2008只缶,再加上2008名气势宏大的武警战士,观众们全都把脚底下轻微的震动,当做现场效果来感受。

震撼无比。

对于现场的人们来说,今天晚上,绝对是他们人生中最美好的会议。

“小雨,我跟你说,”喜子对身边的小雨大声说道,“不亲自来看看,你哥绝对会后悔的。”

小雨认真地点点头,十分赞同喜子哥哥的结论。

突然,一阵心悸传来。

小雨捂着胸口弯下了腰。

“怎么了?”

喜子不顾精彩的节目,关心地问道。

心悸消失的很快,小雨直起腰,疑惑地看着喜子,又看看另一边的赵爸赵妈,他们正满脸兴奋的看着现场演出,没有任何异常。

“没事,可能刚才喊的太多,岔气了。”

“哦,”喜子拍拍小雨手,“再看看,不舒服就跟我说。”

“嗯。”小雨笑嘻嘻的把喜子的头搬回现场方向,自己也心不在焉的看起节目。

她并不知道,在赵宋的所有亲朋好友中,她是唯一有心悸感觉的那一个。

而本该最亲密的白丽,在这热烈的盛会现场,同样在捂着胸口,不过和小雨不同的是,她没有在担心赵宋,而是在担心自己。

“呕~”

“怎么了?”

这么敏感的声音,让身边的白爸、白妈立刻反应过来。

白妈不顾精彩的节目,拍打着女儿的娇背,兴奋又担忧地问道:

“是不是吃坏东西了?”

白爸不赞同地说道:“晚上我们吃一样的东西,咱闺女没那么娇气。”

“没吃坏东西她吐什么……”突然,白妈犹豫着问道,“老白,你看她像不像我那会……?”

那会,那会儿什么?

虽没明说,但白丽和白爸同时明白过来。

抚上小腹,白丽脸色复杂。

更让她复杂的是……

当盛会结束,远方传来的噩耗。

喜欢重生世纪之交请大家收藏:

时间是最公平的,也是最无情的,它不会因为个人的意志所转移,无论你想还是不想,时间都会以自己恒定的速度一步一步的前进。

扎眼之间,两天时间过去。

似乎是为了兑现承诺,又或者为了让华府放心。

拿到专利的RPX在特斯拉的配合下,第一时间开始分析专利,除了分割出最核心的部分外,RPX将在最短时间内,把这些专利授权给它的会员单位。

给思科、给诺记、给黑莓、给爱立信、给谷歌、给……

分分合合,看似是一场耗费巨大的闹剧,可是上一世的结局也是这样。

唯一不同的是,苹果和高通两个专利贩子被排除在外。

而最终花费了28亿美金的特斯拉的最终目的,其实就是制衡高通,压死苹果。

演出了一场大戏的文静,也得到了她想要的,未来,她会在廖樱竹的配合下,从那个坏血公司全身而退,她也会得到更多美利坚互联网独角兽企业的投资机会。

………………

2008年8月8日,14:00时,京城。

这或许是这个城市进入新世纪以来,最安静的一个白天。

大规模的交通管制,让车流愈加稀少。

就连喜子也因为一个墨迹的首富家人,不得不动用特权车辆,才能开上四环路上。

还有六个小时,按照计划,所有的亲朋好友必须提前来到紫玉山庄等待,到可以进场的时候,便集体步行前往。

特权车辆?

不好意思,那时候唯一的特权,是属于种花家以及其他80多个国家领导人的。

“13个人,齐了。”

到了紫玉山庄,喜子松了口气,“小雨,别管狗了,给叔叔阿姨倒杯水。”

小雨和赵爸赵妈的关系说不上好坏,毕竟相处时间很短,但面子上的事从不落人口柄。

至于白丽,提前回来的白丽并不在这儿,而是和她的家人在一起,属于另一个圈子。

喜子和赵宋的亲朋所在的位置,在主席台下方,就是领导人致辞时下面吃瓜群众所在。

14张票,位置比白家高了不知几个档次,喜子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赵宋身份特殊,他好朋友甚至有可能坐上主席台。

为什么?

因为赵宋在昨天又上晚七点新闻了,虽然全篇都在说北电和RPX,但是画面中赵宋的影像却占据傍午的意思是什么时候了80%的内容。

他的好朋友已经走上了人生的巅峰,取得了普通人无法想象的成就,开幕式门票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是黄金观赏点,没有人愿意错过这样的机会,喜子也不愿意,他和亲朋同样不愿意赵宋错过。

于是他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还回不回来。”

“回不去了,”电话里,赵宋的声音很烦躁,“我的参观需要多个部门批准,现在还需要两个章……M的,我一度以为这是在种花办事呢!“

喜子瞟了眼旁边期待地看过来的小雨,纠结地问道:“非得今天?”

“必须今天,全世界的目光都在京城,我参观那玩意儿的阻力最小!”

“就算见了它有什么用,你能把它买过来吗?”

“不能,但至少能让我知道,我们的差距有多大!”

“多大,新闻只要播华宏和联合半导体,不都说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了吗?”

“国际上搞这玩意儿的才几个国家,搞出来就是先进水平。”

“……”

喜子沉默,他知道好朋友为这些东西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此刻他忍不住问道:

“差距……大吗?”

“大!”

“多大?”

“大到……让我绝望的程度!”

大到就算一个重生者,也无能为力的程度。

…………

放下电话的喜子,迎着小雨和其他亲朋的目光,无奈地摇摇头。

“唉~”

一阵叹息中,喜子振奋精神,拍着手说道:

“今天天气闷热,大家多带水,不要忘了小电扇,再检查一遍随身物品,我们准备出发!”

一边组织着,喜子一边恍惚地想到:

在这开平盛世之中,有人在守国门、有人在保社稷、有人在域外征战。

在超级大国不可能发生热战的现代,赵宋到底在做什么?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那距离他很遥远。

他只想好朋友平安回来,回到这些平凡人身边,过他向往的日子。

“爸爸,爸爸,福娃~”

这时,女儿跑了过来,展示着她的画板,上面,是最好画的福娃晶晶。

是啊,就算上了7点新闻,首富的热度也已不在。

现在的超级明星,是五个福娃;是篮球场上的统治者姚明;是垄断了几乎所有冠军的一马二王;是跳水女神郭晶晶、吴敏霞……

还有鸟巢、水立方等雄伟壮丽的建筑。

…………

8月8日,18:00.

距开幕式还有两个小时,岛国九州硅岛。

赵宋第四次对苦笑着的高桥雅也发起了脾气。

“死板、僵化!我就是想看看,哪怕隔着一层玻璃都成,不摸、不偷的,你们在怕什么?“

高桥雅也可能把一辈子的躬都在今天鞠完了,苦笑着说道:

“赵宋君,两个部门的主管正在加速赶来,只要他们批准,我们立刻成行!”

赵宋抬手开

傍午的意思是什么时候:

表,对自己参加开幕式终于不抱希望,失望地叹口气,违心说道:

“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什么?”

“你们僵化的制度,岛国还在,但是匠人没了!”

高桥雅也闻言,没好气的向前方一直:“赵宋君,请看看眼前这一切,你说得违心不违心!”

违心。

赵宋不得不承认。

眼前,是九州硅岛,5000亿美金的年产值,让种花深市粤海街道办比起这里,都算小巫见大巫。

以小见大,这里制造的存储器在与美中产品的检测中,岛国出错率为0,而美中的为1.1%至2.4%,使用1000小时候出错率更上升至岛国的30倍。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差距?

在行内人士赵宋看来,绝望!

他迷茫地看着眼前现代化的半导体基地,无言以对。

这时,丁涛走了过来,用谁也听不懂的老家方言汇报道:

“老板,统计完了,那栋楼周边3公里范围内,一共有129座信号设备。”

赵宋点点头,他听得懂。

一旁的高桥雅也诧异地问道:“赵宋君,你们在说什么?”

“奥运门票,”赵宋面不改色地说道,“因为参加不了,我将几张门票转给了丁涛家人,刚才他在传达他父亲的谢意。”

“哦,”高桥雅也不在意,指着远处疾驰的车辆笑道,“赵宋君,走吧,他们来了。”

…………

细微的安检、严密的监控、繁杂的手续,赵宋在一个多小时候终于看到了那个大家伙,那个人类智慧的巅峰之作。

而且还是隔着玻璃看的。

其实就算不隔着,赵宋也看不出所以然来,因为所有的技术都包裹在漂亮的铁皮字里面。

“它的技术指标我能知道吗?”

“当然,”一旁负责讲解的技术人员恭敬地点点头,述说着他得到授权后能说出来的一切。

赵宋漫不经心地听着,一边在所有人惊讶的注视下,向这座建筑物外走去。

看和听不是他参观点的目的,何况也看不出听不出什么来。

他是来感觉的!

他的感觉没错,因为脑袋里那个’东西‘已经发出警报了。

…………

时间已经来到了19:59分。

赵宋一行人在参观完成后,走回建筑物大门的安监处。

带上从吉川富朗手里薅过来的积家,赵宋抬头望天,然后问道:

“我们的人呢?”

丁涛:“全都听老板吩咐,在刚才那地方浏览岛上风光呢。”

“你也过去,”赵宋突然说道,右手不由自主的摸着左手腕上的积家,这块表内部,早就面目全非,“我想在这里站一会儿。“

“老板~”

“去。”

对最亲密的伙伴赵宋用少有的严肃语气命令道。

“这……”丁涛犹豫了片刻,快步离开。

20:00,京城。

“砰”的一声巨响,永定门上空呈现出一只清晰的大脚印。

武警京城总队第十一支队烟花中队的嘉州小伙,放出了开幕式第一只脚印烟花。

随后,29个巨大的“烟花脚印”,以精确的步伐,一高一低、一左一右,在环配的音乐中,动感十足地从永定门、前门、天安门、故宫、鼓楼这条京城的中轴线一路走向鸟巢。

“轰~”

夺目的烟花之后,展现在全世界面前的,是2008名武警官兵,2008只缶。

“10!”

“9!”

“……”

震撼的倒计时开始。

岛国,九州硅岛。

高桥雅也耐心地陪伴着赵宋,他理解此刻首富的心情,任谁看到那个划时代的产物,都会被震撼不已,更何况赵宋是那个国家的人。

可是赵宋并不如高桥雅也心中所想。

他脑袋里此时在疯狂的抽搐,仿佛有个声音在不停的告诉他:“快跑,快跑,那不该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它要毁了它,它要杀了你?”

它是什么?

你是什么?

我让一个光学专家消失,我阻碍了湿刻技术的发展,干刻突破本就成了历史必然,它为什么要毁掉它?

或许它要毁掉的,是我?

又或者是在我脑袋里做过什么的……

你?

…………

“3!”

“2!”

“1!”

再一次绚丽的烟花过后,开幕式第一段表演,震撼人心的击缶而歌开场。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跨越千年的论语,再现世间。

“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

岛国,九州硅岛。

赵宋突然睁开眼睛。

“大晚上的,怎么有鸟叫声?“

“什么?”

高桥雅也四处张望,“没有啊~”

…………

“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

“那边~”

赵宋转头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拉着高桥雅也颤抖着问道:

“天怎么亮了?”

高桥雅也瞪大了眼睛,颤抖着嘴唇,努力蹦出了几个字:

“那……那不是……天!”

“那是地!”

“那是地光!“

“跑啊~“

喜欢重生世纪之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